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小瑩在他的背上大概輕輕推了五分鐘左右,感覺經絡已經放鬆了一些,這才停手。

2022-01-25

然後就讓其中一個工作人員幫著把他扶起來,站在放杠鈴的架子旁。

那人一聽夜小瑩要他去扶著這個人起來,瞬間渾身上下都開始發抖,眼神中流露出擔心。

萬一這一扶,還扶出問題了,那可怎麼辦啊?

豈不是自己也要被牽連進去,這麼一想,他恨之不得自己能夠原地隱身。

夜小瑩看著那個工作人員半天不過來,就語調有些低沉地說了一句。

「要是耽擱了我治病的時間,那你的罪過可就大了。」

對方一聽這話,也顧不得其他的想法,連忙走到夜小瑩的身邊,從另一邊,把地上這人扶了起來。

因為他躺的地方就是杠鈴的架子旁,所以只用把他扶起來就行了,不用再走動。

見這人已經站起來了,那個工作人員瞬間就退回到原來的位置,臉色慘白地看著夜小瑩那邊。

對於他的突然跑開,夜小瑩也沒有說什麼,而是扶著他的一邊身體,將他的右手放在了架子上。

然後讓他自己站穩,就拿開了自己放在他身後的手,轉而去按摩他的右手的肱二頭肌等等肌肉群。

而右手則是又拿起了剛剛的泡沫軸,和剛剛的力度一樣,在他的關節處滾動著。

雖然看上去只是用泡沫軸在滾動,但其實這一次的治療方法並非如此簡單。

夜小瑩左手上的按揉方法,是她前不久才在葯書上看到的,這個手法,並非簡單的按揉。

而是需要摸到深層皮膚里的經絡,順著那些筋脈朝下推揉著,這樣做能夠讓這一片的經絡全都得到恢復和自愈。

至於泡沫軸,自然是為了放鬆肌肉的,不然夜小瑩很難摸到準確的位置,就可能會導致結果產生偏差。

周圍的人看著這看似很普通的治療方法,心中頓時有些懷疑了。

這種推揉的事情,他們也會啊,這夜小瑩怎麼能得到神醫的稱號啊!

多半是騙人的吧!

如今竟然能夠進入他們住的這家酒店,看來這是騙了不少錢啊!

這麼一想,人群中就開始了低聲的討論,甚至有些人悄悄拍了下來,發到了網上。

可是就在他們產生懷疑心理的時候,竟然看見了那個人原本彎曲的右手回位了。

這是什麼情況?

是他們眼睛花了?

還是今天訓練得超過身體承受能力,所以出現幻覺了?

他們竟然看到夜小瑩把人治好了一半!

這還得了,他們心中一驚,然後又睜大了眼睛,繼續看下去。

那人在夜小瑩放開他手臂,轉而按摩他背部的時候,就嘗試動了動右手,結果右手竟然能夠回來了。

整隻手除了一點點酸疼感,其他感覺全都沒有了。

這也太神奇了吧!

手上的問題解決了,背上的這個就不叫問題了,夜小瑩直接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像剛剛的那種方法,持續了差不多兩分鐘,夜小瑩就收手了。

那人見夜小瑩退開了一步,就下意識地動了動,這一動,他的上半身竟然轉回去了。

看著那個人恢復正常,圍觀的吃瓜群眾們看著這一幕,整個人都獃滯了。

這就治好了?

也太快了一點吧?

難道這就是神醫嗎?

這也太牛了吧!

眾人默默地看了一眼牆上的掛鐘,然後又滿臉震驚地回過頭來。

十分鐘!

這救護車都沒趕來,這人就已經治好了,這也太玄乎了吧!

他們第一次發現救護車竟然這麼慢!

夜小瑩見那人已經沒事了之後,就準備走出人群,出去找一家飯館吃飯了,腳步剛邁出來,就被攔下來了。

「神醫,您能不能聽我說幾句話,您放心,很快的,不會耽誤您的時間。」

夜小瑩嫌棄地看了他的手一眼,但還是答應了。

「嗯,你說吧。」

那個主管連忙將自己要說的話總結精鍊了一點,這才說道:

「神醫,我剛剛看您用器械的方法很熟練,而且還能用這些器械治療,所以想請您來這做私教,您放心不用天天來,只要您有空的時候,來一下就可以了,我們能每個月給您支付十萬元,您看……」

又找自己做這種事?

夜小瑩在心裡想了想,之前醫館那邊就是這樣說的,現在又遇到這樣的事。

她仔細在心中思考了一下。

上一次在醫館遇到那樣的事,讓她身心俱疲,都有些後遺症了。

但是這十萬元可以說是毫不費力就能拿到,而且她完全可以一個月就來一次,這樣也能拿到十萬元。

這該怎麼辦才好呢?

