罡風瘋狂切割酆都山外邊的法陣。

2022-05-10

整個山體都在震動,萬千長蛇紛紛甦醒,血紅的雙眸照得一片血紅。

玄老黑帝望着眼前一幕,心中若有所思。

這個地方比自己想象中還要強大,真是個不錯的法寶。

目前來看,應當可以橫渡虛空。

陸謙現在已經具備星辰探索的條件。

星辰探索或者擁有自己的私人領地,已經是洞真根基。

可謂是前途光明。

這個世界資源太少,逼得人們不得不爭鬥殺伐。

若是資源充沛,大家關起門修煉好了,何必打打殺殺。

正想着,忽然一陣強烈抖動,北陰酆都山平穩落地。 這時候,在遠處出現了一道黑線,一陣轟隆的馬蹄聲傳來。

隨着轟隆聲越來越近,達蒙的眉頭不禁一皺,看向身邊的士卒問道:「這是哪個部落剛趕過來?」

他倒是沒有懷疑對方是不是自己人,因為明人現在除了一些偵騎,已經沒有大的騎兵部隊了。

隨着黑線越來越近,雙方已經能夠勉強看清對方了。

「敵襲!」

這時候,對面的騎兵部隊終於踏入了達蒙的神念範圍,看到對方的裝扮,達蒙不禁臉色大變,高聲吼道:「拿起你們的弓箭,準備好你們的長刀!」

不過達蒙的反應雖然不慢,但是蒙古騎兵們的反應可沒有他的反應快,完全沒有組成軍陣的時間。

當反應過來的時候,對面的騎兵已經近在眼前了,鋪天蓋地的箭弓箭如同雨水一般當頭淋下!

還沒來得及拿起弓箭的蒙古騎兵頓時被箭雨射懵了。

鏘!鏘!………

刀鳴聲響起!

「殺!」

趙率教一騎當先,手中的長刀發出森寒的光芒!

砰!

趙率教撞上了一個蒙古騎兵,可是沒有軍陣之力護身,普通的蒙古騎兵又怎麼可能擋得住趙率教這位五品高手,瞬間被撞得四分五裂!

擊殺擋在前方的騎兵,趙率教毫不留情,一道道刀罡飛出,前方的蒙古騎兵紛紛被劈成兩截!

一些蒙古騎兵反應了過來,紛紛抽出彎刀,可是迎接他們的是明軍騎兵的無情刀鋒,在戰馬的疾速加持下,騎着馬,站在原地打轉的蒙古騎兵們就像一個個稻草人一般,被輕易地劈成兩半。

唯有達蒙和一些入品的戰士發出的刀罡能夠傷到明軍騎兵,可是明軍的騎兵有軍陣之力護身,只有少數幾個騎兵被擊落馬下,只是相比上萬的騎兵,完全是蒼海一粟。

當上萬明軍衝過后,三千蒙古騎兵只剩下不到一半的人馬,孤零零地被分割成兩部分。

「開弓!」

掉轉回頭的趙率教大聲吼道,上萬明軍騎兵紛紛挽弓搭箭,咻咻聲不絕於耳,上萬枚箭矢如同暴雨般襲向達蒙所帶領的幾百蒙古騎兵。

「不!」

看到箭雨襲來,達蒙大吼一聲,直接騰空而起,想要逃離。

可是趙率教又豈會放棄這一條大魚,他早就盯上了達蒙。

彎弓搭箭,大量的軍陣之附在箭矢上!

咻!

一聲清鳴,流光閃過,達蒙還沒反應過來,頭顱瞬間爆開!

當廝殺聲落下,三千蒙古騎兵已經橫屍遍野。

「走!」

趙率教高喝一聲,連收拾戰利品的打算都沒有,他很清楚,自己這上萬騎兵在卓里克圖洪的十幾萬騎兵面前隨手可滅。

他唯一的優勢就是,人少,跑得快,最好的方法就是偷襲,偷襲完就跑,只要不被卓里克圖洪的大軍圍困住,他隨時可以逃回各地的城堡去。

………

另一邊,卓里克圖洪也收到了達蒙被偷襲的事情。

「該死的明人!」

卓里克圖洪眼裏閃過殺氣,他縱橫明人的邊界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被人偷襲!

這麼多年來,只要他帶人南下,明人都只會躲在城堡里瑟瑟發抖,沒想到這次居然還有人敢出城偷襲他的人。

「阿拉坦烏拉、哈丹巴特、牧格,你們三人帶人給我把這些膽大包天的明人都給本汗殺了,然後把他們的頭顱丟到明人的城堡前!」

卓里克圖洪臉色陰沉地說道。

「是,大汗!」

聽到卓里克圖洪陰沉的話語,三人臉色一凜,他們知道,這次卓里克圖洪真的火了!

要不然也不會同時派出他們三個萬夫長了!

