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志國笑道:「天成,馬上就是大比武,你們經過前一段時間的緊急備戰,在戰前放鬆調整一下很有必要,沒打擾你們娛樂吧?」

2022-04-25

穆楓指了指冉冬夜臉上的烏龜,轉頭對黃衛東笑道,「衛東,你看,畫的多像。想不到我們的女兵,不僅武藝高強,而且多才多藝。」

此刻,黃衛東的思緒也在風中凌亂。

他萬萬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其貌不揚,看起來清秀溫和的年輕人,會是穆楓和何志國贊口不絕的林教官。

他更沒有想到,比武在即,幾個人竟然還有心思打牌。

黃衛東能夠當到旅長,政治敏感度自然不差,哪怕他心中一萬個不理解,也只能賠笑臉,「確實畫的很像。」

陸影張開嘴巴,整個人已經石化。

許三多等鋼鐵連的戰士,則個個雙目噴火,心中格外抵觸。

穆楓和何志國兩人,對林天成等人,竟然明目張膽地袒護!

「穆將軍,有事嗎?」林天成問。

穆楓咳嗽了聲,指了指許三多,道:「我來介紹一下,鋼鐵連的許三多,我們軍去年比武的冠軍。這次全國軍區比武,我們軍只有三個名額,都給了你的人,許三多很不服氣,一定要過來挑戰一下。」

許三多情緒格外激動,臉色漲的通紅。

他甚至有點後悔,來這裏找周雨萌等人挑戰。

周雨萌幾人,根本沒有半點軍人應有的作風,個個嬌滴滴的,一看就沒有吃過苦。挑戰她們,簡直是對他的侮辱。

只是,既然來了,許三多也不想作罷。

黃衛東已經有些害怕了。

三個女兵裏面,冉冬夜還好一些,看的出來軍事素質應該不錯,不過和許三多比起來還差的遠了。

至於佟寶兒和周雨萌兩人,哪裏像個兵啊!

穆楓和何志國如此袒護佟寶兒幾人,黃衛東當然不敢讓許三多上,那簡直就是要去打穆楓的臉啊。

他沒有那麼蠢,也沒有那麼大的膽子。

黃衛東對穆楓和何志國笑道:「兩位首長,其實許三多和鋼鐵連的戰士過來,就是想看看她們是怎麼備戰的,既然她們在娛樂,那就算了。」

「說謊!」許三多突然大喝一聲。

顯然,眼前的一幕,刺痛了他的神經,他倔強地仰起頭,情緒激動道:「我今天就是來挑戰她們的。不管今天我會得罪了誰,身為一名軍人,我就應該捍衛軍隊裏面的公平和正義。不管他人如何同流合污,只要我在軍中一天,就會是軍中的一股清流。」

其他鋼鐵連的戰士,也個個情緒激動,顯然是挺許三多的。

黃衛東嚇了一跳,喝道,「許三多……」

不等黃衛東說完,穆楓就擺了擺手,「衛東,許三多說的有道理,說實話,許三多能有這樣堅定的立場,我很高興。」

說到這裏,穆楓轉頭看着許三多,「許三多,你真的要挑戰她們?」

許三多走到一邊,撿起一塊瓦片,在地上畫了個直徑差不多一米的圓圈,大聲道:「她們三個一起上,而且我只用一隻手,只要她們三人能把我逼出圈外,我就認輸。」

…… 有護院的林家人為我打開門,邀請我走進院子裡面,聽他們講,自家大小姐林菀竹正在老爺子那裡等著我,來不及的跟他們解釋,我便穿過花園、古亭等各個古老的建築物,像著了林家老爺子居住的地方趕去,我想,我這便宜老婆應該要興師問罪。

不過我有苦說不出口,她的信仰就是以家族利益至上,而我則與她相反,我的目標非常簡單,就是國泰民安,所以我的信仰是與她的信仰是產生衝突的,現在她應該是想用老爺子來震懾我,只不過打心眼裡我還是覺得我的信仰重要,但在同時我也兼顧著她的感受。

我想這就是我們兩個之間的差距,我可以換位思考,而她不能,可能這與她經常所處的環境有關,造成的思想是她演變成如今這個模樣,雖然看起來前世的我可能比她還要強勢,但我體驗過最底層人的生活,知道那種生活的不易和心酸,所以在我的心裡,我是可以理解,一般人的生活,而不是那種所謂的上流社會的奢侈生活。

林家老爺子的居住地比較遠,可能是為了安全著想所以說設立的地方屬於偏僻的地界,我徒步走過去大概花費了三分鐘,此刻溫姨正在房間外面正在四處張望著,一看到我,臉色瞬間一變,趕忙向我快步走來,同時臉上布滿了擔憂。

