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頭打扮的很隨意,白色的頭髮居然留的是年輕人的那種毛刺頭,頭髮很茂盛,就像是染成白色的一樣,腳下穿着人字拖,抱着大公雞之後,又把胸前口袋的遮陽鏡戴上。

2022-04-25

再說那隻大公雞,渾身都是金褐色的羽毛,頭來迴轉動着,認真盯着東方。

方俊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因為這大公雞的身上散發着淡金色的光暈,道行不弱,竟有百年,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沒有化形,但是方俊確定,這個大公雞一定能夠口吐人言!

計程車這才疾馳而去,那老頭則朝着東邊望着,回頭又看了一眼方俊,笑着問道:「是道宗的捉妖師吧?你叫什麼名字?」

「呃……」方俊還沒回過神來,因為他感受不到老頭的任何氣息,只是失神的回道:「方俊。」

「朱邪呢?」老頭問道。

方俊這才反應過來,看到了救星,急忙指了指東邊說:「前輩就是飛鳥街來的吧?朱邪說過。」

「那就一起走吧。」老頭直接把大公雞朝着方俊丟來,方俊可不敢怠慢,雙手抱住。

見老頭向前走去,他回頭看了一眼大奔里的頌輝師叔,立刻抱着大公雞跟上。

老頭步伐輕盈,表現的波瀾不驚,似乎什麼事情都不能引起他注意一樣,和方俊並排走着,也只是簡單問道:「朱邪那小子沒事吧,這氣息可是陰煞之氣,感覺很奇怪啊。」

「前輩,朱邪他應該沒事,這陰煞之氣是朱邪的底牌。」

「原來如此,怪不得。」老頭點了點頭。

妖怪群之中,有妖怪忽然發現了走上來的兩個人,伸手指了指,立刻大呼小叫起來。

「大王,有人來了!是那個方俊,還有個不知名的老頭,他們抱着一個公雞妖怪。」

圍成的圈子裏,巴蛇與朱邪停止下來,兩人都在瞬間平復了氣息,巴蛇轉身揮手道:「讓開!」

前面的妖怪也讓開了一條道路,看清楚了來人。

巴蛇皺着眉頭,那個穿着奇怪的老頭,身上根本感覺不到絲毫的妖氣,應該就是個普通人,能和方俊一起過來,想來是救朱邪的。

不過巴蛇也不敢怠慢,一個普通人老頭兒,敢來這裏救朱邪,恐怕背景身份沒那麼簡單,而且還有一個可能,那就是道行實力比起他強大的多,這才讓巴蛇感知不到對方的妖氣。

朱邪眼中的黑光退去,仔細盯着方俊懷裏的大公雞,那正是金羽大公雞,想不到在飛鳥街待了這麼點的時間,居然就已經百年道行了,至於金羽大公雞,見到朱邪也略顯興奮之色,在方俊懷中撲騰起了翅膀,似乎是在呼喚朱邪。

再看這為老人,朱邪不認識他是誰,在飛鳥街的時候也沒見過,但可以確定是個高手。

「哎喲,這一路奔波,可真是累死我了。」兩人到了跟前之後,老頭嘆了口氣,右手放在腰部,輕輕捶打着,啰嗦道:「第一次跑這麼遠的路,渾身都要散架了。」

「閣下何人?」巴蛇神色認真,冷漠問道。

老頭環顧四周,一臉輕鬆,目光放在了巴蛇的身上,皺了皺眉頭說道:「你這後生,死都死了,還化為怨氣,佔着人家的身體,有什麼意思,哦,原來這裏還是個洞天福地啊,怪不得能出現這麼怨氣呢,年輕人,聽老頭我一句勸,該放下就放下,找那麼多麻煩做什麼呢,對吧?」

巴蛇內心一冷,變得無比嚴肅,老頭一眼就可以看出來他的狀態,就足以證明,這老頭的實力在他之上,真夠可惡的,朱邪居然認識這麼厲害的傢伙!

