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他問完這話之後,對面的男子直接愣在了原地。

2022-04-28

緊接著李大姐連忙開口。

「他在外面沒有欠款。」

張浩點了點頭。

「如果你有欠款的話,你現在就可以出具欠條。」

對面的中年男子很明顯搞不清楚,張浩剛剛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只不過他還是點了點頭,因為他的心裡很清楚,自己在外面完全沒有任何欠款。

張浩呵呵一笑。

「既然這樣,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您在近幾個月之中,轉走了這麼多錢款,難道都只是投資失敗嗎?」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張浩轉過頭看著主庭。

「希望幾位能夠徹查一下,他這些失敗的投資,都轉給哪些賬戶了?如果要是可以的話,我們希望能夠去一下對手的公司,如此一來,只要對方公司能夠出具他投資失敗,並且吞下錢款的證明,我們當然無話可說。」

中年男子整個人臉上的表情立馬就變了。

「哪裡有什麼公司啊?我都是轉賬給個人的!」

張浩淡淡一笑。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就想多問一句了,你堂堂一個大老闆,手底下有這麼多資產,到底跟誰合作了?而且不應該只是一個人吧,你確定是合作了嗎?這個在邏輯上根本就說不通。」

張浩一字一頓的講出了這句話。

當他講完這話之後。

整個現場直接就沸騰了起來。

「人家說的有道理啊……」

「就是就是,我剛剛就覺得哪裡有點不太對勁,沒想到被這小夥子一語命中。」

中年男子臉色一變。

「我自己喜歡給個人投資……關你什麼事兒啊?老子的錢難道我自己還沒有分配權力了?」

張浩笑呵呵的搖了搖頭。

一邊搖頭,一邊輕聲開口。

「我這麼跟你說啊,如果你們兩個人已經離婚了,那這些錢你哪怕白白送給別人,都不會有人說啥。」

「可關鍵問題你們兩個人還在婚姻狀態之中,如此一來的話,你花的每一筆錢其實都有李大姐的一半。」

「現在這麼多錢流入到多個私人賬戶之中,就是不用腦袋想,也知道你是在故意將自己名下的資產轉移!呵呵……我說的對嗎?」

當張浩說完這句話之後,那傢伙還想再講些什麼。

可張浩卻根本沒有繼續跟他廢話下去的心思,轉過頭看著對面的法官。

「我希望您能夠徹查!畢竟他說白了就是在鑽法律空子。」

。第三十四章:

聽到這話,熙熙有些不懂,她開口道,「大伯,如今我跟我爸在司馬家都已經……」

還沒等她說完,大伯直接打斷了她,「那又如何?哪怕是你死了,你也是我們司馬家的鬼,既然如此,你的工作,以及你的生活,我都需要知……

《我的三個姐姐》第三十四章:司馬肆死了? 蕭鈺感慨,神色很複雜,但他追查了整整五年也沒查到她到底被藏在哪裏。

厲墨司的行程安排看似很公開,也很好查。

沐秋剛消失的時候,他讓人二十四小時盯着厲墨司,無論他是哪個國家出差,還是去酒店,又或者跟合作夥伴去度假村,他都暗中跟着,不放過每一條線索。

但沒有一個地方有厲沐秋,久而久之,他也有些倦乏了。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到了如今,他甚至不知如何下手,只能接近雲琉璃,從她身上找一點微末的希望。

但骨子裏,他認為沐秋一定還活着。

「我求的不多,只要知道她好好的就夠了。」蕭鈺語氣里多了一絲悲涼。

雲琉璃不清楚他和厲二小姐的糾葛,也不多評價,免得給二小姐帶去麻煩。

「你還是信不過我。」蕭鈺看破了她的猜度。

雲琉璃也不掩飾什麼,「老實說,我現在自己也麻煩纏身,你和二小姐究竟發生了什麼,我不得而知,也沒精力去打探,蕭先生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她不想攙和進厲家的事裏。

蕭鈺略微沉默,頷首道,「如果你有機會見到沐秋,可以把我的電話給她,跟不跟我聯繫,由她來決定。」

雲琉璃想了想,這個倒是可以,「不過三少能把她藏五年,我也不見得有機會見到她。」

「我可以等,一年,五年,十年,只要我還活着。」

雲琉璃的好奇心被勾了起來,很想知道蕭鈺和厲沐秋之間的故事,為什麼所有人都說他背叛了她?他也從未反駁過?

