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不用去看臉,從頭到腳的帥,都是沒辦法用語言來形容的。

2022-05-03

更別說,這張臉,本就是一等一的好。

房間裡面已經有人在等候了。

沈虞臣和步淮只是看了一眼,根本就沒有看到赫連凌的身影。

但是赫連家族的嫡系,赫連銳和赫連苒倒是出現在這個不應該出現的地點。

下馬威可真是出現在方方面面。

赫連凌這要給他臉色看。

沈虞臣無所謂,赫連凌不管今晚上要幹什麼,都一定會栽跟頭。

因為有了熒光綠的一出烏龍,沈虞臣已經不是那麼難以接受見到半金,甚至有點好奇他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服務員將沈虞臣引到餐桌前,「沈先生,步淮先生,請坐。」

。 見主子爺真發怒,玄五也不敢再說了。轉頭看著馬車窗外,佯裝看風景。

君北齊緩口氣,剛想安靜養傷時,忽聽外面一陣馬蹄疾奔,君北齊立刻再睜開眼睛。

玄五也早已抽出配件橫在馬車邊,問趕車士兵,「誰來了?」

「是我們的密探。」

士兵回答。

君北齊鬆了口氣,聽得馬蹄聲已來到窗邊,一個瓮聲瓮氣的聲音道:「王爺,我們一路跟蹤刺客,他們劫著舞姬去了紅胭閣。」

「紅胭閣?」

君北齊皺眉。

玄五也一臉驚訝:「難道就是王妃最近經常去的那家紅胭閣?」

外面密探回答:「沒錯,我們也已經查到刺客是兩個月前買下紅胭閣的老闆,平時是個男人在外面做掌柜,另一個人聽說很神秘,幾乎不露面,好像是個女人。」

「女人?」

玄五和君北齊更加驚訝。

玄五呆愣問:「可刺客是兩個男呀?」

君北齊幽幽道:「不管他們是男是女,是妖是怪,都給本王盯緊,不要等三天期限時間,儘快給本王救出那個舞姬。」

「是!」

密探聽令而退。

君北齊耳朵根子終於得以清靜,他靠在壁板上閉眸假寐,其實心裡何嘗不知道玄五說的事情。

他也早懷疑過君耀寒那些卑鄙手段的用意,但是南初月,你卻為何一直不回南府?

難道,本王在你心裡真的暴如禽獸?

就在君北齊對南初月心思揣測不定時,殊不知南初月還陷在紅胭閣內生死未卜。

她得知故姑娘身份后暗暗懊悔自己後知後覺,一個神秘出現在西離的易容高手,一個突然來到西離的絕美男子,他們都姓傅,都姓傅。

怎麼就沒能早一點想到他們是同一個人。

傅姑娘蹲下來平視南初月,眼裡閃著殺怒之氣。

「看來君北齊早就洞悉我殺他的計劃,想順水推舟除掉我,但我沒想到他居然派自己的老婆來試探我,這種男人也配被人敬做戰神么?」

南初月不敢置信看著她,問:「既然你有殺寧王之意,又早看穿我的身份,那你為何沒直接殺了我?」

傅姑娘淡淡一笑,「不妨告訴你,我本來打算將計就計利用你接近寧王,趁其不備更早些下手……」

不等傅姑娘說完,南初月立刻接話問:「那你為何不想一想,如果寧王真是派我來試探你的,他為何不直接派高手殺了你?」

「哼!」

傅姑娘冷哼一聲。

「寧王是出了名的詭計多端,誰知道他究竟盤算了什麼奸計,否則你又為什麼來找我?」

南初月強行忍著毒痛解釋。

「我真是有其他事情來求你幫忙,之前我並不認識你,更不知道西離有你這個人,並且你也看到了,君北齊根本不知道我會出現在酒樓,他甚至一直都沒認出我!」

「不可能!」

傅姑娘怒恨咬牙怒目。

「君北齊就是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鬼,他多年征戰殺人如麻,他甚至能屠盡我全村老幼不留一個活口,他什麼事情做不出來?」

