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風禮似乎想起了什麼,再次將那葯碗直接端到了沈清若面前。

2022-05-09

「我們行的正坐得端,你怕什麼,只要不是自己心中有點什麼事情,就不必擔心這件事情。」

沈清若抬起頭,看了一眼南風禮的側臉,彷彿是在閃躲什麼一樣。如此姿態,南風禮是想多了。

在南風禮準備收回手中的東西的時候,沈清若突然接過去,喝了一口,然後全部吐了出來:「這葯好苦啊。」

「來人,拿點蜜餞過來。」

沈清若淺嘗輒止,知道這東西沒有問題,接下來便能夠放心的服下了。

「臣女從京城之外匆匆回來,倒是還來不及恭喜二皇子將要成親的事情,想來這事情真的是一件喜事兒啊,我姐姐在府中都高興的不得了了。臣女七八歲就離開尚書府了,之後回來的很晚,想要融入到沈家已經是有點困難,心中為了慶幸的事情就是沒有耽誤了二皇子的因緣,現在二皇子看著也是心愿達成的模樣。」

南風禮初時十分喜歡沈依瀾的,但是現在可不好說。

這幾個月下來,似乎南風禮都開始懷疑起自己的心了,唯獨見到了沈依瀾那楚楚可憐的模樣,有些依依不捨,但是剩下的時候……

南風禮沉默了片刻之後,也沒有回答沈清若,沈清若已經能夠看出這一場猶豫來。

當初自己剛回來,沈依瀾多次想要佯裝柔弱,以為沈清若會強勢的搶回自己的婚事,卻沒想到她是真的想錯了。沈清若才是故作柔弱,扮豬吃虎的那一個。

兩個人半天都沒說話,沈清若抬起頭:「無論如何,臣女真心慶賀。」

說完,不等南風禮說什麼,便走了。

有點落荒而逃的意思,不過只有沈清若自己知道,她懶得繼續說下去了。她看如今現在的情況,說這婚事一切照舊,或許也是不可能的了。

只不過,還缺少一件事情,讓這件事情發生的徹底而已。

沈清若皺了皺眉,好似在在意什麼事情。

她走了,甚至連一句話都沒多說,向來習慣了高高在上被阿諛奉承的南風禮便有些看不過去了。

南風禮的臉上,一抹看不出的複雜來:「你說,她真心祝福嗎?」

那身邊的副將先是一愣,然後回答道:「真的如此,沈家二小姐的度量是相當大方了。屬下是聽說過,沈家二小姐在鄉下呆了十數年,最近才剛剛回京。如今已經是那尚書府大夫人的天下了,哪怕二小姐是昔日的嫡女,也不見得會有什麼寵愛了。」

有些事情,只有當事人心中清楚。

但凡南風禮有點腦子,都能想到那時候沈清若急匆匆要被賜婚的事情,還有那些之後發生的事情能夠說明什麼,還不都是想要她早些離開自己。

那些事情往日裡面南風禮覺得很好,現在卻是覺得十分心煩。

想想沈清若病弱柔弱的樣子,卻也不曾多說什麼。

沈清若回去,已經是天色按下去了,好歹喝了一碗葯,身子舒適了不少。這幾日她有些諱疾忌醫,如今想想恐怕還是自己有些傻了。蘇靈蓉大張旗鼓的進京了,難道她能因為過往的事情,連自己的日子都不曾顧好嗎?

她的格局本就不大尚書府這小小的地方,這小小的事情。

太子殿下的寵愛,原本就不在沈清若的意料之內,若是相信也是幸福,若是不相信的話。

「小姐回來了。」

綾姑姑這兩日都擔心的打緊,連忙贏沈清若進門。

「老奴幫小姐熬了葯,小姐喝一點吧。」

「我知道!」

那藥味苦澀,但是沈清若未曾猶豫,直接喝了下去。

。 「不錯,的確是來路不明的,只是對方手段很高明,縱然是海外戶行,也都是非常乾乾淨淨,我們根本查不到真正的來源地究竟是哪裏,」看着許林,柳琴俏臉上露出愧疚之色,說道,「還請長官責罰。」

許林擺了擺手,毫不在意地說道:「沒關係,對手比我們想像中的還要棘手。他要是沒有一些手段的話,就不敢對我下手了,這件事情交給我,你不必管了。」

「是!」

許林的目光望向了郭氏兄弟。問道:「你們今天出去,有沒有發現了什麼?」

郭氏兄弟互相對視了一眼,郭濤的臉上露出了愧疚之色,搖了搖頭,說道:「沒有。」

聽到郭濤的話,許林只是點了點頭,並不覺得意外,雖然說這兩人都是武者。但是在面對暗箭聯盟這種隱蔽在暗處的敵人,如果他一心一意想要隱藏的話,以他們的手段根本沒有辦法查到。

所以許林問他們,只不過是象徵性一下而已,畢竟讓他們一直在這裏白吃白喝,總得讓他們有點活干是不?