………

洛陽城。

在落日的餘輝下,原本高大的城牆如同狗咬峰一般,東缺一塊,西塌一角的,還有無數條巨大的縫隙佈滿整片城牆,顯得搖搖欲墜。

城外,張維賢面無表情地看着城牆上的朱由崧,此時的朱由崧早無當日的風度翩翩,一身戰甲已經佈滿了裂痕,手中的兵器也已經只剩一截,其他的高手早已不見蹤影。

而此時的張維賢也一身疲憊,這幾天來,除了高強度的巨炮轟擊,士卒攻城外,他們這些高手也是輪番上陣,搏殺了對方大部分強者,如今只剩下朱由崧一人還在苦苦掙扎。

「世子,開城投降吧!」

張維賢淡淡地看着朱由崧道:「若是繼續冥頑不靈,到時候休怪本公出手無情!」

「張維賢,你何必假惺惺的。」

朱由崧冷漠道:「想要洛陽城,那就踏着本世子的屍體過去。」

他很清楚,就他父親勾結蒙古人的舉動,朱由校就不可能饒了他們,到了京城,他們依舊是死路一條。

既然都是死,與其到了京城,窩窩囊囊地被賜死,還不如轟轟烈烈地戰死在洛陽!

「攻城!」

張維賢大吼一聲,無數士卒抬着雲梯衝向城牆,眾多高手騰空而起,軍陣之力加持。

「殺!」

一架架雲梯搭在城牆上,眾多勛貴家的私兵手持盾牌,在雲梯上借力幾下,幾個騰挪,直接衝上了城牆,與城牆上的叛軍士卒廝殺在一起。

「殺敵一人,賞黃金十兩,撐過今日,每人賞靈石一枚!」

看到不斷的士卒衝上城牆,朱由崧怒吼道!

「強弩隊,上!」

從朱由崧身後走出一隊人馬,全部手持形狀怪異的強弩。

「圍殺朱由崧!」

看到這隊人馬,張維賢怒吼出聲,沖向了朱由崧。

這隊人馬是福王為了造反,打造出來的底牌,這些怪弩的攻擊力極其驚人,一般九品級別的武者都無法擋住這種弩箭,之前幾次攻上城牆,就是在這支強弩隊的攻擊下,登上城牆的士卒連半柱香都撐不住,便被擊殺當場,要不然洛陽城早就破了,現在城破在即,他可不想手下的精銳私兵再出現大量傷亡了。

劍光閃耀!

張維賢一劍劈下,朱由崧也沒有時間繼續指揮叛軍反擊了,只能持着半截兵器迎上了張維賢。

轟!

劍光破碎,朱由崧倒飛而出,一支箭矢沒入心臟,只剩尾羽還在不停抖動!

遠處,鄧同緩緩放下手中的長弓。

7017k 第二局比賽開始了,整個場面都非常激動。

尤其是直播平台,只有三四萬人的觀看量,現在已經達到了七八萬觀看量,是之前的一倍。

而且越來越多的人支持靈貓戰隊,畢竟靈貓戰隊上一把的打野真的太厲害了。

最重要的是,上一把靈貓戰隊最厲害的人是打野,而那個打野就是凌安女神。

不知道這一把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凌安女神是否還能夠取得勝利呢?

這是一場大家都期待的比賽。

比賽開始,對方禁的第一個英雄就是露娜,明顯就是沖着陸安安去的。

「果然,他們第一個就把露娜禁了。」

奈曼側頭看了眼陸安安,雖然帶着耳麥,但還是下意識的朝着旁邊看一眼。

現在比賽還沒有開始,所以還能東張西望。

等比賽開始了,她就不可能東張西望。

「沒關係,讓她們禁,反正隊長這把玩的是船夫,連打野都不是。」

露娜笑着道。

看來上一把的露娜讓對面產生了恐懼,所以這一把就直接禁露娜了。

是生怕陸安安繼續選擇露娜吧。

「這邊XJ戰隊禁了露娜,看來凌安隊長是不能繼續露娜了,那這一把凌安隊長會選擇什麼英雄來跟對面抗衡呢?真是叫人拭目以待啊。」

主持人拿着話筒,話語中帶着滿滿的期待。

現在所有人關注的是凌安。

首先,凌安長得漂亮。

其次,凌安上把玩的非常漂亮。

「XJ戰隊怎麼把露娜禁了呢?我還想看凌安女神玩露娜,看看怎麼操作了,我也想學學。」

「別想了,一看就會一學就廢。」

「想還不讓人想了嗎?」

那人不服氣的道。

在眾目睽睽之下,只見凌安選了船夫。

「這,凌安女神要打對抗路線了嗎?」

「應該是的,竟然玩船夫,了不起啊。」

「船夫我可是省級排名。」

直播間裏面的觀眾們一個個都踴躍評論,活躍的像個營銷號。

陸子楚默默的看着這一切,無論安安選擇什麼英雄,他都非常相信安安。

安安總是做自己最有把握的事情。

他會無條件的相信安安。

遊戲馬上開始。

陸安安去了自己的對抗路,對面的選手也不弱,是老夫子。

這兩個英雄誰也不讓誰。

很快,打野過來幫忙,老夫子直接被打野和陸安安的船夫一起幹掉。

第一個人頭屬於打野。

五分鐘過去,靈貓這邊打野並沒有太多優勢。

為此,陸安安選擇去擾亂對方的野區,除了增長經濟之外還有給對面打野施加一些壓力。

開團的之後,直接開着船直接撞擊對面的脆皮輸出,一首眩暈,直接幹掉兩個。

後面輔助想要救人,陸安安怎麼可能讓她成功,配合隊友的輸出,終於順利的拿到了三殺。

也許是對面打野腦子抽了,這個時候竟然折身回來,一半的血量根本就不是船夫的對手。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