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曼口中趙信也知道來了不少事。

2022-05-19

現在他所在的是秦國的洛安城,跟趙信曾經生活的洛城同字,就是多了個安,這也讓趙信倍感親切。

洛城,他的家啊!

傅家在洛安城中倒也是個不小的名門。

差不多算是個二線家族。

雖然不是頂尖豪門,但傅老太爺曾經是洛安城的都尉,之後又擔任了武園的院長,門生故吏多不勝數。

在洛城中也是很有威望的!

從這一點趙信也可以得知,長臉將官的地位應該也是極高,像傅老太爺如此有威望的人都對他那麼恭敬禮讓,一句話就將家中最寶貝的千金許配,足以看出長臉將官的身份。

提到寶貝千金,就是趙信昨日成婚的夫人了。

傅家二房的獨女,也是家族中唯一的女丁,其他大房、三房、四房生的都是兒子。這位小姐從小到大就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就是在長大之後漸漸讓家中有了微詞。家裏是希望她能做個閨秀,以後相夫教子。

再不濟,留在城中經營族內的產業。

她不!

她偏偏就對武道極感興趣,日日夜夜的朝城外荒區跑。倒是本該在外揮灑熱血的男兒,對家族的產業爭的厲害。

傅老太爺很是愁苦。

「其實這樣也不賴啊,你家小姐喜歡武道,就承載了家族在武道上的託付,他的那幾個兄長喜歡經商,那就讓他們經商啊。」趙通道。

「姑爺,哪兒有女孩子習武的!」小曼道。

「你這話就錯了啊,怎麼女的就不能習武了?」趙信正色道,「巾幗不讓鬚眉,女兒也能頂起半邊天啊。這從古至今,名將中也有女將軍,花木蘭替父從軍,是女的不是?穆桂英掛帥,是女的不是?確實,這在外征戰的將軍是男的多一些,但你不能說女的她就不行。再說了,你們這……是蓬萊吧?」

趙信稍微在中間試探性的問了一句,小曼也不置可否的點頭。

「是呀!」

妥了!

現在可以確定了,他現在在的地方就是蓬萊散仙域。小曼都親口說出來,那還能有錯么?

「你們這蓬萊,難道就沒有女仙家?」趙通道。

「有。」

「你瞧瞧,女仙家是怎麼來的,還不是一步步修仙上去的?」趙信認真道,「你們老太爺思想太刻板了。」

「姑爺,您也不能這麼說,老太爺就是怕小姐碰到危險。」

「這就能理解了。」

怕自己的寶貝孫女遇到危險,不想讓她做那些危險的事,這是無可厚非的。寶貝千金嘛,誰忍心看到她受傷啊。

搓了搓手,趙信就又笑吟吟道。

「你們這的女神仙都有誰呀。」

「姑爺,仙家的姓名怎能直呼呢?」聽小曼的語氣對此好似很是忌諱,「我們這裏雖是蓬萊,卻是外島,仙家在我們這裏是無上的存在,都是要吃我們香火供奉的。」

「香火供奉,你們供奉神仙?」

「是呀!」

「那你知道仙域么,你們會供奉仙域的仙家么,就比如說什麼玉皇大帝、太白金星、楊戩什麼的?」

「噓!!!姑爺!!!!」

小曼趕忙伸出小手放在自己的嘴唇上,小心翼翼的抬着頭。

「姑爺,咱們這裏可是蓬萊,抬頭三尺有神明,您剛才直呼那些大仙的道名是要被懲罰的,您到外面可千萬別對他人這樣說,若是被旁人聽去告了衙門,是要被定罪的。」

「這麼嚴重啊?」趙信驚訝道。

「當然了!」

小曼信誓旦旦道。

「反正您可切莫在外胡說,上仙是神聖的,我們都只能虔誠的信奉。而且,在我們這家家都供奉著仙家,您剛才說的那些上仙們,如果被供奉者聽到您那樣呼喊他們的名字,不尊重他們的供奉,他們不會饒了你的。」

「小曼,姑爺跟你說個事兒。」

「你說。」

「其實姑爺跟他們都是哥們。」趙信認真道,「就那個楊戩,鐵哥們。玉皇大帝、道德天尊、都是哥們。千里眼、順風耳,都是你姑爺的小弟,等以後姑爺要是有機會,帶你去天庭看看,姑爺在那是這個……」

趙信豎着大拇指。

卻不想,小曼已經跪在地上不停的叩首。

「求上仙息怒,我家姑爺大病初癒,求上仙恕罪……」

「害!」

看到這一幕的趙信不禁黯然嘆了口氣。

得!