許林的目光看向了王二柱,王二柱的臉上充滿了凝重之色,他沒有立刻開口,而是看了看四周的人,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

許林見狀,只是淡淡地說道:「沒關係,在這裏都是自己人,你就說吧。」

聽到許林的話,眾人的情緒都是極為的複雜。

像郭氏兄弟則是不知道該怎麼說,至於汪蠻蠻和海晶晶沒有什麼異狀,至於柳琴則是雙眼發光,心裏在暗暗竊喜著自己也是南王的人了。

王二柱聞言,也不再廢話,淡淡地說道:「暗箭聯盟我找不到,他們溜得太快了,除了他們之外,還有鬼魅影團,同時還有青幫,天狗幫等等……」

「總之。已經有着不少勢力都齊聚於龍圖市,而這其中,有着不少國際組織,但是,這都不是重點。」

汪蠻蠻和海晶晶出聲問道:「那什麼才是重點?」

「重點的是……」王二柱說到這裏,頓了一頓,而他的臉色,也是變得極為的凝重,沉聲說道,「三蓮會。」

「什麼!?」

「三蓮會!?」

聽到這個名字,郭氏兄弟兩的臉色就在一瞬間變得無比蒼白,充滿震驚地尖叫起來。徹底失態。

不僅是郭氏兄弟,就是汪蠻蠻,海晶晶甚至是柳琴,她們的臉色也是猛然一變,有一絲驚懼。

至於許林,他的眉毛也是微微向上一挑,雖然臉龐上沒有絲毫的變化,可是他的眼裏也出現了忌憚之色。

「三蓮會,三蓮會的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裏?」一向非常膽大妄為的郭海也是臉龐上充滿了驚懼的表情,說話都開始不利索,嘴唇都顫抖起來,「每當三蓮會的人出現。必定是有大事情發生啊!」

當暮色之夜,三朵蓮花綻放,便是亡靈國度打開,死亡降臨的時刻。

不管是哪一個層次上的人,都知道這句話。

這句話說的,就是三蓮會。

三蓮會,是國內最大的一個組織。

一個真正的黑白組織。

不管明面上的,還是暗地裏的。還是在各行各系,都有着三蓮會的影子,無時無刻都在影響着整個體系。

而當三蓮會的真正會員出現的時候,那麼必定是有着大事發生,而且這大事,還必定是驚天動地的。

自建國以來,不知道經歷了多少風雨,不知道有多少勢力、權黨崛起、消滅,只有三蓮會,一直屹立不倒。

誰都無法想像得到,它的能量,究竟有多麼的龐大。

尤其是像郭氏兄弟這樣的武者。更是深有體會。

至於許林,他的許可權不知道要比他們高出多少,所以更能夠知道,三蓮會。究竟是有多麼的強大。

更重要的是,他還與三蓮會的那個老頭子,還有着一些那個啥的關係。

一想到這裏,他就想到了那個萬惡的老頭子居然拉着他要把自己不過才十七歲的孫子介紹給自己當老婆的事情。這讓他又是感覺一陣頭疼。

許林看着王二柱,沉聲說道:「知道這一次三蓮會來龍圖市的負責人是誰嗎?」

王二柱攤了攤手掌,說道:「守備力量太好了,我根本沒有辦法靠近,更重要的是,我可以察覺到得到,這一次三蓮會帶來的人,都是精銳。」

許林聞言,頓時揉了揉一下自己的太陽穴,說道:「連你都沒有辦法靠近,看樣子三蓮會是來真的了,就是不知道來的到底是哪一個堂主。」

許林看向了柳琴,問道:「總戰區那邊對於這些事情的發生沒有任何指示嗎?」

柳琴一怔,下意識地說道:「或許他們並還不知道吧?」

許林笑而不語。

柳琴也是反應過來,俏臉上也是微微發紅,滿是尷尬之色。

這麼大的風暴在捲起。戰方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許林倒也是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淡淡地說道:「把這些情報發給總戰區吧,看看他們到底是怎麼說的。」