但目前更重要的還是昨晚那男人有沒有傳染病。

天知道是誰陷害她……

如果是雲夢瑤,她多半會找些噁心的男人來染指她,說不定還有惡疾。

想到這裏,雲琉璃捏緊了粉拳,心神煎熬。

蕭鈺也沒有再多留,匆匆道別後要離開,起身那一剎,身體卻虛晃了一下。

「蕭總……」下屬眼疾手快,扶了他一把。

蕭鈺穩住了身形,雲琉璃問道,「你沒事吧?」

「沒事,昨晚酒喝多了,有點上頭和感冒。」蕭鈺擺擺手,朝她溫和一笑,「如果你能告訴我二小姐的生死,無論是哪一種,都算我蕭鈺欠了你一個大人情。」

雲琉璃就笑了笑,目送他離開,轉而去檢驗科做檢測。

厲墨司不在,雲琉璃乾脆把其他的項目,包括HIV感染都一併做了,報告要過幾天才能拿到。

離開醫院,雲琉璃去了聖心醫館飽飽睡了一覺。

鍾楊都覺得她精神不太對,關切的詢問她還好么。

雲琉璃從床上坐起來,她的情緒已經平靜了很多,清冷的眸中一片堅定。

「我很好。」她要是不好,就遂了那些小人的心。

「可我總覺得你今天一來醫館,表情就怪怪的。」

鍾楊是霍老中醫的關門弟子,說起來,雲琉璃應該喊他一句小師叔。

所以平常兩人的關係比一般的員工要強多了。

雲琉璃無所謂的笑了笑,「昨天去參加雲家的認親宴,被那幾個虛偽的人刺激了,別擔心我,我能控制好自己。」

見她不願意深談,鍾楊也不再多說,而是指了指對面,「看到對面那個鋪子了么?前陣子還閑置著,最近忽然被人買下來了,大肆裝修,好像也要做一個中醫館。」

順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街對面連着的三四個商鋪都被人盤下來了。

原本是做餐飲美容和中醫推拿館,如今整個打通成兩百多平的鋪面,不少裝修工人在裏面進進出出。

「這邊是繁華的商圈,開中醫館也正常,別多想了,我先去接幾個孩子下學了。」

鍾楊點點頭,「你快去吧,萬一路上堵車,別讓那幾個小傢伙們等久了。」

「好,醫館就交給你了。」

鍾楊一語成讖,路上果真堵車了,明明幼兒園不到五點就放學了,可一大三小回家足足快七點了。

當然,這也少不了軟軟中途看到路邊有人買糖葫蘆,硬要下車買,耽擱了些時間。

霄寶一路上都盯着雲琉璃。

雲琉璃被他看得不自在摸了摸臉,「我臉上有什麼髒東西?」

「媽咪,做女人,尤其是做漂亮堅強的女人,就應該言而有信,你說對不對?」

雲琉璃汗顏,知道小傢伙老夫子上線了,「停停停,寶貝兒,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不過人偶爾總是會犯些糊塗的,我昨晚不小心忘記跟你們說了,不用這麼上綱上線吧?」

雖然很放心雙胞胎,但云琉璃一般晚上回不來了,或者是有事要忙,都會提前半天乃至一天跟他們講好。

霄寶抿抿粉嫩的唇瓣,小大人模樣嘆氣。

「我一直覺得你很聰明,但有些時候又很笨,上次晚上不歸,還喝得爛醉,幸好我們喊厲爹地去接你,可若是將來我和軟軟要上學,不能時刻陪在你身邊,你又被人欺負怎麼辦?」

軟軟也趕緊小雞啄米似的點點頭,又說,「我以後讀書要選離媽咪近一點的地方。」

「卡利亞有直升的高中,除非你們讀大學跑外面去,否則就不會母子分離。」宸寶撇撇小嘴,心裏居然有點酸。

他才不是羨慕他們母子親昵呢。

哼!他沒有媽咪疼,一樣長這麼大了……

雲琉璃挨個揉揉他們毛茸茸的小腦袋,心裏一片柔軟,「好啦,媽咪有自保的能力,別說得我跟小弱雞一樣。」

宸寶被雲琉璃摸摸腦袋,居然也不覺得反感了。

一到淺水灣別墅,三小隻背著書包,撒丫子往大廳里跑。

王嫂今天做了小傢伙們很喜歡吃的可樂雞翅。

隔着老遠,便聞到了一陣誘人的可樂清香。

「王奶奶,下午好,我聞到可樂的味道了!」軟軟放下可愛的小書包,奶聲奶氣的跑去了廚房。

王嫂扶著歡快跑來的小姑娘,「小小姐放學回來了?跑慢點,小心別摔著。」

「什麼時候可以次飯呀?」軟軟小饞蟲被勾起來了。

雲琉璃也來了廚房洗手,順便問道,「今天的菜好像格外豐富,雞翅、豬肝、魚,紅豆蓮藕豬尾湯,還有燉豬腳,松茸銀耳……這麼多,難道有客人?」。 似乎是感應到了朱邪的氣息,金羽大公雞立刻睜開了雙眼,豁然站起身體來,神色中流露著開心。

