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敢上前,有如此刀。」他一聲沉喝,手中的大刀向半空中拋去。

2022-05-08

所有人都不自由的抬頭,看著這上百斤的大刀落下來,突然,三道赤色劍芒衝天而起。

嗡…百斤精鋼鑄成的巨刀突然一聲巨響,一陣金鐵交鳴之聲傳過,緊接著咔嚓咔嚓兩聲響,九環大刀斷為三截,落在地上。

吳先猛的停住了腳步,他駭然的看著陳宇。

這可是精鋼鑄成的九環大刀,他根本沒有看清楚陳宇是怎麼出手的,這把大刀便已經斷為三截,而且陳宇秒殺周成五,他自認為自己做不到。

也就是說,他打不過陳宇。

「我們十三太保,什麼時候被這麼欺負過?」李震大步上前:「拿下。」

陳宇冷冷的瞥了他一眼,然後看向李忠義等三人:「你們三個,確定要上嗎?」

李忠義,任飛,張昭明三人相互對視了一眼,然後他們很有默契的低下了頭。

他們見識過陳宇的厲害,甚至有人被陳宇打怕過,自然不會再去觸這個霉頭,所以李震的這振臂一呼就有些尷尬了。

「我的刀,我的九環大刀。」周成五目眥欲裂,刀客的刀即刀客的命。

他是真的沒有想到,自己栽在了陳宇這麼一個小年輕的手裡了。

「你跪,還是不跪?」陳宇右微微抬起:「如果你不跪,我這一掌,先廢你修為,再斷你手腳,最後讓你為謝前輩陪葬。」

「大哥,我錯了,我忘了武者本分,你原諒我吧…」周成五勉強掙扎著起來,他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痛哭懺悔了起來。

陳宇鬱悶的看了這貨一眼,真是一秒戲精上身上。

「大哥,你一路走好,你放心,我們十三太保,一定謹記你的教誨的。」吳先等人也跪下來,開始裝模作樣了起來。

「蓋棺,送老謝。」黃四爺這才高聲喊道。

棺木緩緩蓋上,黃四爺上釘,現場所有人深深鞠躬。

陳宇今天強勢壓制十三太保,樹立威嚴,相信這些傢伙以後就算是不滿,也不敢有任何忤逆之心。

「陳大哥,有時間沒有?我父親想請您過來一趟。」參加完謝無忌葬禮,劉婉容的電話打了過來。

郭婉容與劉成業父女相認,現在更名為劉婉容,她現在已經繼承劉成業的一切,她金融出身,學習極快,幾個操盤下來已經在圈子裡名聲大噪,甚至隱約有超越劉成業的勢頭。

虎父無犬女,劉成業現在基本上已經是退休狀態,和自己妻子安度晚年,偶爾指導一下劉婉容。

「好,我現在過去,你發個位置吧。」陳宇笑道。

「就在中泰大酒店,我在這裡等你。」劉婉容微微一笑。

掛了電話,陳宇驅車向中泰大酒店趕去。

今天的中泰大酒店有些與眾不同,周邊但凡是人出入的地方都站滿了保鏢,這些保鏢戴著墨鏡,脊背挺直,全神貫注的注意著周邊的一舉一動。

酒店大堂前面鋪著紅地毯,兩側景觀都做了重新布置,看來是有大人物下榻這家酒店。

很顯然,酒店接待的客人是比較重要的客人,陳宇下了車要進的時候,一名保鏢攔住了他:「抱歉,港島鄧先生在酒店休息,閑雜人等,一律不得入內。」

「鄧先生?」陳宇微微一愣,莫非是港島首富,鄧國生?看新聞他最近幾天在豐陵。

「不好意思,他是我朋友。」劉婉容酒店大堂匆匆走出來。

保鏢看了劉婉容一眼,通過耳麥確認了一下,然後才放行。

「對不起陳先生,裡面住的是鄧國生鄧先生,他是港島首富,幾十年來大陸,他對我們這的治安心存疑慮,所以有些嚴格了。」劉婉容歉意的說。

「沒事,畢竟是那邊首富,有顧慮也是正常的,但他們那治安未必有我們內地好吧。」陳宇笑道:「有什麼事?」

「就是因為鄧先生的事情,我爸和他是多年老友,他的雙腿癱瘓有些年頭了,現在來這裡就想尋醫問葯,看看有沒有辦法,我爸覺得你應該可以,就麻煩你過來一趟。」劉婉容笑道。

「沒事,不過我可不敢保證一定能幫得上忙,我得先看看人。」陳宇笑了笑,和劉婉容一起走到了酒店大堂。

大堂的一側停著一輛房車,這輛房車應該是UNICATTC59,應該是這個世界上最貴的房車,車身長約十米,裡面設施豪華,就是一輛移動的房子。

這輛房至少價值數千萬,現在就堂而皇之的停在這裡,這讓陳宇忍不住多看幾眼。

「鄧先生不喜歡坐飛機,他出行都是這輛房車。」劉婉容道。

陳宇點點頭,房車裡面,隱約傳出一股陰煞之氣,陳宇暫時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只有先跟劉婉容進去再說。

