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拉特里隊長聽了之後,稍微想了一下,然後說道:「陸林虎將軍,其實在兵力方面,也不要多慮,對於後勤保障線的安全問題,我絕對向你保證,一定會完成任務,不辱使命,而且,並不需要太多的作戰部隊。

2022-01-26

「原因非常簡單,在卡林戰區,經過前一段時間的清剿之後,敵軍在那裡的殘餘作戰部隊,應該已經並不是很多,就算是,再考慮到,敵軍此前滲透進來的一些重型坦克,我也不怕,畢竟,在中心教堂附近,為了以防不測,我們可是早就在那裡部署了一些作戰力量,其中,包括兩架反坦克榴彈炮,還有一隻,整整一個中隊的,步兵作戰小分隊!

「所以,陸林虎將軍,我知道,前線方面,兵力非常緊張,而且,我們還有更加重要的任務需要去完成,佔領瓦格要賽,可是我們此次軍事行動的核心任務之一,如此一來,理應我們的主要作戰力量,集中在前線,正所謂好鋼要用在刀刃上,正是這樣的一個道理,而這個道理不管在什麼時候,不管在什麼情況之下,都是絕對不過時的!

「而至於,後勤保障方面,我想,使用原先部署的中心教堂附近的那些作戰兵力就已經足夠了,對於這一點,我該想你,立軍令狀,怎麼樣?陸林虎將軍,我這樣說難道你還不放心嗎?」

―――――――――――――――――――――――――――

陸林虎將軍在聽到這裡之後,稍微想了一想,然後,非常激動的說道:「赫拉特里隊長,你的這種顧全大局的想法,這種胸襟和回報,真的讓人欽佩,我想,我們劍蘭同盟會方面,真的太需要像你這樣的人才了,不僅僅具有著非常不錯的軍事指揮才能,更重要的是,你有著常人所難以具備的眼界,境界,思想,品質?這些,都是非常難能可貴的!

「這樣吧,雖然說好,我們之前,確實在,中心教堂附近,還留有一支作戰部隊,可是,考慮到這一次保障後勤不急的任務,非常重要,其成本直接關係到我們此後的進展,因此,絕對不能掉以輕心。與此同時,世紀崆峒聯盟方面在卡林戰曲,雖然基本上,已經喪失了他們的軍事力量,可是,那也不是絕對的。

「一次在這種情況之下,為了確保萬無一失,赫拉特里隊長,我特意從前線的裝甲兵團裡面,專門為你抽調三輛天啟坦克,協助你完成此次任務,千萬不要小看此次任務,正像你剛才所分析的那樣,對我們整個作戰部隊來說,那可是我們的口糧,可是我們的武器彈藥供給,是我們進一步作戰和發展的根本源泉,因此,必須要充分重視起來,必須要做到萬無一失,不能有任何閃失才行!」

―――――――――――――――――――――――――――

在聽到了這裡之後,應該說,赫拉特里隊長的心裡還是真的感覺到一種感動。是的,確確實實就是如此。要知道,對於自己的這一位陸林虎,將軍來說,一直以來,在兵力的使用方面,非常的謹慎,非常的吝嗇,這一點,在他們整個,劍蘭同盟會中,那可是出了名的。

甚至,曾經有多次的時候,為了爭奪一些作戰兵力,他甚至跟其他的方面軍將領,鬧了很多的不愉快,甚至面紅耳赤,就差大打出手了。可是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現在,為了讓自己能夠更好的更加出色更加順利的完成任務,居然在前線作戰兵力非常緊張的情況之下,仍然為自己除掉了三輛天啟坦克,加強卡琳戰區的軍事力量,確保此次,保護後勤補給線任務的徹底完成。