「閣下,這是我與朱邪的仇恨,與閣下無關。」

「非也非也。」老頭雙手握拳背負,來回在巴蛇面前走動着,笑吟吟的說道:「你們之間能有什麼仇恨,我大概也都清楚,那不是仇恨,朱邪只是你們這些怨氣的發泄目標而已,老頭子我活了那麼久的時間了,還能不了解你們這些怨氣嗎?」

說到這裏,老頭停下了腳步,樂呵呵的看着巴蛇道:「後生,給你一個被超度的機會,把這副身體主人的意識給放了,老頭子我就超度超度你,下輩子好投胎重新做妖,要不然,老頭子我,我可就讓你魂飛魄散了。」

巴蛇嘴角連連抽搐著,他很不服氣,當然,作為怨念,他本就是扭曲的。

所以,在老頭話音落下的同時,他猛然揮出手中的利劍,直接刺向了老頭的胸口。

「老爺爺小心!」方俊吃驚的大叫了一聲。

然而下一刻,利劍的趨勢硬生生停止了下來,老頭的兩根手指死死夾着由怨氣化為的利劍,笑着說道:「年輕,太年輕了,脾氣暴躁不說,還真是執迷不悟。」

剛說完話,在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的同時,老頭一掌打在了巴蛇的腹部,頓時,一團黑色的陰影硬生生從昊天兒的身體里倒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掀起了一片塵土。

霎時間,周圍炸鍋了,所有怨氣最大的依仗,便是他們的巴蛇大王。

可眼下,巴蛇大王的怨念,居然被人一巴掌給打出了總旗的軀體,這太他娘恐怖了! 在旁邊聽了半天的彭若若,搖搖頭說:「這些辦法都不行,對方存心害人,無論我們有什麼對策,他們都會有應對之法。」

公孫萬水皺眉,思忖了半會說:「這樣,讓他們重新換評委,讓你的那些對手安排,他們就沒有話說了吧。」

彭家老祖宗摸著下巴上的幾根稀疏的鬍鬚,恨恨的說:「這也是個辦法,在他們安排的評委面前,如果若若依舊得了第一名,我看他們還有什麼屁放。」

公孫老爺子看向一直沉默不語的白聖與黑聖,問:「對於這件事,兩位有什麼看法,也可以說。」

黑聖擺了擺手說:「我就覺得這個辦法可以,老白,你覺得呢?你和這小丫頭,現在可是一個團隊的,被人這樣往你臉上抹黑?你不生氣嗎?什麼時候你的脾氣變得這麼好了?」

白聖瞪了他一眼,看向彭若若說:「丫頭,你覺得怎麼樣?如果你同意的話,我就去找那個評委團,讓他們在明天早上重新安排評委,我這邊是還有幾個人可以用得上的。」

寧家在帝京,也是絕對的有着百年歷史之久的,豪門貴族,他們的人脈也是不容小覷。

聽見問到自己頭上,彭若若就點點頭說:「那就麻煩白聖前輩,我這邊去找一下那兩位告訴我的評委,和他們商量一下,告訴我們的想法。」

白聖答應着:「行吧,那老夫這就去。」

公孫老爺子和彭家老祖宗,也都站起來,公孫老爺子說:「那這樣,我們也去找找我們的朋友喝茶,我們總不能夠在這兒坐以待斃,什麼事情都由別人來控制我們。」

幾個老爺子一邊說着,一邊紛紛大步離開,不一會兒,房間里,就只剩下了公孫萬水和彭明月及若若母女三人。

公孫萬水也站了起來說:「那我也去找一下我的朋友,若若,你放心,我的閨女不是什麼人都能夠隨便欺負的。」說完,她拽著明月,母女倆一起匆匆離開房間。

看着家裏的親人,一個個急匆匆離開,去找人給自己幫忙,想辦法解決問題,彭若若抿唇,微微發熱,大傢伙再不離開,她恐怕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要哭出來,真是的,不知道為什麼最近,她眼窩子也變淺了,老是有想哭的衝動。

咬咬嘴唇,抹掉眼中的淚水,臉上顯出堅定的表情,自家男人不在,但是她還有這麼多的家人,大家都在想盡辦法幫她,為了這麼多一直在幫她的家人,她也不能夠放棄,站起來,大步走出房間,她要去找那兩個給她報信的評委,跟他們說這件事情。