大堂裡面,一隊保鏢直接攔下了兩人。

為首的一名保鏢道:「抱歉,我們需要安檢。」

「我剛從上面下來,這位是陳先生,他是來給鄧總看病的。」劉婉容道。

「任何人都必須過了我們的安檢。」保鏢依舊一副冷冰冰的樣子。

「你…」劉婉容氣結。

「沒事,不就安檢一下嘛。」陳宇笑了笑了,也沒在意。

保鏢仔細的安檢了一下,然後才放陳宇上電梯。

上電梯的時候,兩名保鏢拿著消毒水消毒,然後才肯放兩人進去。

陳宇的眉頭皺了皺,他感覺鄧國生有些過了,但他也沒說什麼,跟著劉婉容走進了電梯。

「抱歉,安檢。」到了頂層的電梯,又是一名保鏢冷冰冰的攔下了兩人。

。 自習下了,班主任前腳剛走,後腳就有兩個女生到了九班的教室門口,點名道姓的找蘇念。

蘇念本來不想搭理她們的,但是兩個人在外面吵吵鬧鬧的,也沒個老師管管,着實煩人,班裏的人也因此都悄悄摸摸的把視線投向蘇念的位置,嘆了口氣,蘇念放下書走出去。

張智一直在觀察蘇念。

看見蘇念出去了,立馬一揮手,帶着幾個兄弟一起跟着出去。

要是蘇念被欺負了,他正好英雄救美,這樣就更容易讓蘇念喜歡上他。

這兩個女生,可真是神助攻。

張智用手整理了兩下頭髮,然後氣定神閑的走近蘇念身邊。

蘇念面無表情的看着面前兩個姿色還不錯的女生,控制着沒讓自己的語氣非常差勁。

「你們找我有什麼事?」

個子高一點的那個女生用一種打量商品的眼神把蘇念從頭到尾打量了一遍,然後撇了撇嘴。

何止是眼神不屑,簡直連整張臉上都寫着我看不起你幾個字了。

能把這種情緒表達的如此生動形象,也是非常了不起了。

「你就是蘇家新認回來的那個女兒啊?」

別人對自己不客氣,蘇念的語氣當然也不會好到哪裏去。

蘇念偏頭,不耐煩:「和你有關係嗎?沒什麼事我進去了。」

矮個子的女生聽見蘇念的話就像是受到了什麼刺激似的,眼神像是刺一般扎在蘇念身上。

「你怎麼說話呢?你是不是想找茬啊?真以為自己回到蘇家就能野雞變鳳凰了?我告訴你,做夢!!!廢物永遠是廢物。」

蘇念冷眼看着對方。

「我是野雞也好,是鳳凰也罷,和你到底有什麼關係啊,難不成你是我抱錯多年的女兒?這是蘇家的事情,你摻和個什麼勁,有這個時間還不如去衛生間好好照照鏡子,你那痘坑痘印都露出來了,多去買點遮瑕吧。」

蘇念話才說完,那個矮個子女孩就立馬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隨即才反應過來蘇念這是在耍她呢。

女孩一陣氣結,直接上手想要去推蘇念。

「我是沒什麼資格管蘇家的事,蘇家就算是有多少個女兒回來了都和我沒關係,但是,我就是看你不順眼,你待在這個學校一天,我就不開心一天,你這種什麼都不會的廢物,考試考倒數第一,竟然還有臉來我們學校,到時候倒數第二都比你高一兩百分,我勸你,趕緊滾,轉學去個辣雞遍地的學校,這樣好襯得你沒那麼草包。」

這個女孩這話惡毒難聽就算了,更多的是讓蘇念覺得莫名其妙的。

看她不順眼就可以來這樣侮辱人了?

