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界有神靈隕落,故而,這一次,算是天庭界勝了一籌。

2021-11-26

……

青虹閣內。

張若塵怒髮衝冠,手持帝皇神尺,縮地成寸,一步邁出,便是抵達空間孔洞。

但,此刻,地獄十族的精銳,都已經退到虛無混沌橋上,極速沖向另一邊的空間孔洞。

萬心的速度最快,眨眼間,已經是看不到他的身影。

閻無神立身在虛無混沌橋之上,阻攔住張若塵的去路。

「閻無神,你敢擋我,真當我殺不了你嗎?今日擋我者,死。」

張若塵眼神冰冷,揮動帝皇神尺,向閻無神劈去。

「那就戰吧!」

閻無神的眼神,顯得極為凝重,一揮手,十多件威力強大的戰兵飛出,迎向帝皇神尺。

這些戰兵,都是先前被張若塵殺死的三族強者所擁有,被閻無神收了起來。每一件戰兵都極強,最差都能堪比君王聖器,更有數件能與至尊聖器相媲美。

無論如何,他都必須為地獄界的修士撤走,爭取時間。

就算張若塵執掌著神器,他也無所畏懼。

「咔。」

帝皇神尺揮出的瞬間,就有戰兵發出破裂之聲,繼而,化作明亮的碎片,飛散出去。

在神器面前,即便是君王聖器也與破銅爛鐵,沒有太大區別。

一連毀掉七件戰兵,張若塵這一擊,才被抵擋下來。

「轟隆隆。「

就在這時候,他們身下的虛無混沌橋劇烈震動,竟是在快速崩碎,化為虛無。

那是因為,地獄界諸神退走,虛無混沌橋失去了神靈的掌控。

不過,趁著閻無神阻擋張若塵的空隙,地獄十族的一眾頂尖聖王,都已經退出了虛無空間,倒是沒有再出現傷亡。

閻無神以空間寶物護體,駕馭剩下的戰兵,極速倒退。

虛無的侵蝕力量非常可怕,就算是空間寶物,在支撐了數個呼吸之後,也出現一道道裂痕。

閻無神的兩條濃眉,深深一皺,知道不能在虛無空間中繼續待下去,道:「按照本座和修辰天神的約定,這一戰,本該徹底擊敗你,將你的肉身帶回地獄界,供它奪舍。可惜,你有帝皇神尺在手,本座奈何不得。」

