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的神格應該還可以動用吧,不要捨不得消耗了,先突圍出去再說。」

2022-06-21

這個神明說完之後,就是開始調動神格中的信仰之力,不斷的轉換為神力。

這些轉化過來的神力,開始不斷的向著控制住自己身體上面的,那一股無形的力量衝擊過去。

當東方不敗感受到了這些神明徒勞無功的掙扎,眼中的神情著是淡然自若。

對於這幾個神明的反抗,對於東方不敗來說,就是無異於螻蟻撼天。

東方不敗輕輕的勾動一下潔白如白玉般的手指,那些絲線瞬間就是全部被收回。

而那幾個神明,在東方不敗勾動手指的瞬間,就是感受到了死亡的危險感。

便是想要投降退出,但是此時他們已經是為時已晚。

當那些無形的絲線被收回后,這幾個神明,還有他們的屬神,直接就是化為了殘缺不全的屍體。

東方不敗在做完這些后,就是向著遠處走去,每一步踏出,其身影都是如使用了縮地成寸神通一般,瞬間出現在遠方。

原地不動的緯度生靈在東方不敗離開后,也是向著另外的方向尋找著那些神明。

東方不敗在停下身形后,就是看到前方有著一群真神境界的神明,對著一位修為達到下位神境界的女性神明發起猛烈的攻擊。

那一位女性神明在這麼多神明的攻擊下,顯得也是遊刃有餘。

她的下位神境界的屬神也是與那些神明的屬神打的不相上下,哪怕是人數不佔優勢,但是他們身上的神器卻都是上位神器。

這些下位神還有真神境界的屬神,手裡的武器也不過才是准神器或者是真神器,根本就破不開上位神器的防禦。

只能夠不斷的抵擋著那些手持上位神器下位神的攻擊,不過他們也是慶幸哪怕這些下位神煉化了上位神器。

但是沒有住夠的力量,這些下位神根本就發揮不出來上位神器真正的力量。

不過哪怕是如此,他們抵擋上位神器發起的攻擊也是要全力以赴。

哪怕是發揮不出來上位神器的力量,但是上位神器依然是上位神器。

上位神器的每一擊,都是可以引起空間出現漣漪,彷彿是只要在用力一些,空間都會在上位神器下破碎。

東方不敗出現后,並沒有急著現身,而是仔細觀察了一番。

然後拿出那把李傑交給她,並且已經幫她煉化好的主神級神器,開始準備發起攻擊。

當東方不敗顯出來身形的時候,周圍的空間都被一股股恐怖的劍氣化為粉碎,整片天地在這一瞬間彷彿靜止了一般。

那些神明還有屬神們,在這一刻彷彿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懼,然後便是感受到時間在這一刻顯得是多麼的漫長。