而這個時候,郭氏兄弟兩人則是互相對視了一眼,郭濤看着許林,說道:「許先生,我有一件事情想要跟你說一下。」、

許林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我同意。」

郭濤一怔,問道:「你,你問都沒有問是怎麼一回事就同意?」

許林微笑着說道:「在聽到柱子說的這些勢力,尤其是三蓮會的出現,看看你們的表情都已經知道了,我知道你們不是在害怕,只不過是在擔心小豆丁的生命安全而已,雖然不知道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可是這麼多勢力齊聚在一起,肯定是有大事情要發生,說不定,還會掀起戰爭,到時候,龍圖市將會變成一個戰場,所以我自然是希望你們可以把小豆丁帶走。」

「不僅如此,」許林的目光看向了汪蠻蠻、海晶晶,沉聲說道,「我希望你也可以跟着他們一起走。」

汪蠻蠻立刻搖頭,說道:「不,我不會走的。」

海晶晶也是不停地點着頭,說道:「對,我也不會走的,師傅,我要留下來幫你!」

。 來到下半場,雙方攻防互換。

對於上半場avi眾人還是比較滿意的。

他們之前設想的一些戰術大多都進行了實驗,而小蜜蜂這支隊伍的節奏也慢慢摸清了。

這一點會比較關鍵,因為畢竟初次接觸,能夠拿到小蜜蜂的一些打法和信息反而是更為重要的。

畢竟他們不止打今天這一場比賽,之後王朝的建立上,小蜜蜂應該不會缺席。

所以相比於這一回合的勝利,他們更願意看到小蜜蜂打出一點真的東西。

而且navi的磨合也越來越好了,這一把他們犯的錯誤越來越少了,隊員們之間也越來越默契了。

下半場手槍局開始,nafany翻看了戰術手冊,找到了小蜜蜂這張圖中近十場的ct手槍局點位失守概率。

「所以我們手槍局怎麼打?」好奇寶寶電子哥開始發問。

一幫人也在等待nafany確定戰術框架,因為這樣他們才好確定手槍局需要購買什麼。

「我們就直接第一時間rushb!」

「切~」

「我還以為他考慮了這麼久能想出啥呢。」

「擱著不說話裝高手呢?」

幾人紛紛表示吐槽,但是也迅速花光了自己的經濟。

最後火男和nafany購買一煙兩閃,剩餘三人則半甲格洛克。

倒計時結束,一幫人馬不停蹄沖著b區就跑去。

到了b二樓,一幫人的腳步又慢了下來。

他們雖然是第一時間的rush,但是這種rush也是有細節的。

處於前方的蘇醒和s1mple靜步走到了廚房,電子哥架了一會下水道,確定下水道沒人之後,才跟上了蘇醒的腳步。

等到三人就位之後,nafany和火男給了一顆b小拱門煙和一顆超市煙。

緊接著四顆閃光統統往包點裡面丟。

三人就這麼大腳步衝進了b區。

但是對方的反應也很快,在看到了煙霧之後,已經在尋求幫助。

蘇醒從b二樓跳了下來,迅速磕掉一個包點外圍的nbk。

但是他忘記了一件事情,b小的拱門煙只有一顆,只遮住了一邊,另一邊的apex面對的是蘇醒留給他的側身。

一槍頭直接將蘇醒打掉。

勉強算是打了一個一換一。

「navi直接來一次rushb,蘇醒打掉nbk,但是被b小的apex補掉,雙方互換一個人頭,可是這一回合的小蜜蜂選擇了三b的開局,還有一個alex一直蹲在沙發沒有被人發現!」

「電子哥迅速搜點,想要衝到超市裡蹲著,聽到了腳步聲的alex直接站了起來,爆頭就將電子哥打掉。」

還在放包的s1mple趕緊取消,和後面趕來的兩人一起先將alex給追死了。

「b小還有一個apex,別下b小包。」蘇醒一看s1mple要下b小包,還以為他不知道這個信息,趕緊提醒。

「沒事,我就是想勾他出來。」s1mple將雷包放了下去,但瞬間又鬆開了。

雷包『滴』的響聲也傳到了b小apex的耳中。

雖然知道可能對方有人在架槍,但apex還是得出去peek拿信息,不然這一把回防局非常難打。

但他peek出去,就看到了navi三人蹲在幾個位置同時對他架槍。

「我特么!」

這一幕彷彿喚醒了他久遠的回憶,時間倒退,他彷彿回到了2015年那個青澀的年代。

那一次他也是這樣peek出去,就看到了那令人窒息的一幕。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