靠!

2022-01-26

來不及和揚奇克多做糾纏,陳風當即倚住德國後衛就來了個頭槌斜蹭,皮球直接往左邊路飛去…

左路的17號布魯馬輕鬆接到了皮球,一路電光帶火地就直奔底線而去,中間的陳風和右路的維爾納也開始了向禁區內的衝刺…

薩比策也開始向左路反插跑位,讓陳風一開始還以為他是要去接應布魯馬,在狹小的底線區域搞搞什麼2vs2配合什麼的。

可事情的發展證明陳風還是太不了解17號布魯馬了,這小子是利用薩比策的跑位牽扯了對方的防守注意力,自己玩起了內切射門的把戲。

於是在一大幫子衝刺到門興禁區內的萊比錫中前場球員的注視下,布魯馬突破到禁區左側邊緣后就起腳射門了,一腳綿軟無比的射門更像是在為門興的守門員西普爾增添個人數據。

真是日樂購了,尼瑪不會抬頭看看呀,門前好幾路都已包抄到位,實在不行你也可以再次分給左邊的薩比策,可你卻…

這一瞬間,陳風真是無比懷念現在正坐在替補席上的盧克曼!

都是快樂無比的黑哥們,看那個男人的球商咋就能把你甩出幾條街涅?

拋開陳風的惆悵不提,這邊被陳風杠了一膀子的揚奇克也在暗自給自己鼓氣:

咱看守突前中鋒的主要任務完成得不錯,東方小子的分邊傳球變成了「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胸口上的疼痛也瞬間輕鬆了不少。

萊比錫的第一次快速反擊就這麼無疾而終,雙方繼續在中場開始了肉搏戰,回撤的陳風和身邊如影隨形的揚奇克也義不容辭地加入了進去。

第12分鐘,薩比策反跑左路接到了陳風的長傳球,一腳傳中被門興的防守球員擋出了底線,萊比錫獲得了一個左路的角球。

坎普爾跑到角旗區發球,陳風再次帶著揚奇克沖向了禁區中路,等著老大哥的點球點附近的角球落點,連醒目的維爾納也做好了衝刺遠門柱的準備。

可誰知布魯馬又跑到角旗區找坎普爾要球,後者只得發了一個短角球,拿到皮球的葡萄牙小黑個想在邊線處玩花活,卻被門興的邊後衛一個飛鏟,連人帶球都剷出了球場…

夭壽哦,陳風都不想吐槽什麼了,隨著盧克曼的異軍突起,布魯馬有危機感我能理解,可也不能讓全隊都陪著你來浪費機會火線練兵啊!

再回頭看看萊比錫的教練區,好吧,哈帥已經像座火山一樣地在原地爆發了,幸虧還有貝爾澤洛等一幫教練組的人在旁邊勸導……

7017k 上古世界,那玄妙的道韻,正瘋狂的匯聚融入到周元的身體內。

龐大的能量,無上大道的氣運,與周元的氣息,流淌的血液相融合。

就在這眾生驚詫的時候。

周元體內,能量涌動,虛空之上,只見周元猛然展開雙臂,伴隨着一聲大吼,「啊——」

轟!

轟!

轟!

三波超強大的能量,從周元的體內,爆發而出。

紫金色的光束,細小到塵埃的粒子,以每秒光速向外擴散。

萬千鑽石,匯入其中。

霎時間,無數的生靈,被這震撼的一幕,驚呆在原地。

鑽石在能量的衝擊下,有一些鑽石,直接被沖入其他的世界。

引起一些大大小小的災難。

距離洪荒世界最近的混沌,陰雷魔神,正在眺望洪荒,眼見耀眼的鑽石,朝着自己的方向飛沖而來,想要躲閃,卻發現為時已晚。

直到那鑽石,飛身到近前,才赫然發現,那鑽石有着數不清的稜角,每個稜角,都折射出璀璨耀眼的神光。

更沁著刺骨的寒芒。

就像一顆含有無數把尖銳刺刀的整合體,「這哪是什麼鑽石,這分明就是殺人的利器啊!」

前一秒還在嘲諷周元,馬上就要被挫骨揚灰,進入萬劫不復的死獄,這一刻,已經被驚的,兩眼直愣愣的傻站在原地。

陰雷魔神大驚失色,剛要拔腿逃命。

咔嚓!

幾乎沒有任何的懸念。

那鑽石最尖銳的一角,直接貫穿陰雷心臟!