當東方不敗斬出來那一劍的這一刻,時間彷彿是恢復了正常,只不過他們永遠沒有機會看到明天了。

東方不敗這一劍下,空間在粉碎,世界都在這一劍下被撕開一條裂縫。

這一劍,粉碎了沿途的一切,大地被化為深淵,天地被分為了兩半。

這一劍下,一直延伸到了世界的盡頭,然後就被一個修為達到神皇級別的神明攔了下來。

這個神明看著這個被撕裂的高等世界,著是露出來了苦笑。

「真是的,至於嗎?先是放出來上位神的屬神,現在又是主神境界的屬神,這個世界都差點被毀滅了。」

這個神皇級別的監考官,此時看著這一條裂縫,也是不由得有些苦笑了起來。

然後就是開始動用自己的神力開始修復這個高等世界,然後用自己的神力加固一下,不至於像剛才一樣差點毀滅了。

「本來以為這份工作十分輕鬆……」

東方不敗在斬出這一擊后,就是緊緊的盯著前方的空間裂縫處。

空間風暴慢慢消失后,那個修為是下位神境界的女性神明,頭頂撐起來了一個紅色的油紙傘,從空間裂縫中飛了出來。

這個女性神明此時著是一臉的后怕,就在剛才她差點以為自己要死了,不過好在她身上有著自己爺爺給的一件半步神帝級神器。

就在剛才那股堪稱毀天滅地的攻擊下,救下來了自己,要不然現在太恐怕就和自己的屬神還有那些神明一起成為灰燼了。 林小芭與齊驍占又是大吵一架后,齊驍占傍晚從軍營回來,果真喚了湘芩去他房裡伺候,甚至還讓胡叔把湘芩安排進佔星院住,而且指定了房間就安排在林小芭的房間旁邊。

如此一來,湘芩每日早起的出門關門聲都會刺激到林小芭,除此之外,齊驍占每日晚上還總要在確定了林小芭在房間的時候,讓胡叔高調地送一些漂亮衣服、釵環首飾之類的東西給湘芩,好在睡前又氣林小芭一番。

一連幾日下來,林小芭都沒再和齊驍占說過話,兩個就算見了面也是互不打招呼地無視對方,要是當時還有湘芩或者靖王在場,齊驍占和林小芭還要刻意說一些或做一些和湘芩或者靖王相處友好的話或事來打擊對方。

這日,林小芭和靖王又在西院換藥,胡叔派人送來了幾束鮮花,說是湘芩這幾日在園子里將花照料得特別好,特意讓人采了一些,齊驍占要全府上下每間房間都給裝飾上。

林含謝罷,便是代為收下了三束花。

「不就是幾束破花,她沒來之前,開得也一樣好啊!有什麼稀奇的!」

林小芭拿過自己的那束花來,不論她怎麼看都覺得這花礙眼得不得了,說著,便是將那花不屑地砸在桌子上,隨便找了個借口道:

「我對花粉過敏,小含,我這花就留你這了!」

話落,林小芭就哼氣一聲地先離開了藥房。

「……」

林含與靖王隨即無言地對視一眼,這幾日下來,他們都看得出來,林小芭很介意那個叫湘芩的女人,但凡是遇到和那個女人有關的,就會惹得她立時變臉。

「……丫頭!丫頭!」

林小芭走沒多遠,靖王匆匆追了上來。

「換好了?」

林小芭心浮氣躁地回頭隨口問了一句。

「嗯,換好了。

丫頭,我身上的傷幾乎都好了,要不今日,我們上街逛逛如何?」

回到京城已經好幾日了,他們都一直悶在府里,林小芭這幾日更是沒少受齊驍占的氣,看到齊驍占和林小芭鬧得這麼不愉快,靖王自然高興之至,但一直看林小芭這般悶悶不樂,他也擔心她的身體。

「你身份敏感,大街上人來人往的,要是一個不小心,暴露了什麼蛛絲馬跡,那所有人都得跟著你遭殃了!

你最好還是別出去亂走了!」

林小芭哪有心情逛街,再說了,靖王和她現在都是寄人籬下、身無分文,哪來的錢去逛街啊?!

「你若是怕人多不便,那我們就出城到郊外去走走可好?

今日陽光明媚,氣候宜人,最適合郊遊,不如我們帶上一點點心,到城外尋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好好放鬆放鬆?」

齊驍占和林小芭鬧不和,這正是靖王爭取和林小芭獨處的好機會,這幾日林小芭除了陪他換藥,大多時候都是閉門不出,不愛搭理人,他又剛以徐長風的身份回到京城,怎麼也該安分兩日,但安分得差不多了,他自然得趕緊抓緊機會,好好和林小芭培養培養感情。

「……好吧,那我去找胡叔借輛馬車,你去叫上小含,我們準備準備就出發!」

林小芭想著最近在這府里待得確實太憋屈了,覺得出去透透氣,換個心情也好,便是答應了下來。

「嗯!」

靖王點點頭應罷,林小芭便是跑去找胡叔安排馬車,而靖王確實沒有要去叫林含一起的打算,他只是假裝往西院走了兩步,待林小芭跑遠了,他就直接去廚院,看看有什麼點心能帶的。