「姑爺,您這是去哪啦?昨天大小姐回來之後發了很大的火。」溫姨說話的時候雖然在責備,但是我從她的語氣中沒有感受到一絲責備。

我嘿嘿一笑,如實回答:「昨天出了點事兒,我去幫忙了,所以就回來的晚,今天菀竹找,我這不老老實實就趕回來了。」

「姑爺,您可真是伶牙俐齒,不過你現在不要跟我說,進去跟老爺子還有菀竹說吧,他們可等著呢。」溫姨臉色怪異,忍著笑意道。

我知道應該有什麼事情要發生,可我終究是不能逃避,只能選擇去面對,不過我想也應該沒什麼大事,畢竟就只是回來晚了一次而已,但我確實說起來也沒幹什麼,再說我做的事情是為國為民,是天地大義,也不怕她追究起來。

我和溫姨一進房間,便看到美麗的俏臉陰沉著的林菀竹,當看到我的那一刻,她的俏臉隱晦的閃過一絲欣喜,不過瞬間加以掩飾,就連我這種老奸巨猾的狐狸也沒有覺察到,一看她之後,我便笑嘻嘻的湊上了去,準備安撫一下她。

「哼!」結果換來的卻是她的一聲冷哼,連正眼看我一下都沒有,這就讓我顯得有些尷尬了。

「銘子,回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房間里一名老人出現,在溫姨的攙扶下,老人慢悠悠地向我們走來,顯得非常平靜,看見我的目光透露著一絲深邃,似乎想要將我心底的秘密全部看穿,這種感覺非常不好受,不過幸好這老人對我沒有任何敵意,只因他就是林菀竹的爺爺林震天。

「都坐下來,好好說說是怎麼回事兒?」老爺子親自發話,對我們進行震懾,我只能乖乖的坐下來,林菀竹亦是收回任性的脾氣,臉色滿是冰冷的看著我,卻一字不說。

「菀竹,你也說說,你對唐銘有什麼意見?」溫姨給老爺子倒了一杯茶,老爺子端起茶水輕輕的吹了口氣,隨之將目光住落在我們兩個人身上。

「爺爺,我覺得唐銘非常過分,他昨天跟我一塊返回東海市,可在半途就消失的無影無蹤,最後才派人來告訴我,他已經前往帝都。」林菀竹俏臉蹙眉,表現得十分不滿道。

「銘子,到底是怎麼回事?跟爺爺好好講講。」老爺子並不著急下結論,只是對我進行詢問。

老爺子懂很多道理,清楚一些問題可能只是來源於誤會,所以說希望我能夠解釋清楚,當然我也沒讓人家失望,便實話實說我的原因,以獲取老爺子能夠站在我的這方面,不幫助林菀竹對我進行打壓。

「爺爺,昨天晚上在廣市的一家國航飛機被不明來歷的歹徒挾持,飛機上將近三百多人還在等著我迎接,所以我必須過去,所以我錯過了這次航班,如果我也通過帝都的關係,準時的抵達東海市,並且出現在菀竹面前。」我將自己的情況全部告知,老爺子輕輕的點了點頭。

「人命關天,所以說他救人是沒有什麼毛病的,只要是有正義感的人,遇到這種事情也會挺身而出,菀竹啊,這也沒什麼啊,你怎麼讓爺爺給你主持公道。」老爺子輕笑一聲,語氣中滿是對林菀竹的調侃。

「這……我不是怕她在外面出事情嘛,畢竟他人生地不熟的。」林菀竹俏臉上突然出現兩朵紅暈,顯得異常嬌羞,這樣我感覺有點莫名其妙。

「你啊你……」誰知道老爺子竟然輕輕的搖了搖手,臉上顯得非常欣慰,這搞得我丈二的和尚摸不到頭腦,完全不知道他們到底在打什麼啞謎,不過也不想耗費腦細胞進行去思考,畢竟這種事情跟我沒多大關係。

「不是爺爺,您怎麼向著他說話?」林菀竹怒瞪了我一眼,向著老爺子翻了翻白眼。

「那你親自和她質問,到底是怎麼回事?」老爺子向她說,準備讓她自己親手去參與,將所有的誤會解開,我想這應該就是老爺子的目的。

只不過,林菀竹似乎不願意跟我講話,顯得異常沉默,大概過了一盞茶的時間,他才開口跟我說:「你覺得你昨天做的事情對嗎?那種方式。」

「可那個時候不是情況緊急嘛,沒有時間跟你多作彙報。」我有點無語的跟她解釋,這女人有點難纏啊。

「那你考慮過我嗎?考慮過我的感受嗎?考慮過我會不會擔心?」她連續的質問我,搞得我一愣一愣的。

微微陳吟片刻后,我如實回答了她的問題:「沒有,我當時一心只想著救人,沒有做其他的考慮。」

聽她這麼一說,我就感覺自己有點虧欠,其實她的本性並不壞,只是有點強勢,有時候講話蠻不講理,這一切都是她的特點,雖然這些特點大多數是壞的,大女子主義色彩太濃郁,也就是過於的自我為中心,但不可否認的是,她不失為一個好女人。