她成績再差,又不是在她們班,也不是幫她考,學校校長都不擔心這個問題,這女的倒是挺關心。

就算是郭恆意授意的,至少也找一點正常的理由吧。

一個個年紀輕輕的,怎麼腦子都開始進水。

蘇念握住那個女孩伸過來的手,她只是稍稍用了一點力,但是那個女孩卻覺得自己手腕就像是要斷了一樣,驚叫了一聲,表情扭曲。 裏面搜索完后,沒再有其他有用的東西,項楊開始組織人手搬運。

有運輸車,黃金和那些罐頭搬運還算簡單。

果樹他們也要了,這是比較好的改良品種,種植果樹比較費時間,有了這些,他們可以馬上擁有至少一畝,可馬上產生效益的果樹。

挖起來后,用吊車吊走,也不算難。

果樹肯定種在第一層農場里,搬運都比較簡單。

工廠生產線設備就比較難了,上官睿和李思辰一起出馬,進行研究,然後拆解了,作為部件才搬過來。

之後,需要他們再組裝起來。

這種全自動化生產線設備,廢土世界有沒有,項楊不知道,但他很清楚,憑第二階段的城市,沒有可參考模仿的設備,想搞起來難如登天。

上官睿和李思辰他們也是第一次看到,所以也是雙眼發光,大呼好東西。

搬運這些物資花了好幾天,畢竟挖樹雖然簡單,卻也很耗時間。

所幸,幹掉喪屍男爵后,現在中心島比較安全,他們有足夠的時間,甚至搞定了工廠,還去其他地方轉了轉,弄到了不少金屬。

主要是鋼鐵,不過基本都是銹跡斑斑,需要重新熔煉。

現代化的城市裏,從來不缺少鋼材,他們估算了一下,全部弄好后也有上百噸,足夠他們用上很久。

搜刮的差不多,神龍城才按照原路返回。

第三和第二環形島自然按原計劃不去的,並非每次都會那麼幸運,設計幹掉喪屍男爵也並非每次都能輕易成功。

按照那個文檔提到的,喪屍男爵的數量不少,中心島只有一隻,那麼剩下的都在第三和第二環形島,這麼多對付起來可沒那麼容易。

第三和第二環形島的喪屍數量更是龐大,中心島跟那兩個地方比起來,就小巫見大巫了。

直到撤離到死亡島南方兩百公裏外,項楊才暫時休整,同時進行取水操作,然後去工業園那邊。

進入鎮級后,工業園可以提供五個工廠的空間位置。

目前紡織廠只佔用一個工廠位置。

精密零件加工廠佔用了一個半工廠位置,也就是將一些周轉用的中間半成品放在另外隔壁工廠里,不放在倉庫里。

這樣取件速度更快,效率更高。

罐頭生產線直接佔用了兩個工廠的位置,這還不包括最後一步的裝箱空間,所以事實上也佔用了兩個半的工廠。

等於五個工廠空間都被佔滿了。

即便這樣,放罐頭生產線的地方仍然相當的擁擠。

「能不能用起來?」項楊看到正在調試設備的上官睿,問道。

「城主,你親自過來了。」上官睿回道:「早上啟動了一下,可以運行,只是一些生鏽的地方會卡住,需要重新打磨掉鐵鏽上油,一些地方可能會出現誤差,我們還需要經過一些調整。」

「那就好,等這個生產線弄好,你和李思辰合作一下,再將操作手冊翻譯出來,重新編輯,以後就用這個培訓人員。」項楊說道。

工廠里有各種書籍的,很多被老鼠等生物啃掉了,但也有不少完好的。

生產線的操作,還有很多技術文檔,都存放在一個特定的保險櫃里,這是備份文檔。

估計還有電子備份文檔,但電腦壞了,沒辦法開機,只能作為資源回收。

因為這些都很珍貴,任何企業都會做多個備份,電子、紙質都會有。

只是紙張因為年久的問題比較脆弱。

這些文檔本來就難讀,他們還需要經過一次鑒定來翻譯,也只有上官睿和李思辰他們看起來輕鬆些。

有了技術文檔,事情就比較好辦些了。

「城主放心,這事包在我們身上。」上官睿說道。

這工作很繁瑣,但身為技術人員,其實他們也是很喜歡做這類事的,這可以提升他們的技術水平。

「哦,還有一點,控制設備方面,內部線路主板之類全部要檢查,會有些器件老化的,可能也要替換,等回到交易場,需要購買零件。」上官睿說道。

「這個沒問題,以後去一趟漠河就行了。」電子元器件比較稀有,鱷魚谷交易場比較難弄,但去漠河交易場肯定能搞到。

「正好,檢查也要時間,等檢查完成,我會將需要的器件列出來。」

上官睿看了看擁擠的工廠空間,又說道:「這條生產線還是太大了點,我在想,我們能不能小型化一下。產量雖然低些,但佔用地方小,以後不會影響到其他工廠設施。」

「那是當然的。」

項楊說道:「這條流水線的工作能力當然很重要,但最重要的還是它提供的技術能力。」

「不僅僅是小型化,你們還要掌握整個流水線的工作機制,以後要想辦法研究出其他類型的全自動生產線。」項楊說了自己的目的。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