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去找鍾若晴的話,我也不……

2022-04-22

《少年摸骨師》第132章九死一生周想拎起來,打開袋口,把每樣東西都拿出來,並解釋用處。

「不過呢!要天暖和時,才能出去玩,玩的時候,要穿上護具,不然的話,摔了跤會破皮的。」

蔣蔚芳聽說屬於危險玩具,就想拒絕,周想給她一個眼色。

蔣蔚芳只能按下動作,待會兒再詢問想想。

龍馨拿着護具找爸爸幫忙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311章懟小姨 九陰山坐落在金陽武院三十公裏外。

是當地一個比較有名的旅遊勝地。

金陽城,乃至於周邊各城的一些人,很多時候都會來九陰山修行。

當蘇御出現在九陰山時,立馬引起了九陰山上,很多人的注意。

蘇御在拿下這屆麒麟戰龍榜榜首后,徹底在都成郡打響名聲,就快家喻戶曉了。

「你們快看,那是蘇御,他也來了九陰山了。」

「蘇御?就是這屆都成郡麒麟戰拿下龍榜榜首,以及城戰第一的那個蘇御?」

「就是他。」

「天啊,他看起來好年輕啊,不超過十六吧?如此年輕,就已經是這屆龍榜榜首了,了不起啊,要是我能嫁給他,該多好啊。」

「你別做夢了,像他這樣的超級怪物,早就被金陽城頂尖名媛盯上了,甚至連都成郡那邊,也有好幾個大勢力的千金,盯上了他。」

「嘿,龍榜榜首算什麼,你們還不知道吧,蘇御在一天前,引動了金陽武院甲院的五星連珠,遠遠超越了當年的百里靈引動的四星球……」

蘇御的到來,引起了巨大的轟動,他的很多消息,也都陸陸續續的被很多人道出。

轟。

蘇御根據信上所說的,來到了山頂上,在這裏,他看到了胡大山,木婉柔被綁在懸崖邊上,身上捆綁的不是太緊,搖搖晃晃的,隨時都有可能掉下山去,粉身碎骨。

「蘇師弟,不要過來啊。」當看到蘇御后,胡大山,木婉柔異口同聲的尖叫道。

此刻,山頂上還有其他人,但他們卻不敢靠過去,因為他們知道,旁邊隱藏着強者,誰敢靠近,必死無疑。

再說了,胡大山與木婉柔與他們非親非故的,他們也沒有必要為了他們涉險。

「老東西,我來了,你想怎樣,直接說吧。」蘇御邁步靠近,暗中睜開了蒼穹之眼,搜尋着四周。

然而周圍沒有任何動靜。

蘇御頓時皺起了眉頭。

這老東西很謹慎啊,哪怕是到了現在,也沒有現身。

「蘇師弟,你不要靠近了,會有危險的。」胡大山滿臉焦急,要是蘇師弟因為救他,而丟掉了自己的性命,他即便是粉身碎骨,也難以原諒自己啊。

「師兄,師姐,你們放心,我不會有危險,我也不會死,只要有我在,誰要是敢傷害你,我會弄死他。」

靠近后,蘇御發現,兩人身上都是傷痕,血流不止,顯然他們在被抓住后,遭到了慘烈的虐待。

這讓他心頭更加堅定了對李輝的必殺之心。

轟。

在靠近時,蘇御忽然加快了步伐,身影一閃,直接來到了懸崖邊上,一手抓向了木婉柔,真氣湧出,包裹住了木婉柔。

但就在此時,兩道劍芒迅速掠出,一道朝着蘇御後背心襲殺而來,另外一道,快若閃電般的飛向了胡大山。

「找死。」蘇御又驚又怒,咆哮而出,一隻手掌抱住了木婉柔,另外一隻手掌震碎了襲殺而來的劍氣,正準備衝過去營救胡大山。

但已經來不及了。

噗的一聲,胡大山捆綁的繩子斷裂了,瞬間往山下墜去。

「胡師兄。」蘇御大吼,一手按在了木婉柔的後背上,將她推了出去,而他自身,卻俯衝而下,朝着山崖下掠去。

「嘶,蘇御竟然為了救人,主動跳下了懸崖?」很多人驚顫,簡直不敢相信,蘇御會為了救人,親自沖向懸崖下。

這完全就是不要命啊。

要知道,九陰山山頂到山腳,高達五百米,五百米的高空掉下去,後果不堪設想啊。

轟。