對此,應該說,赫拉特里隊長感到非常的激動,他稍微想了想,感覺到,如果現在,自己回絕了,陸林虎將軍的好意,那倒顯得自己太過膚淺了,與其那樣,都還不如答應下來,畢竟,保護,那一條後勤補給線的安全確確實實非常重要,再者說了,作為陸林虎將軍的老部下,對於陸林虎將軍的性格,他還是非常了解的,知道他既然已經做出了決定,那麼,最好就不要這更改了。

最後,赫拉特里隊長轉過身來,向著陸林虎將軍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然後鄭重的說道:「陸林虎交卷,我們現在就此別過,各自為戰吧,在此後的日子裡,讓我們,相互保重,祝願我們都能夠完成各自的任務,同時,也祝願我們早日再次相會!」

陸林虎將軍聽了之後,隨即,也向著赫拉特里隊長行了一個軍禮,然後,微微點頭說道:「赫拉特里隊長,多多保重,在我們再次相會的日子,我想,可以肯定的是,那時的形勢,將會變得比現在更好一些,或許距離這最後的勝利,已經很近了,讓我們一起期待吧!」

。 「邀請我參加《經典詠流傳》第二期?」

「沒錯,」蕭寧點頭,「第一期已經錄製完了,下周日就會首播,第二期還在製作之中,我可是已經跟導演吹了牛,一定會請到你的。」

上次發《勝利》微博的時候蕭寧幫過忙,兩人就是那時候攀扯上的交情,這種互利互惠的事沒道理拒絕。

《經典詠流傳》已經辦了兩季,簡單說就是古詩詞新唱而已,這個楚陽熟啊,答應起來也爽快:「什麼時候開始你通知一聲就行。」

蕭寧見他答應的輕鬆,反倒有點不太放心,叮囑道:「我們這期可不簡單,要做的是蘇白的專題,你要上點心才行。」

聽到蘇白的名字,連董青的神情都認真了起來。

雲千尋「別接」兩個字更是差點脫口而出。

《經典詠流傳》第一季第一期做的正是蘇白的專題,差點沒被口水淹死,要不是後面幾期作品出色,把口碑拉了上來,這節目可能早就涼了。

華夏歷史上最豪邁和最浪漫的詩人碰上了最輝煌和最燦爛的時代,寫出了最偉大的詩篇,今人再怎麼演繹當然也不可能讓所有人都滿意。

楚陽詫異道:「蘇白放在第二期?」

「我們當然是想放第一期,但觀眾要求太高了,第一季前車之鑒,我現在都還有點后怕,可是說到古詩詞,說到經典,蘇白絕對是繞不過去的一座山,不碰是不可能的。」

雲千尋忍不住插話道:「我記得你們第一季第一期唱的是蘇白的詩,這次難道是想唱他的詞?」

「沒錯,而且你們知道,詞嘛,分豪邁和婉約兩派,偏偏蘇白兩派都很精通,所以我們想豪邁和婉約各選一首,實在不行就選擇有古調流傳的來唱吧。」

說是這麼說,但《經典詠流傳》的節目宗旨就是用現代的演唱方法重新演繹經典詩詞,而且大家最希望看到的就是他們能把一些曲調已經失傳的詞牌重新譜曲完善,如果真的選有古調的來唱,十有八九又是嘲笑聲一片。