「那你以後遇到這種事情,在考慮到救人同時,會不會考慮到我?」她繼續追問,顯得怨氣十足。

我只能抓緊時間繼續給她講,其實在後來我才知道,在她眼裡,我的情商真的很低,一點都不懂當時的情況,那可是對我真正的關心,是好不容易才表現出來的,讓我抓抓住機會,一般情況下,在這種事情上女人的臉皮都比較薄,能夠表現出來的也不多。

「會!」

「好,我原諒你了!」

這女人在得到我這個答案,是終於才肯放過我,不得不說這女人莫名其妙起來,誰也無法媲美,她也不在跟我糾結這個問題,開始跟我討論其他問題,主要是關於那個新品發布會的。

她告訴我新品發布會的場地已經在布置,本來打算今天就去參加新品發布會的,可由於我的關係不能到達現場,所以說導致拖了這麼久,現在我終於返回東海市,他們才開始進行新品發布會會場布置的最後階段。

但不得不說,這個事情非常浪費時間,會場布置是需要體現一個公司的技術,尤其是這種互聯網科技公司,更是可以賺足虛頭,萬石科技不會是華國著名的互聯網科技巨頭,她的會場布置聽林菀竹介紹,非常具有科技感,這樣我的內心多少有點期待。

終於不再糾結這個問題的林菀竹,和我開口說話,老爺子和溫姨也就被晾在那裡,不過他們兩個並不無聊,簡單的跟我們說了一下,在溫姨的攙扶下,老爺子開始在外面散步,顯得心情非常好,其實老爺子的整個身體情況是最佳的,要知道他可是實力高深莫測的皇極武道高手,怎麼可能出現問題。

這隻不過是一種象徵或者是一種樣子,顯得更加具有權威性,聽說老爺子的話語,我便不再開口說話,現在我對這個會場的布置,心中只剩下期待,畢竟這次新品發布會的主場是我的,主角也是由我來唱,所以說我自己也有一定的要求。

必須具備十足的科技感,當初我也跟他們這麼講過,他們的技術在某種程度上是有限的,所以說還是在某些方面需要人工去幫忙才能讓整個大型機械動起來,這就好比沒有人互聯網失去自己的意義是一樣的。

現在的我只能坐在林家老宅中進行幻想,不能到達現在抵達現場真是一種遺憾,真應該當初第一時間到親自目睹一下他們的東西,言歸正傳,逐漸也到了休息的時候,我跟林菀竹以及老爺子道別之後,向著自己的房間趕去,顯得有點悠閑自得,提前過上了退休的生活。 第27章小虎受傷了

可是剛爬上樹,就見季溟抱著那隻大老虎急匆匆的跑過來,看到蘇招娣,他腳步都沒停,一邊跑,一邊對蘇招娣道。

「趕緊下山,小虎受傷了。」

蘇招娣看著他急匆匆的從她眼前跑過去,不滿的皺了皺眉,好不容易上趟山,她還想再抓幾隻兔子帶回去呢,至少得把那兩百文錢給還上吧?