還好評委們住的房間,和她們這些參賽者所住的房間,離得並不遠,彭若若沿途問了兩個人,便很快找到了。

兩位評委住的也是相鄰,此時,評委陸秀珠正在李香竹的房裏說話,「香竹,你信那丫頭嗎?」

李香竹皺眉說:「我是信,彭首長的家風,這樣一個家族裏出來的孩子,應該不會太差,別告訴我,你不信她,不信她,你還去她房間,和她一起吃飯。」

陸秀珠沉默,半會才說:「你說他要如何破這個局,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明顯的是有人算計他們父女倆,一箭雙鵰的計。」

。 「對不起,小語,都是我的錯……」見喬思語哭,顧清明也紅了眼眶,他從來沒想過讓她哭的,他只想對她好!

「當然是你的錯了,可你又為什麼對我這麼好,你要是不對我好,我就可以徹徹底底的恨你,恨你傷害了我母親,恨你到現在才來認我……」喬思語哭的一度哽咽,心裡特別難受,「可是現在我不但不恨你還很慶幸我是你女兒……」

顧清明驚喜的睜大了眼睛,聲音都有些顫抖,「小語……你肯原諒我了?」

喬思語沒有回答,只是擦乾眼淚定定的看向了顧清明,「你是不是給了喬勝凱錢讓他勸我認你相認?」

聞言,顧清明一愣,臉上閃過一絲不自然,該死,小語怎麼會知道這件事?她要是知道他拿錢讓喬勝凱勸她會不會對他的影響更壞?

看到顧清明的表情,喬思語心中已經有了答案,心中不免有些悲戚,她一直當做父親的人想利用她賺錢,嘴上說著為她好的話,背地裡卻幹了不少出賣她的事兒,而這個男人為了跟她相認在小年夜大擺筵席召集了兩家人,又在得知她知道真相后立刻去找她,就是被她拒絕,她說不想再看到他的時候他就真的沒再去打擾過她,卻還想方設法的拿錢求別人勸她跟他相認。

她都能想象得到喬勝凱拿了錢還一副我養了你女兒二十多年,現在你女兒認不認你就憑我一句話的表情,而這個男人卻把所有的期待都放在喬勝凱身上,還不忘為自己所犯的錯跑去母親的份上懺悔而受了傷。

見喬思語臉色難看的不說話,顧清明心裡七上八下的,想了想,他緊張的解釋道:「小語,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你……」

話未說完就被喬思語打斷了,「你給了多少錢?」

「……沒……沒多少……」一向殺伐果決的顧董事長在一個小輩面前突然結巴了起來,這要是讓其他人看到,肯定會驚得下巴都掉下來。

「沒多少是多少?別騙我,告訴我……」

不是非要知道錢數,喬思語只是想知道喬勝凱有多貪心,他的心到底有多黑。

有了前車之鑒,顧清明也不敢再騙喬思語,就說了實話,「一千萬……」

「一千萬!!!」喬思語驚呼了一聲,心中頓時無比憤怒,「你堂堂顧氏董事長怎麼那麼傻,你的錢都是撿來的?」

喬勝凱的心果然夠黑,原本喬思語對喬勝凱還有些感激之情,畢竟他養大了她,可現在拿點養育之恩都一點點消失殆盡了,她甚至想幸虧昨天在喬家沒給喬勝凱那十萬塊錢,不然就純粹餵了狼……

顧清明見喬思語是生氣,立刻解釋道:「小語,這是喬勝凱應得的,要不是他把你拉扯大,我這輩子都沒有機會跟你相認了!別說一千萬了,他就是跟我要一個億,我也會給他……在我眼裡沒有什麼比你更重要。」