蘇御迅速衝出,五臟共振,速度一下子加快了數倍。化作一道人影,幾乎瞬間來到了胡大山身邊,一把抓住了胡大山,兩人開始往下墜去。

「唉,蘇師弟,你不該來救我啊,你要是出事了,我即便是死了,也無法原諒自己啊。」胡大山唉聲嘆息。

「你放心,你跟我,都不會死。」蘇御冷聲道。

轟。

忽然,他拔劍刺出,劍尖插在了懸崖邊上,火花四濺,長劍劃過懸崖邊,耳邊傳來空氣撕裂的呼嘯聲,兩人一路往下墜落。

太重了。

根本承受不住兩人。

「師弟,鬆手吧,不然我們兩人都要死。」見狀,胡大山焦急無比。

蘇御搖頭,道:「我說過,我們都不會死。」

轟。

這一刻,蘇御的體表,金色的麒麟戰甲浮現而出,依附在了蘇御的皮膚之上,蘇御頓時感受到身體輕了好幾倍。

咔嚓。

終於,他們下墜之勢穩住了。

然後蘇御一抬手,麒麟戰甲內的力量湧出,形成了一隻紫色的麒麟圖案,浮現在了他的右手上。

那隻麒麟,像是活了過來一樣,拖着蘇御與胡大山,往懸崖上飛去。

「哼,小崽子,這就是你與我為敵的下場。」此刻,李輝邁步走出,與一個黑衣男子並肩來到了懸崖邊上。

黑衣男子面無表情,袖口間,是一個黑色骷髏頭。

很多人一下子就看出來了,這是骷髏門的殺手。

「李輝,是你,你竟然敢殺蘇師弟,我們金陽武院是不會放過你的。」當看到李輝后,活下來的木婉柔頓時咬牙切齒的嘶吼道。

「哼,金陽武院將我逐出了學院,這件事,我遲早會跟金陽武院清算,你以為拿金陽武院就能威脅老夫?老夫告訴你,老夫已經收到了都城學院的邀請,幾日後,就要加入都城學院,金陽武院在都城學院的面前,屁都算不上。」

「好了,你也跟蘇御那小崽子一起上路吧,黃泉路上不寂寞。」

李輝冷笑,就要動手。

但就在此時,黑衣男子面色一沉,道:「他們還沒有死。」

嗯?

李輝面色一怔。

轟。

也就在此時,蘇御帶着胡大山,直接衝上懸崖,一下子就看到了要對木婉柔動手的李輝,頓時蘇御眼裏殺氣沸騰。

「李輝,你這老狗,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蘇御咆哮,俯衝而下,麒麟戰甲發光,源源不斷的給他提供著能量。

頃刻間,蘇御的修為,直接被麒麟戰甲提高了一大截,達到了大武師境三重天。

。 在此時此刻,當沈建看到了這個以前他的丹童李寧和周然他們兩個少年如今的修為境界已經有了非常大的突破,使得沈建心中十分的欣慰,由於沈建在薊州城這個地方並沒有什麼親戚,也沒有親信,連知心朋友都不多,所以說這時候的沈建非常想要建立自己的班底,從而讓自己在今後的修鍊當中擁有很少的幫手,畢竟他如今今後畢竟要滅掉這個馮家馮家,可是薊州城裏面一個非常龐大的家族,如果僅僅憑藉沈建一個人想要滅掉馮家是完全不可能的,只有藉助於一定的幫手才行。然而這些防守當中必須是從小開始便被沈建培養起來的那些人才真正的可靠,因為如果和沈建半生不熟的那些少年子弟們他們居心叵測的情況下,沈建並不知道他們這些人的性格和人品究竟怎麼樣,一旦沈建傾注了自己所有的能力來培養他們,然而他們這些人卻絲毫的不成器的情況之下,反而居心不良之下想要謀害沈建的話,這樣一來必然會讓沈建陷入非常被動的局面,所以說這時候的沈建非常想要建立自己真正的親信,只有利用這些親信沈建才能夠做很多的事情,畢竟作為一名武者而言,在蓬萊大陸這個地方,如果想要真正的立足的情況之下,僅僅憑藉着一己之力就想要真正的在這個地方建功立業是絕對不可能的。

而當時那些子弟們沈建沒有一個人相信,只有這兩個從小開始在薊州商會這裏受苦的兩個單同周岩和李寧他們兩個人沈建才真正的信任他們,所以說沈建才真正的想要培養他們,送給他們每人一枚上品氣血丹,這樣不僅僅可以收買人心,同樣也可以充分的提升他們這些人的修為境界。

