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

2021-11-26

「右邊,右邊!」

接近sss級強者的麻汗,無論是反應力還是判斷力都是頂尖水準,再加上有一個提前預知對方攻擊方位的瓦拉內幫忙,面對蘇羽的攻擊竟是遊刃有餘。

而蘇羽卻猶如鑽進了牛角尖一般,一直不斷的變化身位,快速攻擊麻汗。

快!更快!一次比一次快!

有時候甚至一拳打出,還未收力便做出了位移,結果就是位移以後,還沒發起攻擊,就接着位移。

而一旁的扎法看到這一幕,也是露出了譏諷的笑容。

然而,當他看到半空中侏儒的眼睛登時忍不住噴笑了出來。

只見侏儒瓦拉內漂浮在半空中,伸著腦袋,睜着眼鏡,兩顆黑寶石般眼珠子隨着蘇羽的移動滴溜溜亂轉,就好像……機械人系統崩潰那樣。

崩潰?!

扎法突然驚悟,正想開口提醒,場中意外陡變!

這個瞬間,蘇羽從麻汗左邊位移到了他的右側,而這個方位,半空中的瓦拉內是看不到蘇羽動作的。

因為隨着時間的延續,瓦拉內飛行器的燃料大量損耗,飛行的高度下降了幾分,而這個高度,剛好被高個子麻汗遮擋住。

所以,蘇羽的機會來了。

手腕翻轉,黑刀白刃匕再次浮現手中,蘇羽硬扛着麻汗的一記重拳,被打飛出去,在倒飛出去的半空中,匕首精準射出,直擊瓦拉內死穴。

黑刀射向腦袋,白刃射向心臟。

嘭!

噗噗!

蘇羽重重摔倒在地,伴隨着兩聲刀子入肉的聲音響起,瓦拉內保持着腦袋伸張,眼球凸出的姿勢,瞬間暴斃!

飛行器依舊在運行,拖着瓦拉內的屍體懸掛在半空中,在燃料耗盡前,這詭異的一幕怕是要一直持續著了。

忽然,蘇羽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噴涌而出,麻汗那重若千鈞的一擊,同樣給他造成了巨大的損傷。

「咳!」

乾咳一聲,吐出淤血,蘇羽神色冷冽,直立而起,看向麻汗的眼神,充滿著鄙夷的調侃。

「我們來玩個遊戲。」蘇羽聲音戲謔:「你覺得沒了那個侏儒,你能活多久?」

「如果超過十秒,你就能活,如果堅持不到十秒,那就怪不得我了。」

嘭!

話音剛落,麻汗巨大的身軀猶如一枚激射而出的炮彈朝着蘇羽衝擊過去。

碩大的拳頭帶着虎虎生風的勁氣對準蘇羽的腦袋怒砸而下。

啪!

一聲脆響,蘇羽手臂輕抬,舉重若輕般將拳頭攔下,人畜無害的笑道:

「猜猜我下一擊會打哪?」

砰!

勢大力沉的一擊,蘇羽精悍的鐵拳徑直打在麻汗的腹部。

「接下來,是剛剛沒打到的肋骨。」蘇羽友情提示道。

砰!

沉悶的聲音響起,麻汗只覺得身體彷彿要被錘斷了一般,劇痛從脊骨處襲邊全身。

「呀!不好意思啊,打錯地方了。」

蘇羽嘿笑一聲,腳下步步生蓮,身形如影隨形,緊貼著麻汗龐大的身軀,不斷變動身位。

砰砰砰!

一聲又一聲的重拳響起,麻汗的身軀不一會便已經遍體鱗傷,鮮血潺潺!

「混蛋,我要撕碎了你!!」

一直處於被動挨打的麻汗終於忍不住爆發起來,硬扛着蘇羽的攻勢也要給他帶來一記重擊。

然而……

「你知道嗎?你真的很弱,弱的讓我提不起一丁點興趣。」

蘇羽身形變動,一躍而起,詭譎的聲音在麻汗耳邊響起,緊接着,一記重拳對着麻汗的太陽穴毫不猶豫轟砸而下。

嘭!!

猶如小山一般巍峨的身軀應聲倒下,麻汗眼球凸出,七竅流血,再沒了呼吸。

黑暗的空間里只有蘇羽劇烈的喘息聲,環顧四周,讓瓦坤極其重視信任的四大高手,三死一殘! 「不過天南風水陳家當時也破敗。都說國破山河在,但這人吶,哪怕是傳承幾百年的大世家在無邊烽火中也破敗不堪。」

「我爺爺從南洋回國,在天南遍尋不到陳家,只好帶著柳木來到香江。後來的事情您都知道,可能是孫家氣運在此,當時又是二戰之後百廢待興的好時候,所以孫家就此發達。」

「十幾年間,我爺爺沒有忘記尋找陳家的風水師傅,後來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找到陳伯。說明事情原委,陳伯決定在香江大學修建了一棟教學樓,那塊柳木藏於地基之中。」

「我孫家傳了三代,每一代人都守護著那棟樓,一直未曾變過。再具體的事情,別說是我,就算是我爺爺也不知道。比如說柳木里黑田大佐的魂魄要是出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孫則棟說完,抬頭看葉凡。

葉凡輕輕點了點頭,把自己的事情說了一遍。

竟然和神都林家有關係,孫則棟也怔住。神都林家,那可是神都林家!