「那你們選好哪兩首詞了嗎?」

「還沒有,這方面你也可以提建議,畢竟歌曲還得由你來創作。」

董青嘆道:「可惜蘇白沒寫過《滿江紅》,不然直接就能解決一首了。」

楚陽略微思索了一下,「那就《臨江仙》和《虞美人》吧。」

三人都愣了一下。

蕭寧道:「那麼快就決定了?你不會是做過這兩個詞牌的曲吧?」

《臨江仙》和《虞美人》都有不少名篇,但古調都缺失了,不是沒人重新譜過曲,但真正讓大眾滿意的一首都沒有。

「無聊的時候寫過一些,正好就有這兩篇,應該能用上,我回去之後做個小樣發給你們聽聽再說。」

三國主題曲《滾滾長江東逝水》和鄧麗君版《幾多愁》就分別是《臨江仙》和《虞美人》的詞,蘇白在這兩個詞牌上又正好有名篇傳世,所以倒是可以把這兩首的曲套上去。

被蕭寧這麼一打岔,董青都快忘了自己的事,趕緊提醒道:「我們這邊也挺急的,你看大概什麼時候能有個demo出來?」

「今天是周六,我盡量下周五之前吧。」

和兩個主持人聊完,這邊程雲起和程?也過來了。

程雲起道:「楚陽,什麼時候回去?」

「明天吧,??你呢?」

程雲起道:「那麼急做什麼?我還想請你去看我演出呢。」

陳?也道:「我看完他的演出再回去,你是不知道賢雲社的票有多難買到。」

楚陽道:「我當然知道,說好了,今年封箱的票得給我留著。」

「一句話的事,倒是你,什麼時候開演唱會?記得提前說一聲哈,我估摸著你那票也是一秒售空的,得提前預約才行。」

「沒這個計劃,要開肯定不會忘了你們。」

程雲起本來以為楚陽是那種鼻孔朝天的,沒想到人家不僅長得好看說話還好聽,竟然有了種猩猩相惜的感覺。

楚陽以前那性格幾乎交不到什麼朋友,所以到哪都顯得孤零零的,現在功成名就,再真正交到朋友更難了,難得有一兩個比較能聊得來的,也挺珍惜這樣的機會。

其實他也差不多,還以為說相聲的都是逗比,沒想到程雲起這人私下裡比他還正經,談起音樂來一套一套的,也不怕沒有話題,到了最後竟然有了點依依不捨的感覺,讓幾個女人看他的目光都顯得怪怪的。

「你們這都什麼眼神?」

楚玉道:「我還以為你跟那個蕭章會比較有共同語言,沒想到卻是跟一個說相聲的對上眼了。」

「男人之間一見如故也是要講緣份的。」

「你要不說我都以為你們是一見鍾情了。」

「…」

知道楚陽來了京城,董路本來想設晏招待,但楚陽來得匆忙,又有粉絲們圍追堵截,一起吃晚飯什麼的只能做罷,現在楚陽時間空出來了,他立刻就把宵夜安排上了。

楚玉和楚靈等人都對和老男人一起吃宵夜沒興趣,除了葉蘭,也只有雲千尋和她的助手一起前往。

董路這邊人不多,除了他和李松之外就只有一個女人。

當紅女星秦婉音。

楚陽穿過來到現在,見過的顏值最能打的女人大概就是雲千尋和姜萱了,而這位看起來好像竟然能跟她們打個五五開的樣子。

他印象中秦婉音好像出道才沒幾年,但竄升的很快,演技在一眾當紅女演員中備受好評,不過看著性格好像有點冷,簡單打完招呼后就很少說話了。

楚陽也不知道他們帶這麼個人一起來是什麼用意,反正他們不解釋他也懶得問,好不容易走完過場,李松終於忍不住談起了他的《帝國5》。

瑞影集團的《帝國》系列講的並不是單一個皇朝,而是每部講一個朝代。

前面四部只有最近的第四部口碑撲街,其他三部評分都在8.5以上,最高的第二部甚至高達9.2分。

而第五部講的就是大唐盛世。

李松這人性格有點彆扭,不太爽利,但一說起他的劇就像變了個人一樣,文采飛揚,妙語連珠,連不太感興趣的雲千尋都聽得入了迷,好像真的跟著他來到了那個華夏歷史上最鼎盛的朝代。

「那是我們華夏歷史上最輝煌的時期,不僅有最雄才偉略的帝王,最威武雄壯的軍隊,」李松說到激動處,那語氣簡直像是在演講一樣,「還有最傑出的詩人:蘇白!還有最美的美人:楊婉!」