「既然萬心抓走池孔樂,說明他已經決定,用池孔樂替代你。」

留下這句話,閻無神取出一件梭形的空間寶物,擊碎了身後的一片空間,縱身一躍,離開了這片虛無世界。

閻無神之所以會將修辰天神的秘密講出,就是想引張若塵去地獄界。他覺得,他和張若塵的爭鬥,得等到大聖境,才能真正分出勝負。

若是張若塵去了地獄界,他們交手的機會,才會更多。

「張若塵,你是我的磨刀石,有你的存在,我才能變得更強。」閻無神的聲音飄散過來,在虛無空間中回蕩。

……

…………

「修辰天神……奪舍……」張若塵的眼中,浮現出密密麻麻的血絲,如同要入魔一般。

原來,萬心抓走池孔樂,竟是要送給地獄界的一位神靈奪舍之用。

而奪舍的結果,意味着池孔樂的聖魂會被吞噬,只留下一具軀殼。

想到這一切,即便他再怎麼沉穩的心境,都變得亂了起來。

張若塵咬緊牙齒,連聲道:「不,不……不可能的,孔樂絕對不能有事,絕對不可能出事。」

「轟。」

張若塵揮動帝皇神尺,強行將空間破開,衝出虛無空間,出現在中央皇城之外的半空,猛然墜落在地,將四周一大片地面踩得沉陷下去。

即便萬心已經逃遁出去很遠,張若塵仍舊在第一時間,將他的氣機鎖定。

「萬心!」

張若塵發出一聲怒吼,震得空間顫動,大地搖晃,極速追趕上去。

中央皇城外,地獄界的修士做了種種佈置,設有成百上千座大陣,用於防禦和封鎖空間,無法施展出空間大挪移。

「張若塵好大的膽子,居然追到城外來了!」

「可惡,真以為自己天下無敵?城外可是我地獄界聖境大軍的營帳,強者如雲,豈能讓他放肆?」

「哼,他這是在自找死路,神器在手又如何?今天照樣得死。」

剛從青虹閣逃出來的地獄界強者,全都將目光投向張若塵,一個個顯得殺氣騰騰。

在青虹閣中,他們竟然被張若塵殺得落荒而逃,導致任務失敗,所有人心中都憋著一口氣,現在正好能夠發泄出來。

「殺了張若塵。」

一眾領袖級別的人物,同時下令。

頓時,一位位地獄界修士,紛紛出手,戰器、聖術、符篆等等,鋪天蓋地的向張若塵轟擊而去。

方圓萬里內的天地規則和聖氣,變得躁動起來,隱隱凝聚出可怕的風暴。

別說是聖王,就算是一位大聖,都會被打得神形俱滅。

張若塵飛在半空,身上散發出滔天殺機,聖氣毫無保留的注入帝皇神尺中,全力向前劈出一尺。

他現在只想去解救池孔樂,無論是誰擋在他的面前,都得劈開。

帝皇神尺綻放出絢麗奪目的玉質神光,億萬道神紋清晰浮現,釋放出如海洋一般浩瀚的霸道神力。

「轟。」

源自地獄界修士的諸多攻擊,紛紛被帝皇神尺的神力所瓦解。

但,張若塵還是受到不小衝擊,身體不由自主倒退,體內血氣劇烈涌動,嘴裏吐出一大口聖血。

有道是,雙拳難敵四手,更何況,張若塵現在要面對的是地獄界數千萬聖境大軍,與飛蛾撲火沒有區別。

「所有陣法師,立刻佈陣,布殺陣,阻斷前路。」

修羅族一位天王,揚聲下令。

他知道張若塵是為何而殺到城外來,所以,無論如何,都不會讓張若塵追趕上萬心。

參與青虹閣一戰的地獄界強者,也明白張若塵的意圖,於是都衝到他的前方,攔截他的去路,不斷出手攻擊。現在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可以將張若塵這個地獄界的大敵殺死。

以張若塵的手段,如果選擇退走,無論向左、向右、向後,就算地獄界修士的數量再多,都很難將他留住。

可是,他繼續向前,就只能是死路一條。

地獄界大營中,衝出大批陣法師來,以最快的速度佈陣。

地獄界明面上是派遣來了十位陣法地師,實際上,卻是遠不止,至於陣法聖師,則是更多。

合數百位陣法師之力,所能佈置出來的殺陣,威力必然是強大至極,大聖都能輕易滅殺。

張若塵眼神堅毅,透出決然之色,沒有絲毫畏懼,踏空而行,徑直向前。

眨眼之間,張若塵已是被大批地獄界聖境大軍,團團包圍住,四面八方全是身影,水泄不通,鋪天蓋地,殺聲一片。

以各族領袖人物為首,組成一座座強大的戰陣,進可攻,退可守。

顯然,對於帝皇神尺,所有人都十分忌憚,不敢單獨去對抗。

畢竟,在青虹閣中的時候,十族的頂尖強者,都親眼看到張若塵以帝皇神尺,輕描淡寫劈殺了七名強者,就連閻無神都險些遭劫。

「轟隆!」

張若塵一尺劈飛數百位地獄界聖境修士,它們的身體還在半空,便是化為劫灰,全部都湮滅。

可是,張若塵也為之付出代價。

將臨和天選,聯合屍族上萬聖境大軍,凝聚出一柄灰褐色的刀刃,破開了張若塵的防禦,一刀斬在他的腰部,頓時鮮血如注一般湧出。

這一刀,差一點將張若塵攔腰斬斷。

張若塵沒有倒下,重新站起身,將將臨、天選,連同上萬屍族大軍全部都劈飛。其中有上千具,變成死屍,從天而降,落地地上全部四分五裂。

但是,很快又有鋪天蓋地的地獄界聖境修士涌了上來,將張若塵的前路,堵得水泄不通。

將退路,封得密不透風。

「噗嗤。」

向前殺出三百里,留下一路的屍和血。

張若塵的身上傷口變得更多,胸膛都被打穿,肋骨幾乎盡碎,臟腑變得破破爛爛。

他的目光,依舊盯着萬心逃走的方向。

「孔樂……」

張若塵大喊了一聲,聲音中,帶有一絲悲戚。

他頭髮中,流淌著血水,因為頭骨都已經碎開,可是沒有一絲頹色,反而身上的戰意燃燒了起來,殺氣衝天,繼續向前揮出帝皇神尺。

城外的動靜如此之大,自然而然,引來城中不少強者的關注。

皇城內匯聚有數千萬天庭界聖境大軍,之前趕去青虹閣的,只是其中很少一部分,頂尖強者,也僅限於那些與張若塵有交情之人。

此刻,不少大世界的領袖人物,都趕到了城牆之上,遠遠進行眺望。

「究竟發生了何事?竟會讓張若塵如此瘋狂?」

「是神力!張若塵手中所拿的,難道是傳說中那把可以丈量聖王、大聖、神靈修為的帝皇神尺?」

「難道張若塵以為,憑藉一件神器,就能對抗地獄界數千萬聖境大軍?如果真是如此,天庭界還抽調各界大軍前來作甚?」

「張若塵已經陷入地獄界大軍包圍之中,他現在就算是想退走,也已經來不及。」

……

青虹閣內發生的事情,外界暫時還不是很清楚。

妖神界領袖天鵬皇子,皺起眉頭,低語道:「如果張若塵身死,對天庭界一方的士氣,必然會有極大影響。」

他在考慮,是否要在這個時候,施以援手。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