雖然說氣血丹這種丹藥在丹藥裏面是最低層的存在,只有那些武者在平時築基的時候才能夠真正用到氣血丹這種丹藥,然而當沈建將這種丹藥煉製成上品的品階的時候,對於沈建來講是非常難得的,而周和李寧他們兩個人也是萬萬沒想到自己今生今世竟然有機會吞服上品的培元丹,要知道他們兩個人在以前遇到沈建之前,也曾經輔助過很多個煉丹師進行過煉丹,然而這些煉丹師的性格卻非常的怪異,而且極為的極端,而且性格極為暴力,所以說他們這些人往往殺人不眨眼,再加上在蓬萊大陸這個地方,煉丹師的地位非常的高,所以說這些煉丹師還會如此的肆無忌憚,因此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們如果想要讓自己的煉丹實力進一步提升的話,必須藉助於這些丹童,而這些他們對這些丹童的要求卻極為的苛刻,而且他們為了順利的達到自己的目標,對於丹童的要求往往十分的殘酷,這些丹童有時候稍微有一點不符合他們的心意的話,輕則被他們這些人讀的重則被他們直接害死,所以說,在煉丹師身邊的這些丹童們,往往有一種伴君如伴虎的感覺。

周然和李寧他們兩個人也同樣來自於蘇家領地裏面的小家族的子弟,他們在家族當中無權無勢,以至於他們的父母哪怕在這些小家族裏面也完全是個小人物,所以說他們這些人在薊州商會當中服侍煉丹師的時候,往往非常的小心翼翼,甚至如履薄冰。

沈建同樣也是看中了這一點,所以才想要讓他們倆仔細進行煉丹。

同時沈建想要培養新的煉丹師的時候,還有其他的目的,那便是他有一種新的煉丹方法,能夠像民坊生產器物一般來生產丹藥,這是沈建心中最近才想起來的一種方法。通過這種方法,這些丹童來提供一些煉丹所必需的材料,隨後用自己的武魂以及九陽焚天火,進行煉丹,當他把這些九陽焚天火用一定的方式形成火種,這樣就可以讓九陽焚天火隨時隨刻保存起來,同時沈建在通過一定的器具將自己的魂力儲存下來,這樣一來沈建的魂力和九陽焚天火便能夠協助煉丹時進行煉丹,要知道作為一名武者而言,他在煉丹的時候,自己的魂力和武魂是至關重要的。

因此這時候的沈建才打算通過自己的實力,讓這些丹童們進行作坊式的煉丹,這樣可以大量的出場單要,這樣一來薊州商會便能夠出產更多的丹藥來幫助這些蘇家的子弟們進行修鍊,要知道蘇家子弟如今十分的缺少丹藥,僅僅憑藉沈建一個人來進行煉丹的話,根本就無法滿足這些蘇家子弟的要求,畢竟蘇家的人數還是非常多的,而且蘇家麾下這些小家族的人數也是非常的多,因此這時候的沈建才打算,通過一定的方法大批量的出產丹藥。

因為沈建畢竟是一名武者,武者的精力和時間都是很有限的,所以這時候的沈建並不不可能把所有的時間都用在煉丹之上,它必須要通過自己的時間來進行武道的修鍊,從而讓自己在武道的修鍊方面擁有更高的成就。

然而此時此刻這個沈建他如果想要讓自己的修為實力再次進階的話,必需要繼續投入大量的時間,同時還需要大量的丹藥進行輔助才可以,因此這時候的沈建還打算讓自己的煉製出更強大的丹藥,同時沈建以後還要幫助蘇家的這些子弟們進行煉丹,,而蘇家的這些子弟當中很多人的武道天賦也同樣十分的一般,所以說這時候的沈建才打算,煉製各種各樣的丹藥,不僅僅是武者修鍊所用的氣血丹和培元丹,同時他會還會修鍊一些妖化丹或者甚至龍化丹以及強筋壯骨提上天賦的這些丹藥,這些丹藥或許在等級和品階上並不是特別的高,然而這些丹藥卻能夠極大的幫助那些修鍊天賦很低的這些武者們進行修鍊,所以說,這些蘇家武者如果想要真正的提升自己的實力的話,必須要藉助沈建的丹藥才可以。

而此時此刻沈建回到這個煉丹房的時候,看到周然和李寧他們兩個人的並沒有偷懶,而是一直都在修鍊,同時沈建還和周然和李寧他們人談到了這段時間,這個電站房所發生的這些事情,讓沈建對這段時間這個煉丹房裏的事情有初步的了解。