他說到這裡的時候,特意指了秦婉音一下。

顯然,這位就是《帝國5》里楊婉的扮演者了。

「你知道大唐最遺憾的是什麼嗎?不是帝王得位不正,不是後期的盛極而亡,而是蘇白寫給楊婉的詩失傳了啊!」

他越說越激動,董路不得不輕輕咳嗽了一下,提醒道:「我說,你剋制點,別嚇壞了人家。」

李松這才回過神,不好意思道:「啊?抱歉,有點激動了,但說起這件事我真的就沒法冷靜,典故你們應該都知道,蘇白一生淡泊名利,連見宮面聖都談笑自如,洒脫隨性,唯一一次失態就是看見楊婉的時候……」

雲千尋臉色怪異地道:「那不是野史嗎?」

「不,不是野史!」李松肯定地道,「去年國外拍出了天價的《名花傾國》你們知道吧?那就是蘇白為楊婉畫的畫!是真跡!說明典故是真的,蘇白真的見過楊婉,為她畫過畫,給她寫過詩!當時被稱為樂聖的李年還專門為這首詩譜了曲,只不過因為楊婉身份特殊,沒有傳唱天下,但這件事是明確記錄在了大唐《樂律志》里的!那首詩和那首歌一定存在!」

話說到這裡,用意其實已經十分明白了。

董路看他還想再往下巴拉的樣子,趕緊幫他挑明:「他的《帝國》已經拍到了這一段,但就因為這首歌的事,一直過不去。之前就到處讓人去找那首詩,但怎麼可能找到?沒辦法,找人編唄!但蘇白的詩,誰編的出來?我思來想去,大概就只有老弟你了。」

「您這也太看得起我了……」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李松道,「看到這一句的時候我就知道,你肯定行的。」

大唐嘛,楚陽當然知道,跟地球上那個還是有那麼幾分相似的,而那位楊婉多少有點玉環的影子,只不過相比於那位貴妃,楊婉的人設要完美得多。

一代盛世賢后,華夏古代五大美人之一,一生近乎零污點。

《清平調》稍微改改就能用。

楚陽有點猶豫了,這個13裝還是不裝?

這種東西無非就是人情和利益,人情嘛現在是瑞影欠他的比較多,而利益,到他們這個份上當然不再單純是錢的事,而是資源交換了。

李松這人一看就是不太通人情世故的,只知道乾巴巴地看著楚陽,等著他說出那句「沒問題」。

董路就不一樣了,馬上道:「老弟你有什麼要求或者什麼難處儘管說,能滿足的我們一定滿足,至於有難處的話我們就一起解決,相信以你的才華,肯定都不會是問題。」

他說著還隱晦地向雲千尋使了個眼色。

說起來這丫頭還是他看著長大的,以前挺機靈的啊,怎麼這個時候無動於衷的?

雲千尋低頭喝茶,假裝沒看到,差點沒把董路氣死。

「我就實話說了吧,」楚陽也低頭喝了口茶,「李導那個遺憾其實我一直也有。」

李松聞言馬上喜形於色,董路也暗鬆了一口氣。

《帝國5》雖然不是他的戲,但他在瑞影是有股份的,而且《帝國》這個ip是他一手開發出來的,自然是希望它越完美越好。

「而且關於那首歌,閑時無聊還真有過遊戲之作。」

「所以老弟的意思是……」

楚陽苦笑道:「可是這場戲我也想拍啊……」

這話當然就是坐地起價了。

李松求助地看向董路,那楚楚可憐的小眼神看得葉蘭和雲千尋直想發笑,一直不動聲色的秦婉音也有些大開眼界。

見慣了李松在片場的霸道,再看看他現在這卑微的樣子,多少讓她有點齣戲。

楚陽終於開出條件:「我這邊也有個劇本打算拍出來,製作挺大的,特別是演員和過審方面可能需要瑞影幫個忙。」

「嗯?過審?」董路馬上抓住了重點,「你不會要拍什麼敏感題材吧?」

「敏感倒不至於,但尺度確實挺大的。」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