心裡無比感動,熱淚又湧上了眼眶,這是喬思語從來都沒有在喬勝凱身上體驗過的關愛於父愛。

。電話剛一接通,裡邊就是傳來女人冷漠的聲音:「大姐,我是彩雲,你來得時候記得把欠我的兩萬塊錢帶上,可別忘了啊!」

雖然說手機被母親拿在手裡,但林辰來的感知早就不是普通人了,儘管離得有些遠,但這些話還是聽的一清二楚,原本還算可以的心情,瞬間就是壞了起來。

打電話過來的人,正是母親最小的妹妹趙彩雲,這麼多年來,只要是打電話過來,除了要錢以外,就在也沒有其它事情。

趙彩霞拿著手機,輕聲的說道:「雲啊……

《逍遙小醫仙》第323章叛逆 「好啊!」柳文倩和李小敏同時點了點頭。她們也很想早點和林辰軒住在一起……擁有一個完整的家。

更何況,楊麗一直在催柳文倩,讓她去縣城裏上班……如果林辰軒也去了縣城,柳文倩到不介意在縣人民醫院上班……況且周詩涵的哥哥周天風已經離開了,她也不用擔心什麼了。

當天下午,林辰軒就帶着柳文倩和李小敏去了縣城。這個時候,縣城已經建設的差不多了,各種類型的小區,也都已經開始售賣了!

林辰軒打算買兩個房子,一個是她們居住的房子,還有一個店鋪,可以用來談生意,出售果菜等等!!

清源縣的小區位於市中心的東郊,這裏風景宜人,景色秀麗,空氣新鮮,很適合居住的。

林辰軒和兩個女生剛剛走進售樓處里,就有一個模樣還算漂亮的妹子走了過來,面帶微笑的看着林辰軒說道,「你好先生,請問你想要個什麼樣的房子?」

這個妹子一看就是新手,竟然這麼介紹房子。不過林辰軒也沒有在意,他只是來買房子的,並不是老闆,人家新不新手也不管她的事!

「我要買個兩室兩廳的房子。」林辰軒開口說道,他覺得三個人住在一起,買個兩室兩廳的房子最合適不過了!

「兩室兩廳啊?哦!行!我們這裏有很多,不過我這裏有一棟房子可以推薦給您,是兩室兩廳的,已經裝修完了,不過裏面沒有傢具,你們放心,這棟房子絕對沒人住過,現在才剛剛裝修完呢!!由於房主的某種原因,所以這棟房子急着出手,而且價格還便宜,如果你們滿意,我可以聯繫房主,讓你們去看看。」漂亮妹子滿臉微笑的說道。

「哦!行,只要房子沒問題,可以去看看!」林辰軒點了點頭說道,他也想早點住上新房子,買個裝修完的房子,整合他的心意。

站在旁邊的柳文倩和李小敏也沒有反對,她們和林辰軒的心思是一樣的,都想早點住在一起,開始三人美妙的生活……

「好的先生,請你稍等……」漂亮妹子微微一笑,然後拿出了手機,好像在通知那棟房子的房主。

林辰軒也沒有在意,就和李小敏柳文倩坐在售樓處的沙發上,等著那棟房子的主人趕過來。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一個穿着白色襯衣的中年人,十分狼狽的走進售樓大廳里。林辰軒抬頭望了那個中年人一眼,發現他渾身都是泥土,臉龐淤青,嘴角還有血絲,顯然剛剛挨過揍。

「舅舅,你怎麼了?」看見這個中年人,售樓妹子連忙跑了過去,扶著那個中年人,皺着眉頭說道,「舅舅,是不是他們又打你了?你怎麼不報警啊?」

「報警有什麼用啊!我欠人家錢啊!」中年人一臉急切的問道,「買房子的人呢!帶現金來了沒有?」

「舅舅!人家還沒有看房子呢!」售樓妹子一臉不悅的說道,「你看整理整理衣服,人家就在那邊坐着呢!」

「還整理什麼啊!!今天我要還不上錢,他們要割我的腎啊!」中年人哭喪著臉說道。

「誰讓你去博彩啊!你活該!」售樓妹子氣呼呼的說道。

不得不說,這個博彩可真是害人不淺啊!好好的一個半成功人士,怎麼就禍害成了這樣呢!

「張瑩,我可是你舅舅啊!你不能拋棄我不管!買房子的人呢?是不是他們?」中年人指著林辰軒,一臉急切的看着那名叫張瑩的售樓妹子說道。

「是!」張瑩點了點頭。

「小兄弟,我那個房子才剛買了沒兩個月,剛剛裝修好,還沒住過人呢,半買半送!你就買了吧!」中年人快速走到林辰軒身邊,直接跪了下去,抱着林辰軒的大腿哀求道。

那群收高利債的,簡直不是人啊……今天見識到了他們的手段,這個中年人是真的害怕了!!

