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張臉,李成南苦苦思索的腦袋,宛如被閃電劈中,一下子就開朗了。

2022-01-26

「秦先生!」

「不對,天哥!」

「天哥,怎麼是您?」

他們全都惶恐的奔了過來。

天哥?

李強等人,全都傻了。

連他們老子,都這麼巴結的人,這傢伙,究竟是誰?

時候差不多了,秦天緩緩收起魚線。

淡淡的道:「子不教,父之過。」

「諸位老闆,恕我直言。你們這些孩子,真的是差勁啊。」

「萬一哪天被人打死了呢?」

「後繼無人,掙再多的錢有什麼用?你們說是不是?」

「是是是!」

「多謝天哥教育!」

「這幾個小兔崽子冒犯了您,我這就收拾他們!」

李成南咬了咬牙,快步來到了他兒子李強的身邊,掄開巴掌,那是毫不留情。

啪啪啪啪!

把李剛打得滿嘴是血。

其餘幾個,也不敢怠慢。

打的幾個小崽子哇哇亂叫。

李成南等人,一邊打,一邊看秦天的臉色。他們不敢留情。

因為他們知道,只有這樣,才有可能讓秦天放過他們的兒子。

否則,如果讓秦天出手,那麼他們的兒子,只怕就真的活不過今天了。

秦天慢條斯理的把魚線纏起來,把魚竿收起來。

拍了拍手,對冷鋒說道:「把魚給我搬上車。」

「小心點。」

他上了陸巡,對李成南冷笑道:「別忘了讓你們的好兒子,賠償這位大爺。」

「錢財事小,重要的是,要讓他們學會尊重。」

「大爺不點頭,你們就一直扇下去。」

「是是,請天哥放心!」

「我們一定好好監督!」

「小兔崽子,還不快給大爺道歉!」

白南和李強等人,反應過來,撲到大爺面前,不住的磕頭求饒。

大爺早都懵了!

看着秦天開着陸巡,那些虎狼一般的手下紛紛跳上車離開。

他根本不知道該說什麼。

天爺啊!

這是猛龍過江啊! 這妖孽遭劫,從金烏背上被規則光擊在胸肋上,讓他慘叫着跌飛出去幾百丈,撞在天族的大門上,大口噴血。

天族一群祖級生靈,眼眸都陰森森。

「好狠。」一尊祖級生靈馭白澤獸向林凡逼來。

祖級生靈冷冰冰,白澤獸不停的噴著響鼻,且張牙舞爪,如母金所鑄的羽翼輕揮,將虛空都割裂。

林凡眼眸眯起,他本尊未動,但林龍化作的銀龍龍爪向前探去,砰的一聲;本張牙舞爪,看上去恐怖滔天的白澤獸,竟然不敢躲避,被龍爪狠狠的拍在頭上。

白澤獸哀鳴,有琉璃色的血留下,染紅了其潔白的獸毛。

「嘶……」

這祖級生靈倒吸冷氣,忌憚而艷羨,道:「龍王?」

林凡笑了笑,不置可否。

「的確是龍王。」

又有祖級生靈出面了,忌憚的盯着林龍化身的銀龍:「無論是瑞獸還是凶獸,最講究血脈等級。」

「的確,若非龍王,區區臨神四境的真龍,怎麼可能壓制與他同級的金烏與白澤?」

一群老祖級生靈都開口。

「什麼?這木易何德何能,竟然擒了一頭龍王級的真龍為坐騎?」

「不可能!那可是龍王,怎會為他人坐騎?」

所有妖孽都驚吼。

眼中儘是艷羨。

「他非是坐騎,是我的兄弟。」林凡開口,很認真,說的也是一個事實。

「嘖嘖……真好聽啊……」皇龍譏誚:「若一頭龍王級的真龍追隨在我左右,我亦會用兄弟稱呼。」

「錯了!」

突然,一個老祖級生靈驚呼:「你們看,這頭龍王的龍爪!竟然是七爪。」

「七爪真龍?」

這老祖級生靈驚呼后,一群人都不淡定了,視線都齊刷刷,看向林龍化身的龍爪上。

「不止,這頭龍王了不得,獨得天地造化,怕是有可以成長為九爪真龍的潛力。」

「九爪真龍!那可稱龍神,又或是——龍祖!若他真的成長到哪一步,號令諸天龍族。」

林凡聳肩,道:「其實上,我非常不情願請動我這兄弟,只因,太過驚世駭俗,若非今日你們苦苦相逼……」

一群人臉色都發寒。

這特么。

太裝了。

且,他們都認為,林凡是故意為之,就等着他們在坐騎上,對其輕視與羞辱,然後來一個驚天大逆轉。

讓一頭有潛質成長到九爪龍祖的真龍,出來抽他們所有人的臉。

這算不算我花開后百花殺?

「吼……」

又是一聲龍吟,此地所有異獸全都戰戰兢兢了,這是來自血脈上的壓制,哪怕是這些異獸中,有超過臨神五境的獸王級都不夠看,全都驚悚,當林龍咆哮時,他們恨不得跪在地上。

「怎麼回事?」

聽見此地龍吟陣陣,萬獸哀嚎,從天族中,有大能出現。

他看見林龍化身的真龍時,瞳孔頓時陡縮。

「胡鬧。」這大能怒叱:「吾族從未有過遲到的先例,爾等是要破例嗎?還不快快啟程?」

林凡眉角微挑。

這大能,竟然是全程都未曾看他一眼。

好像,他不是這一切的始作俑者。

聳聳肩,少了些質問與麻煩,總是好的。

結果,當這些人準備動身時,出問題了。

只因,林龍龍威瀰漫此間,修者感知不到,但同處異獸,那種源自於血脈與妖靈深處的恐懼,讓他們都動彈不得,全都在瑟瑟發抖。

而至於那些所謂天獸,更是一個個在這濃郁到恐怖的龍威壓制下,屎尿橫流,四翼以下的天獸,更是昏厥,四翼或是以上的天獸,雖然並未被嚇得暈厥,但很明顯都不能動彈了。

竟然是只以龍威,就差點鎮殺了此地半數以上的所謂天獸。

千萬別以為,這些天獸是天族奴役坐騎,就可小覷。

其實上,這是青衣老者天渾費了大功夫,花了大代價,才培育出,汲取了諸獸長處。

結果,此時太不堪。

大能咬牙,眼神陰森。

他終於看向好整以暇的林凡,走來,抱拳,道:「木易長老,還請收了神通。」

林凡詫異道:「老前輩折煞晚輩,晚輩何德何能,能壓制萬獸?」

大能道:「木易長老,族中兒郎不懂事,還請長老高抬貴手,讓這頭龍王,莫要發出龍威。」

林凡苦笑道:「我這兄弟脾氣不好,他是覺得受到挑釁了呢。」

大能眼眸微眯:「依長老看,該如何做?」

「很簡單,那隻小金烏,送他,他應該就能消火氣。」林凡促狹開口。

這讓被規則巨浪沖飛的妖孽雙眸綻放寒光,喝道:「始祖,不可!」

「你閉嘴。」大能深呼吸。

如何不知林凡的險惡用心?

但,能如何?

天族支脈諸多,立場,也都不同。

但他這一脈,是堅定的旁觀者。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