南初月瞪大眼睛。

「你說什麼?寧王屠村?還殺光全村老幼?」

她不敢相信的問了一遍,同時還不等傅姑娘回答便徑自又下結論道:「不可能,王爺雖然征戰沙場,對敵無數,可他從不濫殺無辜,傅姑娘,你會不會找錯了仇人?」

傅姑娘怒從心起,「我怎麼可能連屠盡我全村的仇人都能認錯?」

南初月腦海里飛快將前生今世所有君北齊參加過的征戰都回想一遍。

忽然,她想起前世君耀寒有一次是說過,君北齊奉皇帝密令出兵嶺南山,似乎是剿匪一類的。

當時君耀寒還說準備半路埋伏截殺君北齊。

想到這裡,陡然一陣寒意湧上心頭。

南初月茫然搖頭,心裡就是覺得君北齊絕對不會做那麼慘絕人寰的事情,但敵對廝殺的情況下,就很難說了……

但她仍替君北齊辯解。

「不可能的,就算寧王場殺敵也決不會慘屠老幼,我用自己性命擔保絕對不是他。」

傅姑娘冷笑。

「他在外面殺人,你一個深閨婦人又知道多少?他屠盡我們南嶺村兩百多口村民性命,你知道嗎?他趕盡殺絕連孩子都不放過,你知道嗎?他屠村之後又殘忍的一把火燒光整個村寨,你都知道嗎?」

傅姑娘越說越悲憤,眼中淚珠一串串落下來,混著之前她吐血濕透了衣襟,凝成一片凄紅之色,看著甚是慘切。

黑衣男子也說道:「我們當時看的清清楚楚,就是東城國宮裡的軍隊,而能調令宮內御林軍的人只有君北齊。」

「不是的。」

南初月急忙說,「君北齊是征戰將領,他只有操控皇族軍隊和寧王府兵將的權利,而宮裡的御林軍並不歸他掌管。」

「那可不一定。」

黑衣小二冷冷道:「我們已經查的很清楚,若遇到棘手兵患,寧王一樣有直接調令御林軍的權利。」

南初月震驚看著傅姑娘和夥計。

原來他們已經查的這麼細緻,不過南初月終於發現問題癥結所在,乾脆接著詢問。

「兩位,寧王出兵打仗都是堂明證大的,你們可在那群御林軍中看到寧王的戰旗?」

「這個……」

傅姑娘終於遲疑起來,好半晌才說,「雖沒看清戰旗,但這件事是翰王親口告訴我的,是他告訴我帶兵屠村的人就是寧王君北齊。」

南初月一時又急又怒,指著傅姑娘道:「你,你有可能被他騙了,他是利用你借刀殺人。」

「什麼?」

傅姑娘大驚失色。

這時,南初月再也抵不住肩膀劇痛,眼前一黑便暈厥過去。

本來,她可以留著驅毒木刺救自己一命的,可是她太過珍惜君北齊的性命,生生將自己命運斷送。

不知過了多久,等南初月逐漸醒過來,發現自己還活著。

天色已經大亮了,而且她發現自己躺在一間雖樸拙卻乾淨的閨房床榻上。

正是傅姑娘的房間。

南初月翻身起來,才看見肩膀傷口已經退了毒斑,但還有一些淺淺的青色痕迹,顯然已經被驅毒治療過了。

「你醒了?」

傅姑娘以恢復女子妝扮,仍穿著原本紫色衣衫推門走進來。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燕琴與楊織不發一語地起身相繼走入房中,兩人沉默些許時間,燕琴率先打破了沉默,「殿下他初醒之時,看著我的眼裡帶著防備。直到在黑木林遇到天竹門人,我才知道那時的殿下,他很害怕,怕周遭的人,所以有所防備。我以為殿下變了,但在他推開我替我擋下一擊時才知道,殿下沒變,他依舊是我們誓死追隨的殿下。與我幼年時深陷水火,義無反顧救我的殿下並無二致。他依舊是他,即便失憶也是。」

楊織低頭,低語說著:「殿下即便失憶,也依舊如此相信我們……即便什麼也不知曉,卻也依舊相信著。」他抬頭目光堅定地看著無殤的方向,「殿下於我們二人的恩澤如海,現如今他身陷囹圄,我們必當要護他周全,找出究竟是何人陷害於他。」

燕琴點頭接話道:「此人取走碧海鱗,也可能欲取得血凝珠,不知意欲為何。待周家事畢,我們恐怕得回去族中藏經閣一探,我總覺得此事不簡單。若只是想陷害殿下讓他失去大半修為,反倒簡單;但我總覺得這應當只是順手而為,他的目的必定不只是這樣……」

楊織;「此事我尚未同你說……族中出事了。」燕琴眉頭一緊,望向楊織,「在你離去后一個月,我完成手中的事情回到族中,發現族中有異,便潛身入族,才知道樂王已逝世。之後我發現聯繫不上你們,這才想辦法進了靜壇宗。」