一顆極陰極寒的心臟,直接被穿刺而出。

與身體脫離,鮮血滋了一地。

陰雷想要大聲叫喊,卻發現連聲音都不曾叫喊出來,整個身體,直接被炸裂成無數的碎渣肉沫。

就這樣,一個混沌魔神,威力不凡的陰雷,就這樣被一顆小小的鑽石,活活炸裂而亡。

旁邊的其餘魔神,紛紛看呆了。

一個個趕忙後退,尋找附近的掩體,躲避鑽石的掃射。

「想不到!那小小的鑽石,竟然爆發出如此巨大的能量!」

「那周元,掌控萬千鑽石,豈不是說,他的實力,已經達到一個連我等混沌魔神都無法撼動的水平?!」

「吾好像明白了,難怪盤古會跪他!」

「這小子,看起來普通一個龍皇,竟然有這種實力!」

「哼!什麼實力?他不就是仗着自己掌握了上古世界,才如此逆天的么!我們現在就衝出去,將他腳底下方那上古世界的金蓮,搶過來!到時候,盤古跪的就是我們了!」

「兄弟們,你們想一下,周元那點實力,能和我們混沌魔神比嗎?!」

「那上古世界,在他的手裏,能發揮出如此巨大的能量,若是在我們手裏,豈不是更逆天?!」

「說的是啊!還猶豫什麼!現在就衝過去,只要我們得手,什麼洪荒,什麼混沌,都將成為我們的手中玩物!」

「想想就激動啊!」

「走!兄弟們!勢必奪回上古金蓮!」

「誓死奪回上古金蓮!」

一幫混沌魔神,揮舞着手中的兵器和法寶,一個個興奮不已,向著洪荒世界進發而去。

不多時。

在混沌與洪荒世界的交界處,烏泱泱的魔神,高聲吶喊著,沖向洪荒天龍山方向。

灰塵四起,一尊尊龐大的身影,從混沌的虛空,一躍而入。

分分鐘,洪荒被無數尊巨大的身影,所佔據。

這些魔神,全都朝着天龍山的方向而去,氣勢洶洶!

這其中,領頭的,就有那五位魔神,鳩魔神,以及煞火魔神等兄弟。

他們沖在最前面,眼神中透著無盡的貪婪之色。

彷彿下一秒,顛覆世界的,就是他們!

「大哥,等搶到那上古金蓮,我們兄弟就將那盤古,徹底覆滅!」

「我們這麼多魔神出動,這回他盤古死定了!上古世界也終將會是我們的!」

鳩魔神,信心堅定。

轉身對身後的一眾魔神興沖沖大呼,「大家都跟上,今天吾等魔神,若是能搶奪回那上古金蓮,大家都有功勞,未來一起輝煌!」

「蕪湖!」

「一起輝煌!」

「未來世界都將是我們的!」

一幫魔神,紛紛搖旗吶喊。

天龍山上空。

盤古巨大的身軀,跪朝周元。

周元神色堅定,不為所動,面對盤古大帝的跪拜,沒有絲毫的慌亂,神態鎮定,威風凜凜。

與盤古的氣勢,不相上下。

甚至在盤古的跪拜下,周元所展現出的氣勢,遠比盤古還要威嚴無比。

就在洪荒眾生,被盤古跪拜周元的舉動,所震撼到時候。

遠方,混沌魔神,猶如萬馬奔騰一般,朝着天龍山方向逼來。

眾生還來不及從盤古的震撼中,回過神來,立馬被烏泱泱的,遮天蔽日的混沌魔神,給吸引了去。

冥河老祖手指天邊,驚駭道,「混沌魔神!為何會出現混沌魔神?!」

「我的天!這是捅了混沌魔神的老窩了嗎!」

「這幫魔神,是看我們洪荒太熱鬧了,也想過來湊個熱鬧嗎!」

「別傻了,這很顯然,他們是沖着周元手裏那上古世界來的!」

「上古世界,能令盤古大帝都臣服,可見這東西,該有多強悍!吸引這麼多混沌魔神,也不足為怪!」

「今天,周元算是成了眾矢之的,儼然一個活靶子!鴻鈞要殺之,盤古臣服之,不過,盤古大帝臣服的是上古世界,等接下來,想必也會從周元手裏搶奪那金蓮吧!現在又出現這麼多的魔神,周元就是死一萬遍,也夠嗆!」

阿修羅族的族人,小聲的議論起來。

青狐一族的人,也紛紛閃身到後面去。

其餘萬族,也紛紛撤離天龍山。

因為,在接下來,天龍山這片廢墟之上,定然有一場惡仗要打。

這個時候,再不躲遠一點,混沌魔神隨便一個噴嚏,恐怕就能直接要了他們的命!

雖說,此刻圍繞在天龍山周圍的,都是洪荒至強,可如今,面對混沌魔神,面對盤古大帝,面對鴻鈞諸聖,他們渺小的就像一顆沙子。

轟隆隆!

虛空之上,一團巨大的黑色烏雲,降臨在天龍山上空。

混沌魔神的猙獰嘴臉,在黑雲中閃現。

「盤古!真沒想到,我們還有再見的一天!等一會上古世界為我們掌控的時候,我們魔神兄弟,不介意送你一程!」

鳩魔神,咬牙切齒道。

「周元!快快將上古世界交出!」 賽場中人最多的地方,這裡聚集了敵我兩方的五名魂師,哦,還有在一旁吃瓜的迦爾納。

盧奇斌不斷發出黑白棋子,而弗洛森在和秦時月對爪。秦時月的武魂是黑紋鬼豹,弗洛森的武魂是冰霜魔狼。在觀眾眼中,一隻毛髮上結著冰晶的白狼和一隻身上燃著深紫色火焰的黑豹不斷交叉而過。然而等級壓制下,秦時月佔據絕對的優勢。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