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算原主的死少不了她一份,如果她願意拿出證據,證明原主是被陷害,原主就不會被網暴到抑鬱自殺。這樣的人可真是夠自私自利的,想出人頭地沒有錯,可不該這麼做。

2021-11-27

蘇安晨看向晏夢凡的眼神越發的冰冷。

晏夢凡被蘇安晨的眼神嚇出一身冷汗。

「安晨姐,有什麼事嗎。」

蘇安晨挑了挑眉,慢條斯理道:「我這些年沒做過什麼對不起你的事吧。」

「安晨姐,這些年對我很好」晏夢凡結結巴巴道。

蘇安晨盯視著晏夢凡,眼中閃過一抹審視。

「那你沒什麼想說的嗎,比如視頻……」

晏夢凡驚慌失措的連退幾步:

「安晨姐你說什麼,我聽不懂。」

「呵,姚青絲的事你知道的吧。想把別人當登天梯,也不想想你配不配。」

蘇安晨目光一凌纖長的手指一挑,從晏夢凡兜里勾出一個優盤。

「是這個優盤吧。」

「我……我……安晨姐你怎麼能冤枉人」

晏夢凡眼淚不停地往下掉,一副受了莫大委屈的樣子。

這份視頻絕對不能傳出去,不然大家都會知道自己的事,自己人生就徹底完了!