「沈建長老,於會長十分的重視你,所以說自從您上次煉丹走離開這裏之後,這個煉丹房便不讓別人用,當時余會長已經發話,這個店的房只有沈建長老回來的時候才能夠用這個煉丹爐和煉丹房,而其他的這些煉丹師完全不能夠來這裏來修鍊和煉丹,因為他們並不知道這些煉丹師的背景和目的是什麼,萬一是歐陽家所派來的人,那可能對他們煉丹房來說是一種非常大的損害,不免會節外生枝,一旦出了什麼事便會得不償失,所以說這時候他非常的想要讓這個煉丹房給你留,這讓他成為您的專屬煉丹房。」周然對沈建十分興奮的說道。

「既然於會長不讓其他的電視來你這個煉丹房來進行修鍊,那你們二人平時在這裏都做些什麼事呢?」沈建對他們兩個人問道。

這時候周然旁邊的這個李寧回答道:「平時里我們兩個人都是在徐會長的要求之下,採集一些藥草,因為於會長當然知道,沈建長老您是一名非常強大的天賦,實力又很強的煉丹高手,今後你如果來到這裏來進行冷戰的話,必然要需要很多很多的藥草,而一旦這些葯的供應要是不充足的話,很可能會耽誤您煉丹,所以說這段時間余會長讓我們專門在外面簡單平實,還專門派出了一些人讓我們去熟悉這些更多的藥草,這樣一來當沈建長老需要進行煉丹的時候,我們便可以提供更多的藥草給你,以免在今後你在煉丹的時候因為我們對藥草的陌生從而耽誤您練他的速度,這都是與會長安排的。可以說於會長如今所做的這些事都是圍繞你而來的。」

當沈建這時候聽到李寧說的這句話,沈建心中心情大好,同樣心情感動,於老三竟然這樣做,完全是承認了沈建的實力,同時真正的將沈建當成了這個機構商會當中的核心人物,因此在這種情況之下,如果沈建想要真正的,煉製成更多更好的丹藥的時候,自然會比以前更加的迅速,因為周然和李寧他們兩人兩個人如今對大多數的藥草已經十分的熟悉,只要在這一片區域當中能夠找到的藥草,他們兩個人幾乎都可以順利的找到,所以說當沈建想要繼續煉丹之時,在他們兩個人的配合之下,讓沈建今後的煉丹效果必然會越來越好,這樣一來沈建才能夠真正的煉製出越來越多的品質高的丹藥,從而真正的幫助薊州商會和蘇家。

雖然氣血丹是最為基礎的丹藥,這種丹藥往往是需要武者在平日裏面進行築基的時候才會用到,然而當一名武者的修為境界在最初達到武體境的時候,氣血丹這種丹藥也是必須要用的,所以說,沈建今後必然要煉出大量的氣血丹兒,這時候沈建所煉製的這些氣血丹便不再是商品的氣血丹兒,是比上品氣血丹,還要高上一個層階的極品氣血丹,所以說這時候的沈建心中才十分的興奮。

這時候這周然是這幾個月裏面心情最好的一天,因為沈建已經感受到了這周然如今的修為境界已經達到了武體境六段的巔峰狀態,距離武體境7段僅僅有一步之遙,所以說這時候的沈建如果再繼續的幫助一下這個周然的話,或許驟然的修為境界必然會有極大的提升,要知道做一名武者而言,他吞服的這些丹藥可是上品的氣血丹,而上品的氣血丹幾乎能夠支撐到從修鍊開始到武體境九段的程度,也就是說在武體境整個的辦學階段都可以用一枚上品氣血丹,來供應這些氣血,所以說沈建已經感覺到周然此時此刻體內的這些氣血依然十分的充裕,他能夠感受到熱門商品氣血,它裏面所蘊含的龐大的氣血能量,依然沒有消耗殆盡這些氣血能量,依然能夠幫助周轉,再次提升他的修為境界。

當然沈建心裏十分的清楚,周然和李寧他們兩個人平時僅僅是在外面採藥的時候多一些根本就沒有時間進行武道方面的修鍊,因此他們如今的修為境界在,自然提升的情況之下,竟然如此輕易的提升了兩個等級,讓沈建心情十分的高興,這也充分的表明了尚品氣血丹,有威力有多麼的強大。