她快速跳下樹,衝到季溟前面擋住他,「你等等,這到底怎麼回事啊?」

季溟險些撞到她身上,他滿臉焦急的道。

「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小虎傷的很嚴重,我得帶它看大夫。」

蘇招娣低頭看向那隻大老虎,脖子上有個很嚴重的咬痕,在不斷的往外冒血,不過以蘇招娣多年來的經驗來看,應該不是大動脈破裂,如果是的話,這老虎早就該咽氣了。

見季溟又要跑,蘇招娣一把拉住他,「你站住,你跑下山得多長時間,等你下山了,它的血估計都流幹了。」

蘇招娣拉著季溟的手示意他把大老虎放下,然後認真的查看了一下傷口。

幸好她之前從靈玉空間內拿出了一些藥草,不然的話,現找不知道得浪費多長時間呢。

她拿了凝血的藥草混合了自己之前留下的一點兒靈泉水,只滴了一滴,她就覺得肉疼,一邊給老虎上藥,一邊心想。

我的靈泉一共也沒剩下幾滴了,卻給你這麼個寵物用了,你以後一定得報答我,不然我就揍你。

季溟一直都緊緊擰著眉看蘇招娣忙活,一開始他是不相信她的,但是想到下山找大夫的話,確實需要很長時間,怕小虎撐不住。

他沒想到蘇招娣的葯抹到小虎傷口上之後,血竟然立刻就止住了,比鎮上那些大夫的葯都管用。

「你這個葯……」

「當然是靈藥,非常珍貴的,傻大個子,你現在可欠了我一個大人情。」

季溟沒有反駁,雖然蘇招娣算計了他,但一碼歸一碼,她這次救了小虎,他是該感謝她。

因為這隻老虎受了傷,兩人也沒法在山上再停留了,一路上季溟都抱著那隻大老虎。

蘇招娣歪著頭跟那老虎對視,只覺得它一副委屈巴巴的眼神,像是窩在父親懷裡尋求安慰的小孩子一樣。

她只覺得有趣,便又忍不住逗它,「我說傻大個,你養這麼個傢伙幹什麼?你看這瘦的,根本就沒有幾兩肉,就算是殺了吃肉也不夠吃一頓的,再說了,作為猛獸,它怎麼連只野兔都抓不到?這傷是被狼咬的吧?老虎打不過一隻狼,我還真是長見識了。」

季溟回頭冷冷的看了蘇招娣一眼,扭開頭說道。

「小虎不會捕獵,它看到那些滿山跑的動物會害怕。」

蘇招娣驚訝,「什麼?老虎怕動物?這太可笑了吧?」

不知道是不是聽懂了蘇招娣在嘲笑它,小虎朝著她嗚嗚的叫了兩聲,蘇招娣撇嘴,「叫聲也跟小貓一樣,怪不得這麼沒用。」

「不準這麼說小虎,它只是還小。」

蘇招娣無語望天,「都兩歲了還小?作為老虎來說不小了好嘛。」。 第97章鎮宅神獸

「嗯,哥哥說這叫有什麼往?總之就是你送我,我送你!」

「那叫有來有往。」

「對,對,對,就是這個意思。」

月傾城聽著江明月的童言童語,臉上的笑容就沒斷過……

晚飯的主食就是玉米面貼餅子,不過月傾城手巧,貼餅子里加了些米面,吃起來鬆軟可口,還帶著絲絲的甜味兒。

「好吃,大娘的貼餅子做的比小寶哥哥給的好吃。」某小隻將其中一塊小的貼餅子偷偷藏在衣服里,打算明天用它來跟葛小寶加深下友誼,花琉璃看見了,也只裝作沒看見。這種與小夥伴分享自己喜悅的事情,她向來支持。

飯後,花琉璃打了個哈欠,對著坐在院子里納涼的花若愚與江逸晨道:「哥哥,你們聊,我先去睡了。」今天從早忙到晚,確實累的夠嗆。

「去吧!」

月傾城將碗放到柜子里,擦擦手道:「璃兒,明天不用起那麼早做飯了,娘來做就行。」

「知道了。」

躺在床上,一沾枕頭就睡著了……

第二天,花琉璃精神滿滿的送走花若愚與江逸晨,臨走時將一張五十兩銀票偷偷交給江逸晨道:「我哥哥平時比較節省,這錢你拿著,他若缺什麼少什麼你直接買,不用心疼錢。」

江逸晨看著手裡的銀票,笑道:「好。」

花琉璃看著兩人早早就去村外等柳不等的牛車,暗戳戳的想等再去鎮上的時侯一定買輛馬車給哥哥代步。

送走花若愚與江逸晨后,花琉璃背上背簍打算上山……

「琉璃姐姐,你要去哪兒?」

「姐姐去給你捉兩隻鎮宅神獸玩兒!」

「鎮宅神獸?聽上去很厲害!」

「嗯!你等著,中午的時侯姐姐就把神獸給你帶來。」

「嗯!我等著姐姐回來。」

花琉璃在江明月崇拜的眼神中雄赳赳氣昂昂的上山了……

花琉璃打算先去找司徒錦,一來她是感謝昨天他的幫忙,不是他,她又怎會知道放火的人會是花奎呢?二來是將她娘早就做好的衣服給他送過去。

「將軍,璃姑娘來了。」

正在練兵的司徒錦聞言,對著嘿嘿哈嘿的士兵喊了一嗓子「自己練!」之後就跑了。花琉璃站在營帳外,看著滿身是汗的司徒錦跑來,笑道:「你練兵呢?」

「嗯,璃丫頭,你找我有事兒?」

心裡期待著花琉璃會給他帶什麼禮物,不過,他是男人,要矜持,不能讓小丫頭看出自己太高興。

「沒什麼事,今天來主要是來謝謝你,要不是你,我還被蒙在鼓裡呢……」說到這兒,話題一轉,又道:「另外,我要為我娘報仇!」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