孫則棟萬萬沒想到幾十年前的隱秘事情,七拐八繞竟然有林家的參與。

「葉先生,接下來您準備怎麼辦?只要我孫家能做的,一定全力配合。」孫則棟誠懇說道。

「我不是風水堪輿的先生,我請了蕭師。」

「蕭師的確是大家,葉先生您是不是要去那棟樓看一眼?讓孫佳琪陪著您。」

葉凡沒有點頭,也沒有拒絕,而是側頭沉思。

事情似乎並沒有著急想象中那麼簡單。

還是先去那棟棺材樓看一眼,然後聽聽專業人士的說法。

葉凡是天醫,在治病救人上是他的領域,但風水堪輿還是要聽蕭師的。

「那您先歇著。」葉凡想明白,站起身,拱手客氣說道。

這是第一次葉凡稱呼孫則棟為您,孫則棟心裡明白,葉先生是因為自家先祖,所以對自己禮讓幾分。

「孫先生,這件事情我可能要告訴蕭師。」

「無妨,只麻煩葉先生叮囑蕭師,不要外泄就可以。」

讓孫佳琪陪著葉凡出門,孫則棟這才如釋重負。

……

馮悠悠和蕭師等候多時,葉凡看見蕭師,有段日子沒見,她的氣色好了很多。

「葉先生,托您的福,我的病已經見好。」蕭師見面就先道謝。

「不是什麼大毛病,只要把痰咳出來就好。」葉凡笑呵呵的說道,「蕭師,咱們今天要去那棟棺材樓,您幫著看一眼裡面的格局。」

「我和悠悠商量了很久,覺得那棟樓與咱們在南洋看見的不毛之地有些類似。」

「怪就怪在這裡。」

上車之後,葉凡把孫則棟說的事情又重新講述了一遍,隨後說出自己的疑問,「如果是風水陳家的人幫助建造了這棟樓,鎮壓黑田大佐凶煞之氣的話,那南洋為什麼會有一樣的格局呢?而且林劍給我的玉佩也很奇怪。」

「會不會是巧合?」馮悠悠問道。

葉凡搖了搖頭。

世間巧合哪能有那麼多。

來到香江大學隱蔽的教學樓,再次來這裡,看到的和上次截然不同。

上次只是走馬觀花的看一眼,聽李紫涵講了一些趣事。

葉凡追查這件事情用了十足的心力,每天在心裡都要想到棺材樓,再次看到,卻到了見山不是山的程度。

進了樓,孫佳琪開始介紹。

「葉先生,這棟樓的樓頂上有玻璃,玻璃上雕刻的圖案是按照金錢劍打造的。

金錢劍可斬魂魄,而且還有催財的功效,但是催財之前首先要辟邪。

每天中午時分,金錢劍被太陽照射的光影正好投射到地下柳木的位置,所以就有了三支香的場景。」

葉凡點點頭。

「據說金錢劍根據擺放角度不同會有不同的功效,這棟樓里的方式是劍尖朝下。當陽光照射時會和地面形成一個45度的夾角,形成斬魂之勢。可能會壓迫地下黑田大佐的魂魄不敢放肆活動,會越來越萎靡。」

「據說當時陳伯提出這個建議的時候,我太爺爺反對。畢竟那塊柳木里的魂魄不光是黑田大佐的,還有我三太爺的。金錢劍鎮壓黑田大佐魂魄的時候,總會……」

有些事情難以兩全,葉凡拍了拍孫佳琪的肩膀。

「三炷香代表著三清,也就是道教最高的那三位。所以遇到過年,或者祭天之類的就會點三支香。陳伯請三清鎮壓,柳木中的魂魄沒有跑出來的可能。」蕭師補充了一句。

她知道事情原委后,再從頭分析,有條有理。

「這裡的電梯逼仄,很不舒服,只有上樓的時候有,下樓要走樓梯,是不是當時有什麼說法?」蕭師隨後問道。

「是。」孫佳琪說道,「蕭師明見,當時我三太爺斬斷黑田大佐一條小腿,他的魂魄上下樓不全,尤其是下樓的時候。」

「棺材樓的傳說已經很多年了,現在香江大學的學生很少來這裡。這邊幽靜異常,陽氣不旺。」蕭師隨即指著一面鏡子說道,「鏡子屬金,可鎮邪穢,還有破煞的能力。連身鏡做的比人還要高大,陳伯也是盡了心。」

「可是葉先生,您看這鏡子。」

蕭師指著鏡子說道,「周邊的木質已經老舊,鏡面發黃,混沌不清,想來應該是柳木中的惡魂還是很兇。隨著時間推移,這棟樓已經有鎮壓不住的跡象。」

孫佳琪怔了一下,馬上說道,「對了,門口的噴泉也是按照三炷香修建的。可是這幾年噴泉總是會壞,有工人維修,說是年久失修,要徹底修好需要大動。家父猶豫了很久,沒敢大動,只能維持現狀。」

「這就是了。」蕭師指著樓頂的玻璃說道,「這玻璃換了沒幾年吧。」

「蕭師明見,玻璃每三年就要換一次。這裡的玻璃和別處的不同,老舊的特別快。」

「柳木扶手也是。」

幾人走在這棟樓里,周圍鬼氣森森,葉凡雖然沒有覺得不舒服,但隱約能覺查出來有一股子猙獰戾氣。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