看來小曼是不相信他了。

無妨。

等他把手機打開的時候,到時候帶小曼去一趟她就什麼都信了。

說來趙信也是真沒想到,仙域的那些神仙在這蓬萊之地竟然地位如此之高,就喊他們兩聲都不行。

凡域都沒如此忌諱!

估計是凡域跟仙域天高皇帝遠,而且他們在凡人的眼裏都是神話故事中的存在。蓬萊卻是真的有仙人,這些蓬萊的住民們才會如此畏懼吧。

「小曼,好了小曼,起來吧。」

趙信真是於心不忍,他這幾個時辰可真是給這姑娘折騰夠嗆。

「姑爺,求您以後千萬不要再亂說話了,真的會被天譴的!」小曼咬着嘴唇道,趙信也一臉無奈道,「好好好,我以後一定不亂說話。小曼,你們這麼怕那些仙家,這供奉是可以顯靈么?」

「當然呀,可以顯靈的!」

「哦?」

趙信雙眼冒光。

「你們小姐家供奉的是誰啊?」

「咱家供奉的乃是三皇五帝……」小曼抱着小手舉向東方,「姑爺,您可要記住了,切莫不要說咱家供奉上仙的壞話呀,咱家小姐平安還要指望咱家的這些位大仙呢。」

「三皇五帝。」

趙信嘀咕了一句,「天皇、地皇、人皇,燧人、伏羲、神農?東方太昊、南方炎帝、西方少皞、北方顓頊、中央黃帝,可是他們幾個?」

「噓!!!!」

這回小曼直接上手,捂住了趙信的嘴,按理來說她身為婢子是不能這樣做的。要不是真的着急,她也不會如此。

「姑爺!!!」

小曼大急,跪在地上又是一陣叩首。足足念叨了得有五六分鐘,她才自己站起來急聲道。

「我都跟你說了……」

「小曼,其實是你們太小心翼翼了,那麼大的大仙又怎麼能在乎咱們這些小人物呢?」

「姑爺,話不是這麼說的!」

小曼突然眉頭一凝,那肉嘟嘟的小臉嚴肅起來后反而更是透露著可愛。

「您是不是不相信啊,我跟您說前幾年,就有人因為對仙人不敬,被王山的使者給殺了。聽說那個人還是咱們秦國王山的新王,剛要封王就……」

小曼用小手抹了下自己的脖子,做出了個猙獰吐舌的表情。

對神靈如此敬畏,就證明神靈他們若即若離。秦國王山的新王被王山使者所殺,這事兒怕也是道聽途說。

可能確實是有這麼一檔子事兒。

也未必真就是王山使者,或是新王真就死了。這裏面多半是有民間們以訛傳訛,最終就變成了這樣的劇本。

趙信對這些不感興趣,倒是對『王山』有着莫名的好奇。

「王山為何?」

「咱們蓬萊外島總七國,共計七座王山,其他六國皆有王在位,王也生活在王山中,唯獨咱們秦國王上的王一直空着。」

「咱們現在是生活在山上?」

「那沒有,咱們生活的是平原。」小曼搖了搖頭,道,「王山是專門為一國之王準備的。」

「其他六國呢,齊楚燕韓趙魏,他們都有王?」

「啊?」

小曼聽后愣住。

「您說什麼,齊什麼?姑爺,雖然婢子不該亂說話,您……您是不是……」小曼咬着嘴唇畏畏縮縮道,「您是不是撞鬼了,怎麼跟正常的不太一樣的。一會正常,一會又很奇怪。」

「我哪兒奇怪了,這不秦國么,那戰國七雄不就是齊楚燕韓趙魏秦。」

「不是的。」就在趙信茫然中,小曼就搖頭說出了讓趙信更茫然的話,「是秦漢唐宋元明清,七國!」

「啊嘞?」

秦漢唐宋元明清。

呃……