林小芭跟胡叔借馬車,胡叔聽聞靖王要出府走動,他們又是要出城,一開始便是不肯答應,但後來林小芭說,若是沒有馬車,他們也能走著去,到時候在城裡晃悠,更是難說會不會惹上麻煩,胡叔權衡之下,就只好給他們安排了一輛馬車。

靖王從廚院拎了一籃子的點心后便是去和林小芭匯合,然後聲稱林含今日要磨許多藥材,沒空一起出遊,便是催促著林小芭趕緊在齊驍佔下朝之前出發,免得又受阻攔。

林小芭考慮到齊驍占回來,定是會小氣地不讓他們出府,便是也只好作罷,跟靖王兩個,單獨出城郊遊去了。

。 金殿之上。

楚帝手段凌厲,霸道威嚴,黛綺琳陷入被動中,眼下波斯帝國遭受古羅馬和古埃及兩大帝國的攻擊。

要是不藉助楚國兵力,這場戰役之後,怕是波斯帝國將不復存在,可黛綺琳的許可權只能應允楚帝二十座城池。

「楚帝,兩國結盟,事關重大,小女子無法全權做主,還望楚帝再給些時日,小女子已經儘快和吾皇取得聯繫。」

「無妨,朕一點都不着急,聖女請自便!」

楚帝桀然一笑,身影落座在龍椅上,對於波斯帝國的聯合,他有自己的想法,可眼下並非最佳時機,一切亦需要時間的周旋。

否則。

楚國兵力不足以出兵攻打古羅馬帝國,時下,楚帝重心依舊放在大理和南遼兩國身上,攻佔大理和南遼,楚國才可以完成四品帝國一統。

黛綺琳躬身施禮,蓮步輕啟,向金殿外走去,此刻,她心急如焚,知道必須將楚帝的貪婪要求告訴波斯王。

三國使臣,一人死,兩人離開,金殿內百官陷入寂靜中,諸葛亮突然出列,稟拳施禮。

「陛下,金國使臣被殺,相信消息很快就會傳回,眼下吾楚大軍正在和大理,南遼兩國交戰,樓蘭帝國背後支持,要是再加上金國,怕是前線將士無法匹敵。」

「孔明何意,是否已經定計?」

「陛下,往昔在櫻花郡戰役中,曹操派遣曹仁,夏侯惇二將偷襲北海島,豈聊陛下早有部署,曹軍陷入伏擊。」

「戰將曹仁,夏侯惇,劉知遠,金兀朮四人全部被俘,這四人中就有完顏金彈子要找之人。」

聞聲。

楚帝恍然大悟,金兀朮就是金彈子的叔父,歷史中更是岳飛的宿敵,岳家軍一生最強勁的敵人。

「孔明,這四人眼下在何處?」

「回陛下,四人皆以歸順吾楚,曹仁,夏侯惇,劉知遠,金兀朮都在微臣府中,只要吾皇下令,他們皆可成為沙場上無往不勝的悍將!」

「微臣,以為可讓金兀朮返回大金帝國,暫時穩住金國王上,待西夏,南遼戰事結束,是戰是降,讓金國王上自己選擇。」

諸葛亮身影筆直而立,羽扇輕搖,出言說道。

「金兀朮?」

歷史中他亦是才狼虎豹之人,勇冠三軍,楚帝不知諸葛亮如何讓其臣服,讓他返回金國至少可以暫時周旋。

楚帝選擇答應諸葛亮的建議,讓他派金兀朮回金朝,並不擔心他會背叛,亦是楚國諸將手下敗將,就算他回歸金國,同樣翻不起什麼巨浪。

「孔明,金兀朮返回金朝的事情,你去安排!」

「另外,傳令曹仁,夏侯惇,劉知遠三將入宮面聖,如果他們真心臣服,朕將會委以重任。」

諸葛亮領命離開,楚帝側目遞給小桂子一個眼神,早朝宣佈結束,狄仁傑,房玄齡,劉伯溫,蒙燁,秦瓊,尉遲恭,宋無缺,宇文成都,顏良,文丑,林沖,單雄信,孫尚香,花木蘭等人,全部被楚帝留下,讓他們前往御書房內。