燕琴聽了一愣,忙道:「怎麼回事?樂王原本不是好好的?怎麼會突然……」

樂王,本名樂天承,是樂無殤的父親,族中的妖王,族中人皆尊稱他為樂王。他們其實並非人族,而屬妖族。但素來不曾鬧出風波,再加之只要有築基修為的妖修都可化形為人,所以若非刻意散出妖氣,便與常人無異。世人一般也不曾聽聞他們這族。

楊織:「不曉得,我當時覺得事有蹊蹺,便想去尋小殿下問問,但卻怎麼也找不到,像是杳無聲息地消失了一般,我猜此事定與二殿下脫不了干係。可我暗自查了23年,也是毫無頭緒。」

妖王樂天承與妖后樂寧秋在八百五十年前左右誕下第一個兒子,也就是樂無殤─他的個性結合了父母雙親的優點,與父親一樣在面對事情時最是看重是非黑白,因此在族中人眼裡,樂王就是一個鐵面無私、冷血無情的妖王,就算交情再好,當你犯了錯他依舊可以面不改色的判你極刑。但也和母親一樣,對信任之人總是義無反顧,拼了命地對你好。然而他卻有一致命缺點─無殤太容易相信人,把所有人都往好的一面想,決不願意惡化所視之人,這樣一缺點擺在那,若是在有心人刻意為之的情況下,必會弄得死無全屍。

無殤兩百歲時,迎來一個弟弟樂無宸。樂無宸生來心機深沉,周邊人總是無法看破他的思想,即便哥哥待他如何好,他也是帶著一點點地疏離感。 風沁雅一愣,面色凝了一下。

她炫耀得意的時候竟然忘記了,溫惜可是娛樂圈的當紅明星,對比莫川,追捧溫惜的粉絲更是多,溫惜可以說,是娛樂圈現在當紅的女頂流。

「好呀,那就謝謝四嫂了。」風沁雅在陸卿寒面前,保持着淑女溫柔。

溫惜,「那明天我就提前在音樂會等著沁雅妹妹了。「

風沁雅沒有想到,她不過想要炫耀幾句要單獨跟陸卿寒去音樂會刺激溫惜,卻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她剛剛開心炫耀的時候去,全然忘記了溫惜是娛樂圈當紅的娛樂明星,也怪她昏迷太久,對現在的事情了解的不多。

此刻後悔也晚了,她也不敢直接諷刺溫惜,怕被陸卿寒說自己任性。

忽然這個時候,一聲狗叫聲傳來。

溫惜轉身,就看見Lucky朝着他們跑過來,她彎腰,大狗高興的撲在了她懷裏,「Lucky想媽咪了嗎?」

「汪汪!」

Lucky搖著尾巴看着陸卿寒,陸卿寒自然是記得Lucky的,他養了這條狗6年了,許久不見,Lucky越發的興奮亢奮,不住的往陸卿寒的腿上撲,風沁雅卻害怕的往後退了一步。

她害怕狗。

但是看着陸卿寒跟Lucky這麼親密,又忍住了。

「卿寒哥哥,這條狗叫什麼名字啊,是你養的嗎?」

「嗯。叫Lucky。」陸卿寒伸手,摸著Lucky的狗腦袋。

風沁雅想要摸一下,但是Lucky吠叫了一聲,風沁雅嚇了一跳尖叫着躲在陸卿寒身後,男人低低呵斥,「Lucky乖。」

「嗚嗚——」Lucky有些委屈的叫了一聲。

然後用頭蹭著溫惜的腿。

溫惜低頭,伸手摸了一下算是安慰。

……

回到了松園。

陸卿寒往樓梯上走。

全程跟溫惜都沒有幾句交談。

溫惜看着他的腿好了不少,今天走路的時候,明顯的都沒有這樣僵硬了,看上去,跟正常人無異了,他這幾天恢復的還不錯。

徐家做了夜宵,是一份小甜品。

還煮了牛奶紅茶。

溫惜接過來,「我送上去吧。徐姐不早了,你去休息就好了。」

「好,我在追少奶奶的劇,追完這兩集,我就去睡了。」

溫惜看着客廳裏面,電視上放着一部古裝劇,她想到了,這不正是她之前參演的一個拼盤單元劇嗎?沒有想到,都播出了,她站在樓梯口,多留意了幾眼,那個時候,她的演技還很青澀。

只有靈氣,而無多少技巧可言。

但是也不會齣戲。

古裝扮相也很新穎。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