「既然能化形了,就別用本體了,快化形讓我看看。」

金羽大公雞也回話,立刻行動,圍繞著原地轉了三圈,濃郁的白色煙霧瀰漫擴散出來,隨著煙霧散去,一個身高一米九的大塊頭出現在了朱邪的眼前,渾身都是肌肉,皮膚呈現出古銅色,看上去十分強壯。

「主人。」他立刻沖著朱邪抱拳叫了一聲。

朱邪嘴巴長成了一個圓形,吃驚的看著他忍不住笑出了聲音,這金羽大公雞可是朱邪親眼看著成長起來的,如今道行算是看清楚了,想不到這傢伙都有1200年的道行了,真的不錯哎。

「不錯不錯。」朱邪連連點頭問道:「怎樣,師叔給你取名字了嗎?」

「取了,頌羽。」

「好聽,師叔說了,要你和我今年去參加儒家會武,跟我走吧。」

說完,朱邪便轉身走去,頌羽聽了嚇了一跳,立刻追上朱邪問道:「我,我真的可以嗎?主人。」

「當然可以了,還有啊,以後別叫我主人,就叫我的名字。」

「是的主人。」

「嗯?」

「好,朱邪,對了,霞姐回來了嗎?」頌羽突然提起了王霞。

朱邪搖了搖頭,想到霞姐也覺得挺遺憾的,本來他也覺得王霞會回來,可是沒想到王霞為了在工地上照看,就沒選擇回來,畢竟唐悅回來的情況下,那邊沒人盯著也著實不行。

提起這個,就不得不說第六工業區,郎氏一族的別墅了,根據唐悅所說,洞天福地那裡,郎氏一組的別墅太過誇張了,而且裡面沒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所以她便找人把整個別墅給拆掉了。

當朱邪聽到這個的時候,簡直無語到了極致,要知道那棟那麼大的別墅,今年才建好的,這才建好多久,居然就這麼給拆掉了,簡直太鋪張浪費了,而對於這樣的質疑,唐悅只對朱邪說了兩個字,有錢!

接下來,朱邪一一聯繫了眾人,不一會兒的功夫,以朱邪為首,浩浩蕩蕩的20人出現在了保護大殿門前的空地上。

環顧眼前眾人,很多都是熟悉面孔,看到其中有陳凡,天玉真人倒也放心了不少,旋即說道:「你們聽著,你們20人,明天開始就要去往儒家進行儒家的會武,這一次,由我帶隊,只有我們21人前往儒家,所以這一次你們都要好好表現,為我道宗爭光,考慮到後續可能會有的會武進程,要教你們5人、10人、15人、20人所布置的陣法結界!」

話音落下,天玉真人右腳輕輕一踏地面,霎時,周圍的空間變化,陰暗了下來。

建築物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灰暗,只有眾人在這黑暗裡面。

「好了,你們將要在這裡練習陣法結界,接下來記好各自的方位,以朱邪為首,為1號,一直到20號。」

說著,他抬手一揮,周圍的黑暗之中出現了一道道的光柱,而後,天玉真人一一指揮著眾人,分別踏入了光柱之中,並且開口說道:「各自記好各自的方位,記住之後,我們開始15人陣法的方位。」

接下來的時間裡,朱邪一行20人就在這裡記錄陣法的方位,20人的陣法,名為太極化生大陣,陣法以防禦為主,但是也可以攻擊,只是攻擊的時候會有點麻煩,是需要所有人集合力量,給陣首之人,然後以陣首之人發功攻擊。

當然,集合了20人的力量,陣首之人所發出的這個攻擊,將會強橫無比。

15人的陣法,名為都天大陣,以15人進行驅動,10人陣法名為十絕陣,這個陣法只能10人來組成,每一人代表著一絕,屬於陣眼,想要破除此陣的話,就必須要擊敗10人才可以,否則陣法不會被破開。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