晏夢凡神情中閃過慌亂,雙眼通紅,急忙去搶蘇安晨手中的優盤,奈何蘇安晨身體靈活怎麼都搶不到。

「安晨姐,求你了,把東西還給我吧。」

「你這幅白蓮花的模樣還是換個人施展吧。」

懶得看晏夢凡梨花帶雨的模樣,蘇安晨自顧自站起來給自己倒了杯咖啡。

「安晨姐,你怎麼能仗著名氣發,就肆意搶別人私人物品啊。」

見自己搶不到,晏夢凡推開房門大聲道,引來了很多人,想讓蘇安晨迫於人言把東西還給自己。以前蘇安晨最要的就是臉面。

在晏夢凡有心維護下,早就在眾人心裡留下來蘇安晨刁鑽刻薄的名聲。

見晏夢凡這幅模樣早就先入為主的認為蘇安晨又欺負晏夢凡。

有幾個氣不過的,為晏夢凡出頭。

「安晨姐,做事別太不厚道。」

「你那裡看我做事不厚道了。」

蘇安晨將優盤甩到桌面上。

「你欺負人就是不對。」

蘇安晨冷嗤一聲。

「你抓住顏安安和姚青絲聯手,設計我的證據,想靠威脅兩人進入娛樂圈。證據就在這優盤裡,我說的對嗎。」

晏夢凡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嘴唇微微顫抖似是不相信蘇安晨會做這種事。

「安晨姐,這裡面是我去世母親的東西,你……」

伸手就要奪,蘇安晨一轉身,晏夢凡撞到了桌子上。

「那我們看看哦,如果是我怎麼補償都可以。」

蘇安晨說著插進電腦。

晏夢凡崩潰道:「你怎麼能這麼做,隨意看別人隱私。」

「就是啊。」

「晏夢凡你別難過,這種人紅不長遠的。」

隨著姚青絲和顏安安的臉出現在屏幕上,非議的聲音瞬間消失不見。

蘇安晨戲謔的看向晏夢凡,語氣玩味。

「你去世的媽媽?」

晏夢凡臉色卻好轉起來,心裡暗自慶幸,幸好不是那個優盤。

周圍那幾個充當正義使者的人,臉色一陣白一陣。

「晏夢凡你怎麼能騙人啊?」

「就是你怎麼能夠這個樣子,估計以前你所說的那些安晨姐為難你的事也假的。」

「我看你就是想把我們當槍使。」

晏夢凡急忙詭辯。

「我我我……安晨姐,你聽我解釋,我原本是想把這件事情告訴你了,可是因為一些事我忙忘了。」

「沒關係啊,你現在也不用對我解釋了,你已經被辭退了。」

蘇安晨說完不顧周圍人的反應,轉身回了休息室。

摸了把兜里的另一個u盤,晏夢凡換換鬆了口氣,這東西還是快點銷毀的好。

充耳不聞周圍人的的指責,踩著高跟鞋快步離開。 任憑雷金戈怎樣大喊大叫傷心欲絕,躺在血泊中的洛天依舊一動不動。

「哈哈哈,終於大仇得報啦!悅兒,你看到了嗎,殺了你的人,終於死啦!」得見洛天倒在血泊之中,孫四平也瘋狂起來了,失心瘋一般舉頭大吼。

「不,不可能,你不可能死的,你不會死的,我不允許你死,你不能死!」雷金戈自言自語著,她接受不了洛天就這樣死了。

猛虎幫的人都低下了頭,好像疼惜一般閉上了眼睛,內心都尊重為了紅顏犧牲自己的洛天,因為洛天的舉動,讓他們都為之動容。

就在眾人都沉醉在自己的情緒當中時,洛天的手指微微一動,卻沒人注意到。

突然洛天迅速站起了身,在沒人注意到的情況下,身形一閃,消失在原地。

只用了三秒的時間,洛天已經閃過了五十多米,來到了孫四平面前。

看到這樣的突發情況,每個人都愣住了心神。

就在這時,洛天手裡拿著孫四平給的小刀,一把插向孫四平心臟處,頓時孫四平就被小刀沒入心臟。

「怎麼可能!」看到還站在自己面前的洛天,孫四平不可置信的看著插在自己胸口的小刀,逐漸失去了生機,倒在了地上。

與此同時,練武堂屋頂上,跳下了兩個人,便是跟隨洛天的智慶軻和山葵兩人。

一落地,便揮舞著自己的武器,向猛虎幫的人動起手來。

「停手!」洛天單膝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出言讓智慶軻兩人不要動手。

洛天突如其來的動作,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的眾人還沒回過神來,一臉驚恐的看著洛天。

此刻的洛天,汗水都濕透了全身,胸口還流淌的鮮血。說明洛天是真的把小刀扎到自己胸口的,沒有裝模作樣!

只是,洛天對自己的把控能力,精準到嚇人。那把刀,的的確確扎到了胸口,只差一公分,沒有可能就因此英年早逝了。

可是,洛天怎麼可能讓自己去死呢,他是有絕對的自信……

見洛天沒事,雷金戈也從驚顎中回過神來,對著極度凄慘的洛天吼道,發泄自己的不滿:「你這個混蛋,混蛋……」

見雷金戈嚇到都說不出完整的話來,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洛天單手捂住自己流淌鮮血的胸口,半跪在地上,也不管嘴角還流著鮮血,還依然露出邪魅的微笑:「真的心疼我了?」

