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一來,許永慶算是徹底與許氏葯業沒了關係。

2022-01-26

將股份賣掉之後,許永慶一家人灰溜溜地離開了許氏葯業。

老張等人則是大喜過望,紛紛圍著林漠,向他祝賀。

沒了許永慶這一家人摻合,許氏葯業的發展,將會更加順暢啊。

林漠淡笑,與眾人寒暄一番,帶著眾人進了會議室,開始商量建築公司那邊的事情。

別墅區的事情,原本林漠打算自己一個人搞的。

但是,今天老張他們全力支持自己,讓林漠很是感激。

所以,他也準備把老張等人帶上,讓他們也跟著從中賺一筆。

另一邊屋裡,許建功黃良徹底癱坐在地上。

這事情的發展,與他們的想象,完全不一樣。

林漠輕描淡寫地就解決了這件事,還幫許半夏徹底掌控了許氏葯業。

最關鍵的是,建築公司現在徹底成為林漠的了,他們根本沒法染指。

許建功現在有種崩潰的感覺。

自己折騰了這麼長時間,最終沒有傷到林漠一根頭髮,反而還把到手的建築公司也還給人家了。微信搜索公眾號「秀美閱讀」,清爽無廣告,還可閱讀更多章節。

自己這到底是在幹什麼啊?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黃良幾近崩潰。

原本以為借著這件事,能把林漠送去坐牢。

而他住在許建功家裡,多想點辦法,就能逐漸吞掉許家的資產。

等他吞下許家的資產,就能霸佔許半夏,一舉成為廣陽市的大人物了。

沒想到,籌劃的好好的,結果卻變成了這個樣子。

林漠輕描淡寫,就把這件事給解決了,讓他一切計劃全都成為泡影。

許建功憤然看著黃良:「你還有臉問是怎麼回事?」

「還不是因為你!」

「這個投資是你做的,結果,你自己都不看清楚投資的情況。」

「錢都回到自己口袋了,自己還不知道。」

「反而還用盡辦法,把這建築公司又還給了林漠。」

「黃良啊黃良,你真是我見過最蠢的人了!」

黃良面色尷尬:「爸,我……我當時主要是在注意那個別墅區了,根本沒在意公司的事情啊。」

「要不,咱們再把這建築公司要回來?」

「這一次,我肯定好好乾,絕對幫您賺大錢!」

許建功怒道:「閉嘴!」

「你還有臉再去要這建築公司嗎?」

「你是不是忘了,咱們寫過保證書的!」

黃良面色尷尬,低聲道:「爸,這保證書,又不具備法律效力。」

「再說了,您是一家之主,您想要這建築公司,他敢不給嗎?」

許建功怒道:「放屁!」

「我是一家之主,我就不要臉了嗎?」

「自己說過的話,就能不算數了嗎?」

黃良:「爸,這不是要不要臉的問題。」

「最關鍵的是,這麼賺錢的公司,可不能便宜了林漠啊。」

許建功眉頭微皺,這句話,倒是說到他心坎兒了。

只是,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再去找林漠要建築公司,真的適合嗎?

會議室。

林漠把別墅區的項目說了一遍。

「我已經讓人匯總了一下,其他幾個跟方少合作的人,因為這個項目被叫停的緣故,現在都是欠了不少錢,焦頭爛額。」

「如果沒人能重啟這個項目,那他們投進去的錢,全都打了水漂。」

「所以,這個時候,咱們完全可以低價把這個項目買過來。」

「只要將這個項目啟動了,那就能大賺一筆了。」

林漠說道。

四周眾人面面相覷。

他們之前還以為林漠說的是一個小項目,沒想到,竟然是這麼大一個項目。

老張:「林先生,這個項目,需要不少錢吧?」

「就我們手裡的資金,估計也不夠啊。」

林漠輕笑:「放心,這個項目後續不需要多少資金了。」

「我粗略地估算了一下,大概需要十個億左右吧。」

「建築公司這邊還有兩億五千萬,我自己也拉了一些投資,錢這方面沒有任何問題。」

「你們想投多少都可以,根據自己的情況而定。」

眾人頓時舒了口氣。

他們不擔心這個投資會不會賠錢,他們擔心的是自己是否有那麼多錢投資!

老張立馬道:「林先生,我手上有兩千萬閑錢。」

「還有一些股票什麼的,全部賣掉,大概還能籌一千萬。」

「這樣吧,我投三千萬,怎麼樣?」

林漠看了他一眼,笑道:「老張,你就不怕這個投資失敗嗎?」

「這個別墅區的項目,可是被叫停了啊。」

老張笑道:「林先生,你都投了那麼多進去,我這三千萬又算得了什麼?」

「不管這個項目怎麼樣,只要林先生你投資,我都會跟著投,我絕對相信林先生!」

林漠笑著點頭,能留下來的這些股東,對他也的確是非常信任。

接著,老謝也投了三千萬。

其他幾個股東,也都湊了一些。加在一起,這邊就投了差不多兩個億了。

這倒是出乎林漠的預料,他原以為這些人能投一個億都算是不錯了。

畢竟,別墅區的項目已經被叫停了,想要重開這個項目,難度可不低。

如果錢花了,這個項目無法重開,那這些錢就等於是打水漂了,徹底回不來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敢投資的人也不多啊。

誰能想得到,這些人竟然對他這麼有信心,把所有的閑錢全部拿出來投資了。

林漠點頭:「多謝各位的支持。」

「既然各位這麼相信我,那我也一定不會讓你們失望!」

眾人紛紛笑著點頭:「林先生,跟著您做投資,我們心裡有底氣。」

眾人聊了一會兒,這些股東們,就起身先告辭了。

林漠走出會議室,剛好看到許建功和黃良正面色鐵青地走過來。

這兩人,今天專門來這裡,是想看一場好戲。

沒想到,事情竟然這麼輕描淡寫就解決了。

林漠一點損失都沒有,相反,還替許半夏收購了許建平手裡的股份。

許建功徑直走到林漠面前,沉聲道:「林漠,你剛才跟他們談什麼了?」

林漠:「一些生意上的事情。」

許建功皺眉:「你跟他們能有什麼生意上的事情?」

「林漠,我警告你。」

「你別在這裡給我動什麼歪心思,別以為這些股東跟你關係好,就能吞掉我許家的產業了!」

「你給我記住,這公司是我們許家的,誰也別想奪走!」 ?江小凡動了動發酸的身體,骨骼立刻傳來一陣脆響。

「你醒啦?」然而就在此時,房間內卻突然傳來一道女生。

江小凡猛地一驚,隨即見到羅琳此刻正坐在床頭微笑地看著他。

「你……你怎麼在這……」江小凡見狀,疑惑問道,神態也是有些不自然。

羅琳見狀,當下笑道:「我應該沒這麼恐怖吧!怎麼你的樣子就像看見鬼一樣。」

「馬哥因為有事情出去了,見你一直沒醒,擔心你的身體會出現什麼情況,所以就叫我過來守著你。」

江小凡聞言,尷尬地撓撓頭道:「原來是這樣,實在不是不好意思……」

羅琳卻是無所謂地一笑,隨即起身道:「好了,既然沒什麼事的話就起床吧,早餐已經給你準備好了。」

江小凡聞言,不敢有任何的遲疑,當下趕忙穿衣服起身。

而此時江小凡才慶幸昨天晚上睡覺前,沒有脫個精光,不然現在的情況只會尷尬!

吃完早餐后,羅琳則是帶著江小凡去到了馬成所在的房間。

此刻的馬成,正與另一人站在一個屏幕前,似乎在商討著什麼東西。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