「叔叔,你先起來!房子我們還沒看呢!你先帶我們去看看房子好不好!」林辰軒連忙把中年人扶了起來,臉上的神情十分複雜,心裏很不是個滋味……

從這個中年人的穿着上來看,他一定是個管理層的員工,也算是個半個成功人士了,收入不菲,還有自己的房子,日子可謂是過的非常不錯……

可是因為一個d字,卻毀了他的一聲……提起這個d字,就不得不讓人聯想到黃毛……一定又是黃毛那傢伙乾的好事……

黃毛還真是害人不淺啊!雖然林辰軒跟這個中年人沒有任何關係,但見他這般模樣,心裏也覺得十分可憐……

為了清源縣以後的發展,黃毛必須除掉啊!否則像這樣的人,以後會越來越多的!現在林辰軒也有點明白了,為什麼王強會一心想除掉黃毛!

「小兄弟,不瞞你說,我的房子絕對好!剛買的,住都還沒住呢!好,我現在就帶着你去看房!價格絕對公道。」中年人迫不及待的拉起了林辰軒,快速向小區走去。

收高利債的人只給了他一下午的時間,如果下午湊不齊三十萬,他就完蛋了。

一想起這件事情,中年人連想死的心都有了。以前的他可謂是非常風光,有錢有車有房,老婆漂亮,孩子聰明,可是自從染上了博彩之後,一切都變了……老婆帶着孩子跑了,車也賣了,如今還要賣房……

「唉……」深深的嘆了口氣,中年人拉着林辰軒,腳步又加快了幾分。這棟兩室兩廳的房子,面積非常大,算上裝修費和車位,一共花了七十萬。

可是如今,三十萬他就打算賣給林辰軒,沒辦法,誰讓這三十萬,是他的救命錢呢?

雖然清源縣只是一個小縣城,但由於全國富豪李秀林的投資度假村,導致最近幾年,清源鎮的經濟急速發展,一些房地產商人,也紛紛抓住這個機會,炒作地皮!

所以清源縣的房價,也都炒上去了,一個兩室兩廳的房子,都炒到了七十萬……雖然七十萬在大城市裏不算什麼,但這裏可是清源縣,一個小縣城……

走進樓房之後,中年人直接拉着林辰軒,乘坐天梯,並且快速按下了十五層。由於這個中年人按的太快了,柳文倩和李小敏,張瑩她們,都還沒有上來呢,電梯就升上去了。

無奈之下,她們只好乘坐下一輪的電梯了。

「這個人也真是的!我們都還沒有上電梯挨,他怎麼按的這麼着急啊!」李小敏撇著小嘴,略有不滿的說道。

「呵呵,兩位,真是對不起……我舅舅就是這樣的人,性子比較急……我代他向你們道歉!」張瑩苦澀的笑了笑,連忙開口道歉。

「沒事,沒事,我們坐下一輪的電梯就好!」柳文倩溫柔的笑道,並沒有責怪張瑩的意思。

「咦?你是不是柳文倩啊?」張瑩看着柳文倩溫和漂亮的模樣,忽然驚呼了一聲,好像想起了什麼。

「對啊,你是?」柳文倩轉頭看着張瑩,那張漂亮的臉蛋上,寫滿了不解之色,因為在她的印象里,從來沒有見過眼前的這個女生啊!

「我是張瑩啊!你難道忘了?我們初中的時候,是同桌……」張瑩小臉興奮的提醒道。

「啊!我想起來了,你是胖瑩……」柳文倩驚呼了一聲,腦袋裏忽然想起了一個圓圓胖胖的身影。

「對呀!對呀!我就是胖瑩……哎呀,人家現在不胖啦!」張瑩臉色一紅,初中的時候,可是她最不堪回首的時候……

「呵呵,真沒想到啊!竟然能在這裏見到你!」老同學見面,柳文倩也非常的高興,畢竟她本來就沒有幾個朋友,上學那會,她和張瑩的關係還算不錯,也能算的上朋友二字。

「對呀,對呀,我也沒有想到,你怎麼也來清源縣了!」張瑩高興的說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