雷金戈看到洛天的慘狀,也掙扎著想要起身,還在流著淚水。

可是,洛天動不了了,剛剛為了讓孫四平以為自己死了,流了很多的血,現在失血過多,整個身體都麻.痹了。

此刻智慶軻走到了洛天的身邊,扶著洛天坐在地上,檢查了一下了,發現止血了,也安心了一點,知道洛天沒有生命危險了。

「你太亂來了,再進一公分,你就沒命了!」智慶軻和山葵在屋頂也看到洛天的行為,知道洛天這樣很冒險。

山葵走到雷金戈身旁幫雷金戈解開繩索,看了一眼洛天,山葵發現自己內心也很動容,他一直以為洛天不會對自己心狠手辣的人,沒想到洛天為了救雷金戈,差點把自己都搭上去了。

被解開了繩索的雷金戈,可不管其他的亂七八糟,奮力跑向洛天,捂住洛天滿是血跡的胸口,一改清冷的模樣,淚流不止的吼道:「你這個混蛋,你就是個混蛋……」

洛天露出溫柔的笑容,握住了雷金戈的小手。

也看了看還在驚顎當中的猛虎幫眾人,對著智慶軻說道:「不要趕盡殺絕,跟他們好好談談。」

隨後,因為失血過多,暫時暈了過去。

見洛天暈過去了,雷金戈也緊張起來,也不敢亂動洛天傷痕纍纍的身體,抓著洛天滿是血跡的手,失神道:「怎麼了,你不能死的,我不允許你死,給我醒來!」

「放心吧,他沒有死!」智慶軻知道洛天的情況,見雷金戈傷心欲絕的,解釋道:「只是失血過多,暫時昏迷了,沒有大礙。」

見智慶軻都這麼說了,雷金戈看了一眼智慶軻,半信半疑的接受了。

智慶軻讓雷金戈扶著暈過去的洛天,站起來身。他明白洛天最後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就是讓智慶軻和山葵不要對猛虎幫出手,他在屋頂也看得清清楚楚,同樣知道猛虎幫對洛天沒有殺心,一切都是孫四平的原因而已。

感嘆了一下洛天的確心善,對著孫虎說道:「這事我們不追究你們,可是我希望你們猛虎幫可以忘了孫四平的事,然後加入雷電幫,我們可以既往不咎,不對你們趕盡殺絕。」

山葵也明白智慶軻的意思,知道這是洛天的意思,也同樣的對洛天認可了幾分。

猛虎幫可是孫四平的幫凶,洛天也可以做到既往不咎,同樣的也讓山葵看到洛天的心胸寬廣。

猛虎幫的眾人鬆了一口氣,雖然智慶軻和山葵沒有展露實力。可是見他們兩人面對他們的從容,還有智慶軻和山葵兩人的氣勢,也知道這兩人不是什麼泛泛之輩。聽到智慶軻說放過他們,他們當然樂意。

可他們安心還沒有幾秒,就被打破了心安。

扶著洛天的雷金戈,恢復了平時的清冷,俊俏的臉蛋面無表情,冷漠的說道:「把他們屠殺殆盡!」

此刻的雷金戈,宛如一個冷漠無情的女王,讓智慶軻和山葵這樣的高手都有點心悸,不敢看她充滿殺機的眼睛。

山葵還是出言勸了勸,面露難色道:「可洛天剛剛說不要對他們趕盡殺絕的,你這不是違背了洛天的話嗎?」

雷金戈的媚眼突顯兇狠之色:「我的男人因為他們受到了傷害,沒了尊嚴,難道作為他的兄弟,不應該幫把維護一下顏面嗎?」

此刻的雷金戈,更像一個讓人不可抗拒的女王一般,強大的氣場,讓在場的人都咯噔一下。

包括智慶軻,也不可置信般看著雷金戈,實在沒有想到雷金戈會有如此讓人心悸的氣場,可雷金戈並不是什麼強者,甚至一點武力都沒有,只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而已。

可這氣場,不容別人拒絕命令一般的氣場,讓強如智慶軻,也一樣的心顫。這種氣場,智慶軻只在一個人身上看到過,那就是洛天……

雷金戈死死的盯著山葵一會,便不去理會他們了。話已經說了,會不會按照雷金戈的話去辦,雷金戈她自己也取決不了。

轉頭看向懷裡的洛天,完美無暇的臉蛋也沒有了剛剛的冷色,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溫柔,從來沒有過的溫柔,輕輕的撫摸著洛天剛毅的臉龐。看著因為失血過多而發白的臉龐,玉手掠過洛天細長的睫毛,心裡一陣心疼。

「怎麼?還不動手嗎?」雷金戈魅眼一皺,看著洛天沉睡的臉龐,語氣清蔑而冷漠:「還不趕緊速戰速決,把我的男人送回去治療!」

面對雷金戈強硬命令一般的語氣,智慶軻和山葵沒有絲毫的不適,而是有一種來自內心的顫抖。兩人都有一個荒唐的感覺,這個對他們發號施令的女人,以後肯定什麼大人物。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