這時候,李寧向沈建繼續說道:「沈建長老今天打算煉製一些什麼丹藥?」

沈建回答道:「我今天所煉製的丹藥十分的重要,不僅僅對於薊州商會很重要,同時對蘇家也同樣的重要,因此你們兩個人一定要配合我,將這些煉丹的藥材通通的給我尋找出來。」

當然沈建此時此刻想煉製的丹藥當中,第一個先要煉製的便是極品氣血丹和極品培元丹,這兩種丹藥是一節武體境的武者必備的兩種丹藥,而沈建如今的修為境界已經達到了武魂境,所以說沈建會非常輕易的就能煉製出極品的氣血丹和極品培元丹。

「我首先要煉製的丹藥便是氣血丹和培元丹,同時,我煉製完這些丹藥的時候,同樣會給你們兩個人分上一些,因此你們兩個人一定要配合我,找到一些需要的藥草。」

此時此刻李寧和周然他們兩個人聽到沈建說要將煉製出來的丹藥送給他們,心中當然十分的興奮,僅僅一枚上品氣血丹,就讓他們的修為境界得到了如此大的提升,而且在他們根本就沒有時間修鍊的情況之下,就能真正順利的提高境界,如果沈建給他們一些更高的一些丹藥,那他們豈不要逆天了?

「沈建長老儘管提,就是只要我們兄弟兩個人能夠找到的丹藥,我們一定萬死不辭的為您找到,只要您能夠順利的煉丹就可以了。」周然對沈建說道。

沈建點了點頭,然後從自己的儲物戒指中拿出一張紙,氣血丹和培元丹這兩種丹藥的藥方,名字寫在這上面,所需要的藥草的名字也一一寫在上面。。 不用問,也知道這雙皮鞋的主人是誰!

沈薇安的目光在那雙皮鞋上停滯了一瞬,隨即笑道:「我過來看看你,卿卿,現在怎麼樣了?好些了嗎?」

「我已經沒事兒了」,余卿卿說著,沖她微笑:「你怎麼這麼早就來了?」

沈薇安穿著拖鞋進了屋,看著廚房裡的蘇行止,似笑非笑道:「再早,也不如某些人早啊!」

蘇行止穿著一身淺灰色襯衣,與之搭配的黑色西裝褲已經有些皺巴巴的了——他第一次在余卿卿這裡過夜,余卿卿自然也沒有男人的衣服,所以他只能將就著穿。

明明有些邋遢的裝束,卻硬是讓蘇行止穿出了居家暖男的感覺。

他看著沈薇安,淡淡一笑:「我昨天,其實一直沒有離開。所以說起來,還是你更早一點!」

沈薇安的神色微微一滯,隨即回頭看著余卿卿。

余卿卿的小臉頓時變得通紅:「沒,沒有,我們其實就是……」

「別解釋啦,解釋就是掩飾」,沈薇安笑嘻嘻的說著,轉頭向廚房裡的蘇行止道:「我早上還沒吃飯呢,有吃的沒?」

蘇行止提議:「牛奶和煎蛋怎麼樣?」

沈薇安打了個響指:「賓果,你還記得我愛吃這兩樣呢?」

蘇行止眉心一蹙,淡淡道:「我瞎猜的!」

一邊說,一邊不動聲色的看了眼余卿卿。

余卿卿倒是神色如常,像是沒聽見似的,拉著沈薇安去客廳里坐了。

蘇行止緩緩鬆了口氣,伸手擰開了煤氣灶,從冰箱里拿了兩枚雞蛋來,煎了兩個荷包蛋,熱了杯牛奶,做好了之後,將食物放到餐桌上,也去了客廳:「可以吃了!」

客廳里,余卿卿正在看著沈薇安帶給她的禮物,是一個畫板,還有各種型號的畫筆和畫具,都是沈薇安特意給她買的:「知道你喜歡畫畫,剛好這也是你的專業,好好畫……」

沈薇安說話時,有些愛昵的拍了拍她的肩膀,道:「爭取早日成為知名畫家,到時候好包養我哦!」

余卿卿笑著推她一下:「白富美是不需要被人包養的!」

「可是被知名畫家包養,會很有面子呦!」

說完,沈薇安從沙發上坐起身,朝著餐廳走去:「哇哦,我都聞到香味兒了。蘇總,謝謝你給我做早餐哦!」

蘇行止在她剛剛的位置上,挨著余卿卿坐下來,笑道:「不用客氣!」

之後,話題就很快轉到了余卿卿的身上:「聽說南城區那邊新建了一個小公園,有空我帶你去寫生吧——剛好你收到了新的畫具,我們下午去好嗎?我覺著天氣不錯,我們出去散散心……」

沈薇安聽了,不咸不淡的插了一句:「天氣預報說,下午有雨!」

余卿卿也笑著附和道:「是哦,還是改天吧!」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