這,算是怎麼回事兒呢? 收拾一個李端蓉,可不比軒轅伽想象中的那麼簡單,人家不是那種單純只會胡鬧的野丫頭,最少還會點兒保命的本領。

借著這個位空術,李端蓉從那涼颼颼的半空中,回到了這個黑漆漆的屋子裡。

她知道站在她眼前的這人,就是那個狠心地將她,往窗戶外砸了去的可惡之人。

在短暫的一瞬間,她不僅甩出了它的淚牛蟲,還召喚來了一條泛著些許水光的琉璃雲帶。

水也好膠液也罷,無懼於這些怪物什的出現,一手揪來了這把寒刃戟的軒轅伽,可是想收拾了李端蓉,而非將她擒下慢慢的料理。

「先從東州城開始找起吧,她之前在東州城出現過挺多次的,這會兒可能在某個客棧里歇著。」

站在了伊葛身邊的荀滕,不太想回到東州城去,不過考慮到伊葛一個人的力量有限,應該穩妥一點行事為妙。

「那就先去那邊找一找……你要不要先回去,這裡對你來說太危險了。」

出現在顯貞城裡的這一個屋頂上,伊葛劃開了一道通往東州城的裂縫,剛要往裡頭走就停了下,轉而關切地詢問了荀滕一聲。

從戰鬥的角度來講,荀滕只能算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無法在修為高於常人的修行者面前有所作為。

伊葛擔心自己這一走,荀滕一旦碰上了暗靈盟的人會吃大虧。

「無妨,你且去吧,多個方向多省點時間,我在這顯貞城裡找一找馬杜。不管結果如何,天亮之前我都會想辦法,回到這裡來跟你會合的。」

擺了擺手示意伊葛,不用太過擔心他的安危,掂量了一下這屋頂到那小巷子里的高度,荀滕沒有直接身手敏捷地跳下去,倒是順著這屋脊,小心翼翼地挪到了那邊沿地帶。

「那好,你凡事小心一些……」

走過來將荀滕從屋頂上帶到了這條小巷裡,伊葛表情複雜地看了看周遭的環境一眼,確定了這附近沒有金麟軍的人,也沒有暗靈盟的眼線在街上活動。

他本想把荀滕丟回絕域去,又恐他師傅花燼骨不在,會生出些難以預料的事情來。

荀滕對這東州也算是很熟悉了,照理來說是懂得能夠跑到什麼樣的地方,保護自己的安危。

都快成了荀滕家的老嬤嬤,伊葛千舍萬舍之下,方才捨得離開荀滕的身邊。

「……」

不等伊葛走進那條,新開闢出來的裂縫之中,荀滕自個走向了這條黑蒙的街道,也不怕天黑路陌生,把他那鼻子給碰扁了。

東州才多大點兒地呀,顯貞城也就那麼幾條街,他們一個個至於這樣,怕他這兒會受傷那兒會挨打么?

再怎麼說,他荀滕也是個頭腦靈活的大人,懂得該怎麼保護好自己。

即便遇到了些個不懷好意的高手,他也不會在瞬間就被秒掉的。

大著個膽子,不想去走那麼多的彎路,荀滕徑直往這衙牢之所而來。

嚇,猛然間從夢魘中掙扎醒來的唐曲明,想要變回那個獃頭愣腦的二傻,卻找不回那種變傻的感覺了。

一身冷汗地坐在這藥味十足的床榻中,唐曲明略有些痛苦地用手捂了捂他的腦袋。

那些不被他所喜歡的往事,一溜煙全往他腦袋裡涌了來,讓他又多皺了皺眉頭。

他的腦袋,還包裹著這一圈又一圈的布條。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