最後,夜小瑩一番斟酌,才打定了一個主意,也不是她很缺錢,實在是白嫖的錢對她吸引力太大了。

不拿白不拿啊!

「好,我答應你。」

主管一聽,瞬間興奮了,他覺得自己撿到錢都沒這麼激動。

系統:也不知道之前是誰說她很缺錢的! 所以這個盛會那是備受關注。

當然也不是誰都有資格參與的,也不是誰都有資格一觀的。

唯有收到邀請函的家族、勢力或者個人,才有機會參加盛會。

「你們說,今天那位盛家么女會不會跟着一起來。」身在盛會中的管懷秋最先忍不住說了這麼一句話。

「懷秋,你是不是想……」鐵哥們這麼多年,誰還不知道誰。

從懷秋這小子把暮秋大哥死活從閉關中拖出來就知道他是為了什麼?

「我就是想怎麼了。」管懷秋根本沒有否認。

「可你就是想也要等人家恢復了才行,再說那種奇迹出現一次已經夠讓人感到驚奇意外了,你還想有第二次,能不能現實點。」他們也知道懷秋為了暮秋大哥,什麼都願意豁出去。

就跟暮秋大哥一樣,年初為了救懷秋,也是不顧自身。

現在懷秋見到那種機會,肯定會死死抓住不放。

「懷秋,不是我們說你,你又不是不認識別的天賦鑒定師,怎麼就非得是那位盛家小丫頭。」這就是他們不明白的地方。

以他們的身份地位,即便天賦鑒定師極少,可他們就認識四位天賦鑒定師。

而且懷秋也是能夠付出代價的人,為什麼不找別的天賦鑒定師,就找盛舒珏了。

「你們以為我沒有找過別的天賦鑒定師…我當然找過,可那幾位天賦鑒定師給我的答案都是否定的,不是他們找不到那等級別的原晶石,是世上根本沒有那樣的原晶石。」可就是一個世上沒有的回答。

前些日子就實實在在發生了,他還親眼目睹。

因為身份地位的緣故,他還知道一些關於天賦鑒定師的秘密。

那就是每一位天賦鑒定師的情況都有所不同,也許這位天賦鑒定師能夠鑒定出雷屬性的極品,甚至是天品原石,那麼另外一位天賦鑒定師可能也行,可能不行,而是能夠鑒定出另外屬性的原晶石。

那麼盛舒珏可能就是天賦鑒定師中的翹楚。

因為她鑒定出來的原晶石效果實在是太驚人了。

那麼濃郁的生命機能,到底是怎麼出現的。

也是因為這樣,才讓管懷秋那麼重視盛舒珏。

希望這次能夠通過盛會好好接觸一下對方,他可以等,等到盛舒珏從反噬中恢復過來,然後他願意付出龐大的代價,希望這位盛小姐能夠再次找到一塊那樣的原晶石。

「這樣看來,那個盛舒珏的天賦肯定很特別。」真是令人羨慕嫉妒恨的能力。

估計這次盛會上,只要盛舒珏出席,肯定備受關注。

「那必須得特別,反正市場里從沒有出現過那種程度的原晶石,就是我們身邊也沒有出現過。」盛家主的情況絕對是首例。

「懷秋,你要是想盛舒珏出手幫忙的話,這次盛會可以多幫襯著點盛家,不過你要是幫盛家的話,估計會跟行風杠上。」想到他們這一幫子目前就行風有了心上人,想到行風前段時間的行事。

都是同生共死的摯友,他們也不好不方便出面說什麼。

不過行風的女朋友,倒是讓他們挺意外的。

「杠上就杠上,他幫女朋友我又沒攔着他,我想我哥突破也沒錯。」管懷秋是一點也不退讓。

行風大哥的事情他們都沒有插手,那他的事情,行風大哥也不要有意見。

就算他知道展家跟盛家之間有些不愉快,有些事情還是得先跳過去,等一切都順暢了再回首去處理也不遲。

不過在管懷秋這麼說的時候,視線落到了另外一處。

「老大,你說句話。」看向那邊正在躺椅上休憩的男子,管懷秋就想得到對方的支持。

「說什麼?」聲音冷漠,甚至可以稱得上是冷冽,不是刻意為之,這便是他的本性。

管懷秋他們最清楚不過,知道老大的性子,所以對於這樣的冷漠簡直太習慣了,在他們聽來,著就是他們老大的常態。

「這次盛會,你能不能多放幾塊奇石。」管懷秋這麼說的時候,其他幾位同伴看向他的眼神都變了。

懷秋,能耐啊!

敢這麼跟老大開口,夠膽。

其實管懷秋也是內心忐忑。

不過為了大哥,他是真的能豁出去。

就是不知道老大會不會答應。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