御書房外宮廷廣場上,楚帝將惡魔之森內得到的裝備,兵器全部釋放,各三萬具陳列,提升修為的紫真丹三萬顆。

一時間。

空曠的廣場上,兵戈鎧甲森光閃爍,葯香之氣瀰漫。

諸將到來,目視一切,大驚失色,楚帝霸道而立,出言道:「蒙燁聽令,三萬具鎧甲和丹藥,由你親自發放給諸位將軍,一個月時間,朕希望爾等修為更上一層,同時用在三軍中抽調三萬悍卒,用眼前鎧甲和兵器重新裝備,他們必須是未來沙場上,無往不勝的利刃,收割敵軍的屠戮之刃。」

「爾等是否明白!」

「陛下良苦用心,我等必不辜負陛下聖恩!」

諸將跪地施禮,響亮聲傳開,楚帝拂袖轉身,帶着房玄齡,狄仁傑,劉伯溫向御書房內走去。

廣場上,蒙燁同諸將一起商榷裝備分配,御書房內,楚帝示意房玄齡三人落座,道:

「這段時間朕不在皇城,對虧三位愛卿穩固朝局。」

「眼下百國停戰令解除,狼煙四起,對於吾楚眼下情況,不知三位愛卿有何想法。」

楚帝出言問計三人,劉伯溫率先開口,道:「陛下,吾楚鋒芒太盛,剛極易折,強極則辱。」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堆高於岸流必湍之,微臣以為待南遼,大理戰事結束,吾楚應蟄伏一段時間,靜觀其變,做到以不變應萬變!」

「吾楚江山綿延何止千萬里,百姓更是數萬萬,眼下雖不能獨善其身,但可以韜光養晦,必將未來要面對的是,實力強大,根深蒂固的一品帝國。」

劉伯溫諫言希望楚帝停止戰事,暗中發展實力,話外之音,就是不要樹敵太多,悄悄強大才是王道。

「懷英,玄齡何意,是不是也覺得伯溫言之有理?」

「陛下,亂世爭鋒,非吾楚可以避免,想要身居事外,亦要看列國是不是願意了!」

「臣以為盛世施仁政,亂世用重典,戰爭大陸征伐永無止境,要想徹底沒有戰事,就必須以暴治暴。」

「一將功成萬骨枯,一寸山河一寸血,今日的混亂征伐,只為盛世天下的到來,所以微臣並不贊同劉大人的觀點。」

「非吾楚快速強大,霸道立國,怕是我等三人不能和陛下在御書房內商談,早就變成他國將士刀下亡魂。」

狄仁傑鏗鏘之聲傳開,字字珠璣,擲地有聲,楚帝並未表明態度,目光停留在房玄齡身上。

「玄齡,說說你的想法!」

「陛下,戰則,一戰到底,四海之內,揚我國威,萬國朝拜。要想韜光養晦,就必須聯合一切力量,形成讓人忌憚的力量,這樣才可以獨善其身,要是以吾楚一國之力,只能以戰養戰,才是上上之策!」

「三位愛卿說的都有道理,朕也有意南遼,大理戰事結束,讓帝國軍團好好修養一番,連年征戰,莫說三軍將士,朕都有些厭倦了。

「是戰,是修養,一切待戰事結束,再做定奪!」

「懷英,馬上替朕頒發一份詔令傳給白起,告訴他,一統隋陽之地,馬上帶兵前去攻打樓蘭。」

「只要衛青,霍去病傳回捷報,我軍將全線撤出沙場,只在東南西北建立四道防線抵禦外敵,其他人全部原地休養。」

「微臣明白!」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